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以我餘生去償還>第三十章 聲東擊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 聲東擊西

小說:以我餘生去償還| 作者:朽堯幽人| 類別:其他小說

「自是如此,還請傅總離開病房。」顧清歌的眉眼之間寫著清冷,「就合約看,我至少每周還有屬於自己的三天自由空間。」

「那傅某就不打擾顧小姐休息了。」

傅斯年拍了拍林牧的肩膀,示意他與他,一同離開。

清清既已經簽訂了合同,眼下若是執意束縛,依她的性格,定會魚死網破。

不急。

一切盡在他的掌控。

如此想著,傅斯年無意上揚嘴角。

林牧捕捉到這一不同尋常,剛才病房內他沒有開口,於是橫下心問道:「少爺,裡頭那位才是真的少夫人吧?」

「連你也能看出來的事情。」傅斯年輕笑著,面部表情十足,沒有去否認,「說說看,你是如何看出她是清清的?」

「一開始並沒有認出來。而是覺得顧小姐與少夫人生得相似。我雖不是自小在傅家做事,卻也時常不算短暫,少爺愛了少夫人十多年,怎麼可能在少夫人回歸時,由著江公子胡來?十多年的感情說變就變,放到其他人那兒或許有可能。我了解少爺,大概這輩子只能在少夫人面前認栽。」

「阿牧,你分析的倒也通透。」

二人來到醫院的地下車庫,林牧邊開車邊說,「在傅氏,您抱著顧小姐和抱那位與少夫人長相一樣的女人的姿勢不同。若那人真是少夫人,少爺怎麼可能會掛著人如扛麻袋似的往上走。」

「繼續。」傅斯年坐在蘭博基尼的後座,假寐道。

「我早已習慣被少爺開涮,可每每被開涮的時候,少夫人總會給我解圍。」林牧回過頭,「剛剛在病房,顧小姐給我的就是這份熟悉感。」

「嗯。」

「少爺一開始就認出顧小姐是少夫人,所以故意跳車耍賴嗎?」

「阿牧,你的話太多了。」

傅斯年閉上眼,他的面容寫著疲倦。

林牧自覺地不說話,而是將車開向了仙田居。

「少爺,到家了。」

傅斯年緩緩地睜開眼,林牧細心地為他打開車門,有句話他憋屈了一路,最後還是沒忍住,「少爺,既然顧小姐就是少夫人,您和她還簽什麼合同?那個用了少夫人名字的女人,你又為何吊著?」

「阿牧。這件事不許同旁人說起。」傅斯年站在仙田居的院落,他的身影似乎有種說不出來的形容,「我在下一盤很大的棋。」

「我知道了。」

林牧弓著腰點點頭。

少爺真是老奸巨猾,真心沒什麼比默默做大事更讓人興奮了。

傅斯年按下玄關的密碼鎖,在聽到車熄火就在客廳沙發等著的傅子期,跑過去跳到傅斯年的懷裡,「爸爸,媽媽呢?媽媽怎麼沒同你一起回家?」

在傅子期的眼裡,顧清歌是破壞自己家庭和睦的狐狸精,而那「唐清婉」才是正主。

現在很多事情都還沒有一個合理的突破,傅斯年語氣溫和地解釋著:「媽媽工作忙,以後若是見到那個與媽媽長得像的阿姨,不要再喊媽媽,這樣她會困擾,知道嗎?」

傅子期黑眼珠機靈地打了個圈,在唐宅,媽媽似乎並不喜歡他那樣開口喚。雖然她同他講了一些道理,他聽得不是很明白,可有一點不會變,媽媽會覺得他喊她媽媽而困擾。

小人兒點點頭,「爸爸,那我以後都叫媽媽為唐阿姨,你不要再和那個狐狸精混在一起了。」

狐狸精?

這小子若將來知曉他心心念念的媽媽是顧清歌,估計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阿七,以後見到顧阿姨要懂禮貌,知道嗎?必要的時候,你也可以叫她媽媽。」

「爸爸——」傅子期從傅斯年的懷裡掙脫出來,氣得小臉發紫,他直跳腳尖聲地喊:「我有媽媽!我為什麼要叫別人媽媽1

這樣彆扭的傅子期是傅斯年從未見過的。

傅子期一向習慣套路並偽裝的很乖巧,被套路過很多次的傅斯年淺淺地笑了起來,「阿七,爸爸問你,媽媽喜歡的事情,阿七會喜歡嗎?」

「那是當然了。「傅子期不免有些得意,」媽媽喜歡的一切,阿七都喜歡。」

「顧阿姨是媽媽的朋友,應該也是阿七的朋友,對嗎?」

「顧阿姨跟媽媽是朋友嗎?」傅子期聽得懵懵懂懂,「那我為什麼要喊媽媽的朋友為媽媽呢?」

「阿七還想不想媽媽回家和我們一起住呢?」

「想。」

「三十六計第六計是什麼?」傅斯年故意誘導著。

「聲東擊西。」

「對,阿七假裝喊顧阿姨為媽媽,實際上就是在喊自己的媽媽了。」

傅斯年說得一本正經,三歲的孩子如何是他的對手?傅子期雖有疑慮,但他也沒有更好地讓媽媽回來的辦法。何況媽媽身邊的那個知道他名字的叔叔,真的很討厭。

「爸爸。我們這樣做,媽媽真的可以回家嗎?」

傅斯年坐在沙發上,如千年老狐狸精明得眯起了眼,「阿七,你記得你對顧阿姨越好,媽媽就越喜歡你。」

傅子期想起在餐廳他好像朝著顧阿姨潑水,聳拉著小腦袋,「爸爸。」

他扯了扯傅斯年的衣袖,「下次要是見到顧阿姨,你幫我給她道歉。」

「爸爸不會代替你做這些事情。」傅斯年拉著傅子期的小手,「阿七,男子漢既然知道自己錯在什麼地方,這欠下的債,就當自己去償還。」

「嗯。」傅子期咬了咬唇,「那爸爸見顧阿姨的時候,帶上阿七,阿七要親自跟顧阿姨說對不起。」

「還叫顧阿姨?」

傅斯年挑著俊眉,傅子期想起三十六計,支支吾吾道,「……媽媽……」

「嗯。」傅斯年滿意地點點頭,他一把拎起傅子期的小身體回到室,哄著這個深夜不睡覺為自己跟清清操心的兒子睡去。

前半夜發生的事情太多,樣樣挑出來講都不免要傅斯年神情疲憊,他哄完傅子期睡著后,從褲兜里掏出與顧清歌簽訂合同,抑制不住的嘴角勾上弧度。

他伸出修長的手指輕撫甲方的名字。

傻瓜,字跡都沒變。

傅斯年將合約小心地放進保險柜鎖好,而後在天台點起一支煙。月明星稀的後半夜,在這霧中褪去了所有的情緒。

「清清。」

男人在吸過煙后又仰起脖子,薄唇張張合合喚著心愛的女人。

次日清晨。

唐清婉剛到F社大廳,Nancy小跑步來到她面前,氣喘吁吁道,「word媽。清婉女神,你悠著點,社長這會兒正發飆呢。」

莫非是她的那篇稿子出了問題?

可一想到傅斯年那個人渣強迫顧清歌,害無辜的人跳樓,唐清婉就氣打不往一處來。

沒等她去找社長,社長倒自己走到她們辦公桌,這位中年大媽興許真的與自己的丈夫X生活不和諧,才會每天像吃錯藥般到處滋事。

「唐清婉。你過來一下。」

Nancy對唐清婉投去同情,她甚至攥緊右拳,無聲地朝著唐清婉對著口型,「你要加油哦。」

進到社長辦公室。

中年大媽扔給唐清婉一疊A4紙,「唐小姐,這就是你昨天牟煞茫俊

唐清婉走上前,拿起桌上的紙張,白紙黑字把標題寫得很是通俗——豪門總裁渣男面孔揭秘。

內容是她如何控訴傅斯年的能力不行,這樣的前提下還強迫良家婦女。

「社長,這有什麼問題嗎?」

「傅總能力不行你是親身體會了,還是看見了?幾個膽子敢這麼污衊?」

中年大媽不知唐清婉是唐家的千金過來報社不過體驗生活,她只當她是手底下可以隨意壓榨的普通員工。因此說話的口氣也就重了許多,這樣的事情其實在F社不止一次的發生過。

唐清婉心氣高,嘴上也不饒人,「我怎麼就污衊了?你怎麼知道我就沒看見呢?」

「呵呵。」這F社社長叫郭楠,身高約一米七以上,體型偏胖,笑起來渾身上下的肉都跟著顫抖,「唐小姐,這是白天,夢遊也分一下時間?」

「郭楠,你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怎麼就肯定別人沒可能呢?」

「唐清婉,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你看到傅總啪啪啪的經過?」

唐清婉掏出手機撥了一個號,「阿澤,你來我們社一趟。」

「呦呵。」郭楠滿眼充滿鄙夷,「還有救兵過來演戲呢?也好,我今兒個就,你怎麼演。」

約莫半個鐘頭,江宇澤的法拉利停在F社的樓下時,報社已經有幾個姑娘尖叫起來,「江PD1

「想不到有生之年,我竟能親眼見到江PD1

「真人真的好帥啊啊啊啊啊!我的心臟已經受不了。」

此時傳來一陣好聽的男聲,「請問,你們誰知道,唐清婉在哪裡?」

不多會兒,社長辦公室的門外傳來規則的敲門聲。

郭楠是江宇澤的姨母粉,在聽到外面鬧哄的時候自己已經按耐不住,礙於唐清婉還在辦公室,她不自然地往上推了推自己的眼鏡,「請進。」

江宇澤邁著長腿走了進來,「郭社長,我來證明唐清婉報道的真實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