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地府戀愛指南>第八章 鬼間雜貨鋪老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鬼間雜貨鋪老闆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女生小說

我急匆匆回到家,一腳蹬開院門,直奔青歌和無袖的房間而去,一時忘了時間已經是深夜。

「無袖!青歌!你們看我拿到了啥?」

青歌和無袖的房門虛掩著,我輕鬆推門而入,一臉興奮揚起手中的盒子。

「咦,你們這是在」

下一秒,我的笑容凝固在臉上,臉色騰的一下燒得火紅。

「小紅你死定了!!1

無袖憤怒的尖叫聲響起,我漲紅著臉忙不迭退出房間,把房門迅速帶好,一路飄回自己房間。

不一會兒,門外有響動,聽腳步聲是青歌,他還帶著明顯的呼吸聲。

雖未說話,我也能感覺到青歌強行壓抑的煩躁。

我將冰晶玉盒與鬼白菜擱在我房間里的小木櫃里藏好,迅速躲回自己床上裝死。

果不其然,很快我的房間門口傳來了無袖憤怒的拍門聲。

「你有本事胡亂闖,你有本事開門啊1

還好我門鎖得緊!

又過了一會就沒聲音了,想來青歌和無袖也回去睡覺了,一夜無話。

第二日一大早,我乖巧地起來做飯,用昨日得來的鬼白菜做了一盤玲瓏玉心,拿出一碟珍藏已久的醬菜,又做了兩方無袖最愛吃的桃酥糕點,在小院的四方桌上擺了滿滿一桌才停下。

無袖出了房間來到小院,在四方桌前坐下,看我的眼神明顯有些不善。

青歌也出來了,無聲坐在無袖對面的位置。

我們三鬼坐在飯桌前格外沉默。

我心一虛,開口:「那個大家吃飯吧。今天的菜都是你愛吃的,無袖你多吃點。」

無袖冷冷看了我一眼,「你昨天說,拿到了什麼要給我們看?」

我一聽,精神馬上一振,一溜兒跑回自己房間,從我的小木櫃里拿出冰晶玉盒又一路跑回來,在桌上擠開一處地方把冰晶玉盒放好,輕輕一打開,兩株定顏草靜靜躺在裡面。

漂亮的東西總是吸引眼球,冰晶玉盒一拿出來,就連對審美極為苛刻的無袖也不由看直了眼,一雙手已經不自覺摸上盒去。

「這就是冰晶玉盒?這盒子真美1

無袖對裡面的兩株定顏草倒是興趣不大,對冰晶玉盒卻是愛不釋手,不停把玩著,全部的注意力都被它吸引。

青歌驚異看著冰晶玉盒裡的兩顆定顏草,很快皺起眉頭,將狐疑的眼光投向我。

「這冰晶玉盒還有定顏草,你是從哪裡得來的?」青歌問我。

我一時語塞,有些不知道如何回應。

無袖沉浸在對冰晶玉盒的欣賞中,絲毫沒有注意我倆的對話。

而青歌看我的眼神越發充滿懷疑。

「這個是我找鬼間雜貨鋪的老闆借到的。」

我故作輕鬆呵呵一笑,眼神卻不自覺左右打飄。

青歌是陰兵頭子,押過無數犯事的鬼眾,一眼就看出了我言不由衷。

「真的是這樣嗎?我怎麼不記得你什麼時候和鬼間雜貨鋪的老闆關係這麼好了?」青歌問道。

「這個這個昨天,昨天剛剛認識!我們一見如故,分外投緣,情投意合,相見恨晚!我昨天本來想去忘川河拔草,結果和鬼間雜貨鋪的老闆在忘川河畔相識,就聊起來。無意間聊到定顏草,他一聽我需要,毫不猶豫就連冰玉盒子帶著兩株定顏草借給我了。」

我一口氣說完,重重呼了一口氣,縮著脖子看向桌面。

青歌看我的小眼神立刻古怪起來,就連無袖也將視線從冰晶玉盒上移開,轉而開始看我。

青歌道:「一見如故,分外投緣?」

無袖道:「情投意合,相見恨晚?」

我悄悄抹去頭上的一把冷汗,脖子一硬心一橫,「不錯1

青歌和無袖對視一眼,異口同聲:「老實交代,你的冰晶玉盒和定顏草到底從哪兒來的?」

我笑得勉強。

既然已經瞞不住了,那還是實話實說吧。

「說實話,這盒子和定顏草」

此時院門口忽然響起來敲門聲,將我的話打斷。

青歌起身去開門,一個年輕小鬼探出頭來笑著問道:「請問是玉葉姑娘家嗎?」

我一眼掃過去,暗道不好。

這個年輕小鬼正是昨日里鬼間雜貨鋪里的那隻!

我起身欲回屋,不幸被站在院門口朝內張望的年輕小鬼瞧了個正著。

「玉葉姑娘1年輕小鬼眼前一亮,直直進了院子朝我走來,看了一眼我們正在吃飯的四方小木桌,眼睛瞪大。

我乾笑一聲,很是尷尬。

冰晶玉盒和定顏草還放在四方小木桌上,這下可好,鬼贓並獲。

「小兄弟,你先聽我解釋。我」

我討好地笑聲說著,搶在年輕小鬼之前開了口以求解釋,在腦子裡瘋狂搜刮著說辭,以求找到一個情有可原的借口。

年輕小鬼認真看著我,等我的后話。

我被他看得說不出話來,漲紅了臉。

「這便是你說的,昨日新交的朋友?」

青歌見我倆一副相見恨晚談興很高的樣子,問道。

無袖也湊過來,一臉八卦雀躍,「情投意合,相見恨晚的鬼間雜貨鋪老闆?」

「啊?啥?」

青歌和無袖的話讓年輕小鬼聽得一愣。

「情投意合,相見恨晚?」

一個戲謔的聲音響起,這個聲音聽起來還怪耳熟的。

年輕小鬼已然回神,一路小跑到了小院門口,躬著身子站在一個男子面前,喊了聲「老闆」。

我們三鬼這才發現,院子里不知不覺又進來了一位。

正是鬼帝三殿下,眉毛挑起,神色似笑非笑,很是欠揍。

我一見他,煩躁的情緒立刻湧起。

要不是拔草大業被這位禍害耽誤了,我早就在忘川河內拔了定顏草回來,也不至於落得現在的倒霉下場,很可能還要因為做賊被抓。

眉頭下意識一皺,脫口而出,「你來做什麼?」

年輕小鬼對鬼帝三殿下道,「老闆,這位便是您要找的玉葉姑娘。」

鬼帝三殿下沒有理會小鬼的獻殷勤,直接走到我面前來,指著桌上攤開的冰玉盒子和裡面的定顏草,「在下正是鬼間雜貨鋪的老闆。」

然後轉過身對青歌和無袖說道,「也是昨日玉葉姑娘情投意合,相見恨晚的對象。」

說罷還對他倆一笑,桃花眸子甚是招人。

無袖的表情很亮,眼神在我和鬼帝三殿下身上游移的同時,瘋狂地和青歌交換著眼色。

我彷彿已經看到他們二鬼心中燃燒的熊熊八卦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