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以我餘生去償還>第三十二章 清清是我養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 清清是我養的

小說:以我餘生去償還| 作者:朽堯幽人| 類別:其他小說

三年,被反反覆復地提了很多次。

它究竟發生過什麼事?要生活之中,許多的事情錯位。

顧清歌酸澀地想,若是沒有沈晨曦,她與傅斯年,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正室變小三,有多荒唐。

倒也不能去怪罪誰,是自己眼拙要人鑽了漏洞。

那張擁有天使面孔下的蛇蠍心腸的魔鬼。

現在聽到這個名,她的身體仍抑制不住地顫抖。

「清清,哪裡不舒服嗎?」

顧清歌抬眸望著傅斯年,他依舊如過去般溫柔。

可那又如何?

這份情深意重的背後,現在終究是愧疚,勝過了一切。

他口口聲聲說愛她,又如何?

還不是由著他的青梅,對她狠下毒手?

過去作為唐清婉,顧清歌活得太混沌。

如今既是老天要她重生,她便把這過去傷她之人,統統處決。

一飯之德必償,睚眥之怨必報。

傅斯年大概從來也不知,在阿七之前,他們曾經擁有過一個孩子。

那孩子還不足月,未知是男是女。

當陸廷軒趕到冷庫抱著流產的她,傅斯年說了什麼?

「清清,我知你怨我。我同晨曦什麼關係也沒有,今日只是家族聚餐,推脫不得。」

「清清,你乖一些。若是吃醋,不必用這種法子折磨我。」

「清清,哪怕你真與姓陸的有染。只要我傅斯年還活著,縱然你說你愛上了別人,我也不會放你走。」

過去是佔有慾,現在是愧疚感。

三年之前她想離開他,不單單是傅琰東逼她離開傅家。

坊間皆傳,唐清婉水性楊花出軌陸少,而後慘遭傅家退婚,最後還被陸廷軒拋棄,罪有應得。

這其中,全拜沈晨曦所賜。

顧清歌甩開傅斯年放在自己身上的胳膊。

她拄著拐,步履間有些蹣跚。

傅斯年知曉她的脾氣,倔起小性子來誰也攔不祝

「清清,你總歸告訴我,你要去什麼地方?」

他跟在她的身後,可她卻不留他任何隻字片語。

傅斯年透過顧清歌的背影,覺察到她是同他置氣。

如此加緊了步子,男人向來比女人走得更快。

何況是,一個健全的男子與一個腿骨折的女人。

「傅斯年——」顧清歌被傅斯年攔腰扛起,她復健用的雙拐凌亂地躺在地板上,「你快把我放下來。」

「清清,你要是不願在病房待著,我做你的拐杖。」

傅斯年嘴角堆滿笑容,他打了個響指,將車鑰匙扔向天空而後又立即接祝甚至,心情愉悅地哼起了小曲來應景。

他將顧清歌安放到蘭博基尼,又貼心地為她系好安全帶。

「清清,我們去哪兒?」

「川城一中對面的錄音棚。」

傅斯年握著方向盤的掌心傳來陣陣微疼。

他猶記得當年他們還在念中學的那會兒,清清和他和江宇澤經常去那裡錄歌。

江宇澤後來去首爾做了五年的練習生,成功出道后被大韓民國最大的演藝公司包裝成全球赤手可熱的明星。

不過他有志回國發展,雖違約金與老東家賠了不少。但是江家財大氣粗,這些對他們來說不過九牛一毛。

在韓國積累的老粉並沒有離開。

他轉行做了導演,現在又是Manufacture節目組的藝術總監。

不知誰先開始叫的江PD,久而久之,也就成了江宇澤的代名詞。

「傅總若是繼續浪費時間,勞煩您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

「不是說了,不許再叫傅總。」

傅斯年看不出清清是想起什麼,還是無意提起。

「合約好像並沒有說明具體規定稱呼吧。」

「哦,是這樣嗎?」傅斯年佯裝沉思,他右手的大拇指撐著下頜,「我怎麼記得合約第二條義務第四條說著……」

合約期間,甲方與乙方維繫情人關係。甲方需每周陪伴乙方四天以上,對於乙方提出的約會形式,甲方將無權否決。

這該死的文字漏洞。

顧清歌閉上眼,不再理會傅斯年的問題。

腦海里閃現出舊時父親唐琉酒時常跟年幼的她說,傅家那一老一小,要小心提防,各個都精明得如狐狸似的。

所以她與傅斯年建立戀愛關係后,偶爾也會喚他「傅狐狸」。

「清清為何這樣叫我?」

「我爸說你們傅家,一老一小精明得像條狐狸。」

傅斯年知道她在選擇性逃避,所以並不打算放過她。

「清清,若你執意叫我傅總,我也只能算你違約。至於這違約金么——」

「傅狐狸。」顧清歌脫口而出道。

「你叫我什麼?」傅斯年身軀微顫,他側過身子,情緒很是激動地抓著顧清歌的兩條胳膊,「清清,你剛剛叫我什麼?」

「清清,你是不是想起什麼了?」

顧清歌暗自責備自己疏忽,她不敢與傅斯年對視,唯恐被拆穿。可是傅斯年這樣的性子,肯定會刨根問底。

於是她委屈巴巴地皺著小臉兒,眼裡裝滿淚水,「傅傅狐狸怎麼了?我在過去,是不是做錯什麼了?」

「傅總,你為什麼要這樣嚇人家?」

其實,這樣的語氣,連顧清歌本人都噁心的雞皮疙瘩掉了一地,覺得自己戲演過了。

不過對於向來對清清沒什麼防備心的傅斯年來說,自覺地以為自己凶神惡煞的表情嚇壞了她。

傅斯年修長的手指替拭去顧清歌臉的淚珠,他的語氣異常溫柔,「清清,嚇到你,對不起。」

他抱著她哄了好一會兒,然後捧起她的臉,「以後要叫阿年,知道了嗎?」

「嗯。」

瞧著顧清歌應允了,傅斯年才細心地為她系好安全帶。

蘭博基尼緩緩地從川大醫院駛向川城一中對面的錄音棚。

傅斯年下車前,就把Lock解除。

顧清歌的拐杖被傅斯年丟在醫院,傷筋動骨一百天,她的石膏還沒有拆除。

只好老老實實地坐在副駕駛的座位上,從傅斯年的角度去看,顧清歌是一臉呆萌地趴在副駕駛窗戶那兒用純凈的眼神看他。

傅斯年很想保持他一貫的高冷,可無奈還是不祝

清清之於他,是這世上最偉大的饋贈。

他將她從副駕座撈起,隨後又鎖上車子,邁著長腿走進了錄音棚。

他們沒有預約時間,傅斯年將顧清歌放在大廳接待的沙發上,他掏出手機去門外撥了通電話。

顧清歌低著頭刷微博,江宇澤同「唐清婉」的熱度顯然還沒有下去。

不遠處的魏旭在傅斯年鬆開懷裡的那個女人時,就注意到顧清歌的存在。

這些日子,因為江PD公開戀情的緣故。魏旭心緒不寧,甚至連一個字的歌詞都寫不出。

今日來錄音棚尋找靈感,可沒想到等錄音師的時候,能遇見顧清歌。

那個有後台的女人,到底是桃花運旺。

江PD勾搭不上,剛剛那個出門打電話的男人倒是長得英俊,一點也不輸於她的江PD。

而當時加時賽,顧清歌暈倒,江PD會緊張也可以解釋得通,因為顧清歌和那個唐清婉長得像。

「哎呦。半個月不見,顧小姐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到時三十強可怎麼比賽呀?」

魏旭陰陽怪調地搭訕,讓本刷著手機的顧清歌抬起頭來,「不勞魏小姐操心。」

「顧清歌。剛剛那個男人,不會是你拿被包養的錢養的小白臉吧?」魏旭右手半捂著自己的嘴巴,「哎呀,您這樣要是被你背後的金主看到可怎麼辦呀?」

未等顧清歌開口,傅斯年不知什麼時候打完電話,「清清。這位小姐很面熟啊,不是之前比賽說你有黑幕的那個?」

每當傅狐狸露出邪魅的笑容,顧清歌知道有人一定會遭殃。

「你都知道還要問我幹什麼?」

聽到顧清歌沒好氣的回答,他讓旁人鑽了空子,讓清清受人欺負,是他的疏忽,自然是要還回去。

「難道不是黑幕嗎?」

顧清歌心想,這魏旭還在作死的邊緣,早晚死於話多。

「是黑幕。」傅斯年噙著笑容道,「清清是我養的,她喜歡什麼,我就給她什麼。若是清清要這個賽制的冠軍,我自然會捧著她到那巔峰的位置。」

他很少會拿身份與階層說事,清清值得他破這個例。

魏旭剛想吐槽這個人白日做夢,身後忽然傳來熟悉的女聲:「斯年,你怎麼會在這兒?」

「表姐,你們認識?」

顧清歌由那張看戲的臉即刻轉變得十分冰冷,這魏旭原來和沈晨曦是表姐妹關係埃

聯想起她在宿舍的一系列尖酸刻薄和那份可笑至極的優越感,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走一家門。

「阿旭,虧你還參加斯年公司的比賽,卻連終極大BOSS都不認識。」

在傅斯年面前,沈晨曦的白蓮可謂是恰到好處的實力演出。

魏旭聽到自家表姐明確她認為所謂的小白臉就是傅氏總裁傅斯年時,心腸皆悔。

自己真是有眼無珠,這下得罪了背後的老總,日後星途,岌岌可危。

「我想是誰,還能在傅某眼皮下羞辱我的人,原來背後是有沈家撐腰埃」

傅斯年的話讓魏旭打了個寒顫,她幾乎是秒慫:「傅總,剛剛多有得罪——」

「斯年,我這表妹也是無心之舉。平時在家裡,嬌生慣養的,沒見過什麼世面。」沈晨曦端莊大方道,「看在我們認識這麼多年的份上,別這麼認真嗎?」

「那沈小姐想要如何馬虎呢?」

在清清的問題上,傅斯年一向最是得理不饒人,即使錯的人是清清,他也能把那黑的描成白的。

此刻顧清歌忽然扯了扯傅斯年的衣袖說:「阿年,我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