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以我餘生去償還>第三十一章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小說:以我餘生去償還| 作者:朽堯幽人| 類別:其他小說

郭楠早前在天涯看過對江宇澤的扒皮,其中一條說江PD情深意重,在首爾做練習生期間就已經有喜歡的女孩。

只是那女孩的面容一直被馬賽克處理,思來想去,怎麼也不可能是面前的唐清婉。

「阿澤,郭社長覺得我是在說謊,我們不是親自見過傅總——」

「咳。」江宇澤的俊臉陡然升起幾片紅霞,他清了清嗓子,打斷了唐清婉的話。

他抓著唐清婉的手,喝道:「女孩子家的,這樣的話還是少說。」

「江PD。」

郭楠在二人面前絲毫沒有存在感,她頗為男性的口音一出,只見江宇澤的俊眉挑上了彎度,「郭社長,昨兒我同婉兒在川大醫院,若不相信有監控畫面為證。當然,傅總也在。」

婉兒。

他叫得如此親密。

郭楠做娛樂版塊有著十多年的經驗,明眼人心知肚明二人的關係。

「江PD與傅總是至交,你的話我自然是相信的。」

郭楠話鋒一轉,「不過唐小姐即便親眼撞見,也不該蓄意污衊傅總的能力……」

江宇澤湊上前,在郭楠的耳朵旁嘀咕了幾句。

郭楠肉臉馬上變為紫色,額頭上的汗珠涔涔,甚至驚慌失措地瞪圓了雙眼,最後脫口而出,「對不起。」

「唐小姐,請你原諒我的愚昧無知。」

……

唐清婉送江宇澤出F社,陽光愜意地落在男人的肩膀,「你剛剛同郭楠那個老女人說了什麼?」

「秘密。」

江宇澤故作神秘的一笑。

「啊呀,你就告訴人家嘛。」

都說撒嬌女人最好命,這唐清婉撒起嬌來,江宇澤理所當然地挨不祝

尤其在這麼一個環境里,她拉著他的長臂來回搖晃,弄得江宇澤平淡如水的心掀起陣陣波瀾。

「就把你跟傅斯年的以前的關係告訴了她。」

江宇澤望著這與婉兒一模一樣的面容,他雖知她不是她,卻也心甘情願沉淪在這虛幻之中。

「我可不想跟那種人渣,扯上關係。」唐清婉翻起了個白眼,「再說了,我跟他以前能有什麼關係。阿澤你要是再亂說,我就把咱倆合影放到你的官方微博公開我們的關係,讓你掉粉1

若你是她,多好。

「是該公開了。」江宇澤溫柔地揉了揉唐清婉的頭髮,「我們的婚禮,一定不能往小了去辦。」

「阿澤,你又開始信口開河地胡說八道了。」

唐清婉極易容易害羞,她的小臉紅撲撲的,如蛇果般艷麗迷人。

江宇澤的眼神,逐漸變得深沉,他低下頭吻向了那兩片鮮艷。

「婉兒。」江宇澤的聲音嘶啞著,「成千上萬的粉絲,不及擁有一個你。」

——嚓——

深情擁吻陶醉的兩人,沒有注意不遠處停靠的狗仔。

F社作為娛樂財經法制一體化的國內第一大社,身邊虎藏龍的人不在少數。

金秋拿著剛拍攝的高清,兩眼閃閃發光,她打開相機的Wi-Fi,通過PlayMemo日esMobile傳入手機。

而後發到跑外線專用記者群八卦,「娛樂圈出淤泥不然潔身自好的江PD,終於有緋聞了1

消息瞬間刷爆,甚至有記者沒有書面報導,就私自在自己的朋友圈和微博轉載。

數分鐘后,「江宇澤女友正面照」紅色標題位居各大娛樂版塊頭條。

微博一時刷到癱瘓,不少粉絲還在江宇澤微博下面刷著不敢相信,希望他可以出來澄清。

而我們當事人江先生與唐小姐,自然不知發生了什麼。

直到數十家記者圍堵在F社。

江宇澤才意識剛剛應該被狗仔抓拍了。

智者千慮必有一失。

他江宇澤經常在這河邊走,哪有不濕腳的道理。

幾位記者拿著大炮對著江宇澤和唐清婉一陣猛拍,他連忙將唐清婉護在懷中。

來勢洶洶的鎂光燈閃得唐清婉睜不開眼,她老老實實地趴在江宇澤懷裡。

「請問江PD,你懷裡的女人與你是不是戀人關係?」

「江PD,請您回答一下,兩人戀愛多久了?」

「江PD,未來有沒有結婚的打算?」

……

「感謝各位媒體朋友對我的關心。懷裡的這個女孩是我相戀兩年多的未婚妻,婚禮正在籌備。屆時會通知大家地點,只要不來鬧場,我江宇澤都會熱情歡迎。」

江宇澤端著公式化的微笑,從容不迫地回應著媒體的問題。

人群里不知道什麼人提出,「江宇澤,你的未婚妻難道不是傅斯年的前妻嗎?聽聞你與傅斯年關係不合,是因為曾介入別人的婚姻嗎?」

很明顯挑刺的這個人十分了解傅江兩家的關係。

川城的四大家族傅江唐沈,兩家千金兩家少爺。

若任意兩方聯姻,必是強強聯合,對剩下的兩家造成限制。

此問提出后,現場嘩然。

江宇澤完美無暇的笑臉,終於有了一絲破綻,卻仍然官方地說:「人人都有過去,可人人都要向前發展,不是嗎?」

……

江宇澤與唐清婉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

粉絲看到偶像公開,有支持的也有激烈反對脫粉的。

郭楠自打知道唐清婉的身份后,乾脆藉此機會讓唐清婉在家躲避幾天,等有新的更大的娛樂消息壓下去后再回來。

Nancy在唐清婉走時,哭哭啼啼:「清婉女神,我們川城的兩大男神都讓你收入囊中了。」

「打住,我跟那傅斯年可沒有關係。」

是真的忘記了,還是刻意隱瞞?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言不由衷,Nancy誇張地吸了吸鼻子,「那就這樣說好了,結婚的時候一定叫著我。」

「好。」

——傅家老宅——

「我之前說什麼?」傅琰東捏著林朽遞過來的報紙,「唐家的女兒水性楊花,你還替她說好話!阿朽,你瞧瞧這離婚還沒多長時間,就按耐不住與江家的小子廝混在一起了。」

林朽是林牧的父親,他伴在傅琰東的身邊也有數十個年頭,是傅琰東的左膀右臂,也是老宅的管家。

他盯著報上的畫面,清婉那孩子,打小就見過,報上這位,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傅琰東一開始對唐清婉沒什麼意見,源於門當戶對的陳舊觀念。唐家在川城的地位不低,所以傅斯年與唐清婉之前的早戀,即便知曉,他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只是他本以為,唐清婉嫁入傅家會本本份份。

可惜還沒進入傅家,就原形畢露。

之前是跟姓陸的有染,讓傅家成為川城的笑話,他那被扣綠帽子的傻兒子還說什麼不是真的,一頭栽在那個丫頭身上。不管如何,兩個人把婚離了,如今這唐琉酒想讓江家和唐家聯姻,那隻老狐狸是想著藉機拓寬在川城的生意,是不是太心急了些。

「阿朽,阿年最近在做些什麼?阿牧跟在他身邊沒報備過嗎?」

「孩子們都大了,就算報備,也沒個準兒。」

「沈家的那個姑娘,不計較阿七那個拖油瓶。是實打實地對阿年好,若是他倆能湊在一塊,四家也能平衡了。」

傅琰東將報紙揉成團扔進不遠處的垃圾桶,「周末安排一下,三年拖拖沓沓該結束了。」

……

傅斯年剛推開川大醫院的旋轉門,兜里的鈴聲響了起來,「林叔,什麼事?」

「阿年啊,報紙上的內容你爸他看過了。」

林朽在聽筒那頭語重心長地說,「你也知道唐小姐三年前……」

「我知道清清沒有死。」

「唉,你爸他派人瞞著,誰都不讓提!是覺得面子掛不住埃」

「林叔,我知道。」傅斯年抬起手腕的表看了一下時間,「三年前的事情,不是清清的錯。」

「你這孩子——」

林朽嘆了口氣,他知道兩個孩子走在一塊不易。索性將傅琰東請他周末來家裡吃飯真正的目的告訴了傅斯年,「阿年,你爸周末要你回老宅吃飯,他是想撮合你與沈小姐的婚事。」

「林叔。」傅斯年頓了頓,「你告訴我爸。我不管是沈家還是其他家,我傅斯年的媳婦兒,這輩子只有清清一個人。」

「先不說了,我這兒有些忙。」

傅斯年匆匆掛下電話,一進大廳就望見那抹清麗的身影拄著拐棍從樓梯下來。他急切地過去攙著她,「清清,醫生讓你床靜養。傷都沒好利索,你跑出來幹什麼?」

大廳電視的顯示屏剛好播放娛樂八卦黨——江PD神秘女友真面目為唐氏千金。

甚至還有經濟學者過去分析江唐兩家結合,川城的地位勢必對傅沈造成危機。不過據小道消息稱,傅沈似乎有意聯姻。

「看來傅總最近桃花正旺。」顧清歌輕笑道,「恭喜傅總與沈小姐喜結連理。」

傅斯年黑著俊臉,「清清,這些消息都是媒體亂寫的。我跟沈晨曦什麼關係也沒有1

「傅總何必給我解釋這些呢?反正我與你,不過一紙合約的關係。」

顧清歌心裡比任何人都明白,阿年與沈晨曦那八杆子打不著的關係。

可是三年前的冷庫,那場綁架案,車禍,還有不共戴天的傷子之痛,全是沈晨曦策劃的。

傅斯年心心愧疚覺得與她在一起辜負了的小青梅,既然她已經想起,是時候該兩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