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地府戀愛指南>第四章 不就是拔個草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 不就是拔個草么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科幻小說

我從他們二鬼的對話中總結出一個中心思想:

他倆矛盾的根源並不在想不想要孩子,而是孩子長大了以後怎麼辦。

畢竟在無袖家,占絕對主導地位的是無袖。

兩年前的某一天,青歌輪休,我們三鬼在家吃飯。

青歌又一次有意無意提到這件事,差點被無袖潑了一臉飯時,被我攔下。

我嘆了口氣對他們說:「不就是怕孩子長老了難看么,你們湊點錢去號稱地府之物無所不包無所不賣的鬼間雜貨鋪買兩顆定顏草不就好了嗎?有必要吵這麼多年?」

正欲鬥法的青歌與無袖二鬼一愣,皆將視線轉向了我。

「身為一個已經在地府呆了數千年的迷魂殿守衛隊長,你以為你能夠想到的辦法我想不到嗎?」青歌嘆了口氣。

無袖冷笑一聲,「鬼間雜貨鋪的東西一隻都是出了名的貴,要是買得起的話早就買了,一顆定顏草就要整整五十萬冥株,兩顆就是一百萬冥株。」

他倆無情地駁回了我的意見后就沒有搭理我,又開始吵起來,無袖手裡的飯已經蓋到青歌臉上。

聽到一百萬冥株的我倒吸一口涼氣,雖然知道鬼間雜貨鋪什麼都賣,但也沒想到價格竟然如此讓鬼咋舌。

我粗粗計算了一下,按照青歌與無袖二鬼的薪俸,得不吃不喝五十年才能攢夠。

如果再算上無袖的花錢進度和日常開銷,要攢夠這筆錢的話需要…

足足兩千年。

我暗嘆一聲,果然不容易。

於是我又提議:「定顏草長在蒿里山左邊的忘川河裡,要是能去拔一兩顆出來就好了。」

青歌和無袖再次停下雙雙看向我,只是這一回的眼神就不是嫌棄了,而是徹底的一種看傻子的眼神。

「小紅,你知不知道,忘川河裡全是沒能投胎的孤魂野鬼,孟婆說的橋下那河『蟲蛇滿布,波濤翻滾』可不是假話。」無袖一臉認真的看著我,和顏悅色地說。

自從撿了我以後,見我一身紅衣,無袖就給我起了個名字叫小紅。

儘管我對這個類似小貓小狗的稱呼不滿發起過微弱的抵抗,依然不出所料地失敗了。

見我依然懵懂,她又補充:「據說哪怕是失足從奈何橋掉進忘川河的鬼,沒有一個能完整爬上岸的,甚至有的永遠被困在河裡,日日夜夜被猩臭的血水噁心折磨。」

依舊是無袖難得的和顏悅色,只是我從她的眼神中看出了一絲關愛智障的憐憫。

青歌雖然沒有開口,但是在無袖說完這話以後,十分認同地點了點頭。

「我就不信了,區區兩把草而已,怎麼就不能拔下來了1

於是本鬼使很不怕死地,在青歌和無袖的目瞪口呆之下,拍著胸脯向他們保證,替他們取到定顏草。

對於當年自己年少無知一時衝動做的這件事情,我一直都後悔不已,毀得鬼腸子都青了。

倒不是因為定顏草有多麼難取,而是因為正是這一次河中拔草,我認識了鬼帝三殿下。

真是積了三輩子的德,倒了八輩子的霉。

我還記得那天陰風陣陣,我掏出從黑心小鋪子里花了八個冥株買的酆都地圖,一步步走到摸著黑飄到蒿里山旁的忘川河邊,開始計劃著下河拔草的方法。

很少有鬼眾會從蒿里山這條路來忘川河,大多是鬼眾會跟隨陰兵走官道,就是所謂的黃泉路,奈何橋。鬼眾在奈何橋上排隊喝下孟婆的湯,便會忘卻前世回憶,進入六道輪迴口,重新步入輪迴。

若是白日走官道前來,很快就會被護送鬼眾前往六道輪迴口的鬼差發現。

我御著陰風無聲來到忘川河下游,找了一個絕對絕對不會有閑雜鬼等前來之處,準備下河。

我選的地方不可謂不好,乃是污血腥臭之氣最濃之處。

平日哪怕普通鬼差靠近這裡,也會感到一陣窒息,聞一下,就覺得三天都不想吃飯,更別提鬼眾了。

我恃著自己鬼使的身份,強行壓下聞到臭味泛起的陣陣噁心,夾起鼻子閉眼一跳,進了忘川河。

跳下河以後,洶湧的腥臭之氣倒是淡了些,我強行睜開眼尋了起來,定睛一看,河邊別提水草了,連水藻都沒有半絲。

唯一一團綠意晃悠的地方,在河中間水流最洶湧之處。

我心一橫,扎了個猛子朝著河中間游去。

水流雖然兇猛地將我向下游沖,可我是誰,堂堂鬼使怎會被這點小障礙阻撓,我抬頭出水面深深吸了口氣,再一次更加努力扎進水中,不拔到定顏草誓不罷休。

豈知這一次換氣,給我換出個大對頭。

我正努力往河中央鑽,眼看著就要摸到定顏草了的邊了,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力道將我向外扯。

一開始我以為是河中暗流所致,加大力道朝著河中間游去,就連姿勢都顧不得了,由優雅的潛水變成了狗刨式,硬是掙脫那股力量,用手將河裡的定顏草扯下一顆。

我心下一喜,起來換了口氣準備積攢力氣再一次潛水,誰知道那股不知從何而來的力量竟然比剛才又大了幾分,竟然將我硬生生的給扯上岸。

我寶貴難得的拔草計劃就這樣宣告失敗。

定顏草只有在兩棵一起使用的時候才能有效,因為定顏草十分難以保存,就連鬼間雜貨鋪都是用特製的冰晶玉盒來保存它,不然七日之內便會枯萎,再無作用。

如今只拿到了一棵,自然是前功盡棄。

而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那個該死的鬼帝三殿下和他的手下,一隻小灰熊。

小灰熊很哀怨地告訴我,他好心奉三殿下之命救我出忘川河,不僅沒有得到獎賞,還被我胖揍一頓。

他說,當時他正與鬼帝三殿下漫步在蒿里山旁的忘川河畔。看見河裡的陣陣腥風血水一陣嘆息,忽然之間看到一個腦袋從水中冒出來。

鬼帝三殿下奇道:「這年頭居然也有女鬼在忘川河裡游泳嗎?」

小灰熊答道:「大約是某隻倒霉的女鬼掉下了奈何橋溺水了吧。」

鬼帝三殿下起了興緻,朝著河中間目不轉睛的望著。

或許見我許久沒有抬頭,更堅信我是溺了水,便對小灰熊說道,「既然是溺水,你去將她救起來吧。本殿下可不是那種見死不救之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