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地府戀愛指南>第七章 姑娘芳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 姑娘芳名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科幻小說

是夜,鬼間雜貨鋪打烊,年輕小鬼將店鋪大門前最後一塊木板合上,安心地回去睡覺了。

不一會兒,兩個鬼鬼祟祟的鬼影,出現在鬼間雜貨鋪門口。

「偷東西總歸不好吧」

我內心頗為掙扎。

「既然你朋友急用,你只當是借的,以後還回去不就好了。」

我依然猶豫。

阿束又道,「你想想,你既然能夠取到一株定顏草,必然能夠取第二株第三株,如今你取到一棵草賤賣,無非是因為沒有冰晶玉盒保存。你若連冰晶玉盒一起借來,以後經常下河拔草,拔一顆存一顆,到時候連本帶利還他們十顆八顆的,不就還清了?」

說得好像很有道理。

我這才動心,但還是對他的計劃充滿懷疑,畢竟我在酆都這麼多年,從未聽過鬼間雜貨鋪有過失竊的新聞。

「你這個辦法真的靠譜嗎?果真不會被發現嗎?若我被發現倒還好脫身,你可有應對之策?」

我看著身上披著的黑沉沉斗篷,還是有些不太確定。

「相信我,一準能成!這可是隱身斗篷,前幾日我就是穿著這個斗篷才逃出…反正你相信我就是了,這個隱身斗篷穿上以後,他們肯定發現不了。」

阿束倒是很有信心。

「那我為何還能看見你?」

「……總之你跟著我就是了,這兒我熟得很,我帶你進去。」

我將信將疑,跟著阿束的步子走,很快來到一個狗洞前。

「這就是你說的辦法?鑽狗洞?」

阿束居然一本正經的點了頭。

「好吧。」

我聳了聳肩,對鑽狗洞都這種事情,我其實並不是很介意,畢竟身為鬼使以後,為鬼帝跑腿送信的時候,經常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地形。

別說狗洞了,懶得爬山的時候,梁父山的懸崖縫我也是擠過的。

包括在家裡,幫無袖找青歌藏的私房錢的時候,灶台口子我也是鑽過的。

跟著阿束一起穿過狗洞之後,便來到了鬼間雜貨鋪的後門。

相對於前門來說,後門沒有上鎖,我倆很容易就翻了進去。

阿束壓低聲音悄悄對我說,「姑娘快順著這個梯子爬上去,那個大木盒子就放在這個貨架的頂層,我們早上見過的。我就在梯子旁邊給你望風。」

我視力不算太好,但也沒有辦法,只能勉強順著梯子往上爬,費了好大一會兒才摸到那個盒子。

又費了好大一會兒,我才粗手笨腳的把大木盒子給打開,摸到了裡面的冰玉盒子。

我的手一觸到冰玉盒子便為凜冽的寒氣一驚。這個盒子實在是太涼了,我感覺我摸到的根本就不是一個盒子,而是一塊萬年寒冰。

這樣的冰冷氣息卻在我感覺中極為熟悉,我一時有些愣神。

「姑娘快些,把盒子抱出來,我們趕緊離開。」

阿束見我久久不動,悄悄催了一聲。

我這才回到現實,也顧不上凍手,雙手把冰玉盒子抱了出來。

冰盒子比我想象的重,我費盡很大的力氣才將它拿出大木盒子,不幸失去平衡直接朝後仰去,連陰風都來不及御。

砰的一聲,我重重砸在了阿束的身上。

「是誰在那裡?1

年輕小鬼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便是匆匆的穿衣聲和腳步聲。

阿束沒有來的及揉他被我砸痛的腰,只是連忙對我說一聲,「你先走,我來墊后1

見我還在那裡愣神,乾脆一把將我推出店鋪推到後門狗洞前。

「姑娘趕緊走,我不會有事的,出了洞就使勁跑,千萬不要再回來1

「這怎麼行1

我看了看他瘦弱的小身板,還是猶豫著,不忍心留他一個人在這裡。

阿束揚了揚身上的斗篷說,「我有隱身斗篷,你就放心吧,不會被他們發現的!你實在不放心的話,便在三百米之外拐角那家零食鋪子旁等我。」

「那你保重1

腳步聲越來越近,不由我猶豫,我抱著冰玉盒子飛快的鑽出了狗洞。

一邊跑一邊聽見後面隱隱傳來棍棒敲打的聲音和悶哼聲。

我在零食鋪子面前坐下,將手中的冰玉盒子放在地上,等了一個時辰,方才見到鼻青臉腫的阿束從轉角出來。

「你怎麼被打得這麼慘,你的斗篷不是能夠隱身嗎?怎麼還是被他們給發現了?」我連忙起身,查看阿束的傷勢。

阿束嘿嘿一笑,在我目瞪口呆之下,從懷裡掏出了一把鬼白菜。

「本來我還想多拿幾顆呢,那小鬼運氣真好,我還隱著身,他一棍子居然就打中我了。還好我機靈強忍著沒出聲,被胡亂打了幾下忍著痛跑出來了。」

我看著阿束侃侃而談的樣子,倒是放下心來。

能這麼健談,看來是傷得不重。

阿束的手還伸著,我不好意思不接,從他手裡接過鬼白菜抱在懷裡,又沖他笑了笑,權當謝意,感謝他夠義氣放我先走。

阿束見我一笑,卻是一愣,不自覺道,「姑娘笑起來真是好看。」

我被他誇得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懷中還抱著一顆鬼白菜時,便收住笑意岔開話題,「時間也不早了,我怕鬼間雜貨鋪的鬼追來,不如我們各自回家。」

阿束似乎有些意猶未盡,只是一味看著我。

我嘆了口氣,開始做思想工作。

「你看,今日你只是絆我一跤,也陪了我大半日,還幫我拿到了定顏草和呃,一顆鬼白菜,我倆已經兩清了。你也不必心存愧疚。定顏草和冰晶玉盒貴重,嚴格說起來還算是我欠你的。」

「可是」

「真的沒關係1我豪邁一揮手,險些讓冰晶玉盒從懷裡掉出來,連忙穩了穩身子說道,「兄台就此別過1

阿束還欲說些什麼,眼尖的我已經看到鬼間雜貨鋪出來一撥鬼朝著我倆的方向趕來了。

我嚇得只道了一句「後會有期」就沒再看他,轉身欲跑。

「可是我還不知道姑娘芳名呢1

阿束急忙喊出聲。

「我叫玉葉,再會1

我頭也不回地御了一團陰風飛快朝城北而去。

正打算舒一口氣慶幸自己跑得快的時候,身後傳來了阿束響徹夜空的聲音:「玉葉姑娘,我們還會再見的1

「原來這倆賊是同夥!其中一個偷東西的人叫玉葉1

「找到她1

「抓住她1

我腳一歪,差點沒從陰風上掉下來。

阿束這個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