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地府戀愛指南>第九章 給東嶽大人送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 給東嶽大人送信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女生小說

我扯著極勉強的笑容,牙咬得咯咯響,「這個玩笑太好笑了,你胡說八道什麼呢哈哈哈哈。」

鬼帝三殿下笑意不減,「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我都聽見了。」

青歌在迷魂殿門口當差,是認得三殿下的,於是「很有」眼力見,「二位慢聊,我們吃完了,先出去散個步。」

說著一把拉起還打算看熱鬧的無袖出了門。

年輕小鬼見了此狀,也默默出了院子,還很默契把院門帶上了。

鬼帝三殿下看了我一眼,腳尖翹得老高地朝我走了兩步,帶著一臉欠揍的笑。

「玉–葉—,本殿下可是又幫了你一回啊,這次你要怎麼謝我啊?要不要考慮以身相許什麼的?」

哼,許你個頭!

「殿下並不缺錢,在下無以為報,若有機會到陽間,一定為三殿下在墳頭多燒幾柱香。」

我認真向他鞠了一躬,趁著低頭的功夫御了一團陰風飛出院牆。

自那以後,這位三殿下就開始對我無盡的騷擾,攪得我不勝其煩。

看在定顏草和冰晶玉盒的份上,我忍,我躲,多年以來過得頗為狼狽。

鬼帝三殿下四處找我麻煩也就罷了,就連青歌和無袖都很是樂意撮合。

隔三差五給無袖家送菜真的很能收買他們,尤其是有一次送來了鬼間雜貨鋪特製的新糕點以後。

「青歌當年給我送的點心還不如他呢,而且他也沒有不識相到給你送別的女鬼當禮物,你怎麼就是不開竅1

無袖時常對我恨鐵不成鋼。

「三殿下品行修為都不錯,小紅你真的可以考慮考慮。」

青歌一本正經,鬼帝三殿下送禮的套路和他追求無袖時候一模一樣,讓他極有共鳴,覺得這是極大誠意的表現。

他品行不錯?

一大堆美艷女鬼環繞在側的樣子我又不是沒見過,青歌的話總是讓我更心堵,越發覺得鬼帝三殿下不靠譜。

……

……

如今經由小桃一勾,種種回憶湧上心頭,還是不怎麼愉快的那種,我不覺嘆了口氣。

「行不行嘛,好姐姐,你就答應我陪我一起看吧,鬼火晚會真的很好看1

「我真的有差事,好桃子,下一回過節我一定陪你。」

眼前依舊是小桃殷殷切切的眼神,我還是硬下心腸拒絕了。

小桃嘟起嘴巴,兩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晶瑩了起來,我連忙跑去隔壁零食鋪子買了一包麥芽糖,才哄住她轉悲為笑。

「玉葉姐姐那你下次一定記得要陪我去看1

我滿嘴答應,又陪著小桃買了些其實並不需要的東西,比如據說只要每天敷便能讓膚色變白的脂粉和能夠夜裡發光的燈籠蟲。

雖然我知道這脂粉多半摻了麵粉,這燈籠蟲不到兩日便會跑個精光,但我同樣也了解小桃。

哄得她高高興興回家以後,這才脫身,準備朝著蒿里山的方向去。

去蒿里山我還是很樂意的,畢竟蒿里山的大人很和善。

雖然這位大人年長我幾百輩,卻生得很俊俏,且因為保養得宜,看上去不過三十許。

更重要的是,大人對我也極好,每次給他送信的時候,都會笑眯眯地道一聲「辛苦小丫頭」,還時常贈我一些實用的小東西。

就比如我脖子上的一條項鏈便是大人第一次見我時送的。

項鏈墜子是桃心形,項鏈材質我不知,像琉璃又像琥珀,泛著淡淡的粉色光暈,不算華麗惹眼卻很精緻。

尤其是,它很能安神。

初來無袖家中住下的時候,我時不時就會做噩夢,夢見有人拿一把利刃剜我的心,然後血流一地的場景。

有時候驚叫一聲從睡夢中乍然醒來,還曾經因此被無袖按著灌了整整一年的安神湯。

到了後來,無袖發現安神湯根本無法阻止我半夜夢魘尖叫以後,就默默掏錢給我的房間多加了一層隔音的牆。

當然,掏的是我的錢,我足足兩年的薪俸。

自從戴上項鏈以後,我再未做過噩夢。

想到又能夠見到蒿里山的大人,懷裡揣著信的我不自覺咧嘴笑得很歡,腳步也輕快了幾分,很快來到蒿里山之前的最後一程,鹿尾坡。

鹿尾坡下的洞里住了一隻甚是兇惡的大野狗。也不知從哪裡來的,自打來了鹿尾坡便不曾挪過窩,而且脾氣暴躁見鬼就咬,咬了就不松嘴,以至於漸漸地沒有鬼眾敢來,大野狗成了鹿尾坡一霸。

我平日里也,從坡上端飛過去,很快到了蒿里山。

大人的住處是一間茅草屋,立在山腰上。

原本大人也是有一座森羅殿的,卻不常住,只是處理重大公務的時候會在殿中,其餘多數時刻是在這間茅草屋,我便直接來了。

「玉葉姑娘又來給大人送信啦?快請進1

為大人守院門的侍衛『吳青』見了是我,笑著迎我進了院子。

我已經來過多次,彼此相熟得很。

「大人,玉葉姑娘來了。」

吳青在門口通傳,不一會兒,房門「吱呀」一聲自己開了。

我如往常一樣入內,大人果然在。

一陣淡淡的竹香飄來,大人正在案前,及腰長發披散著如緞子一般傾瀉而下,大人一手撐著榻子朝後仰坐,一手拿著一卷公文在看,紫色的寬大外袍鬆散搭在身上。

今日的大人,和平日里溫文爾雅的氣質顯得不同,竟多了一絲慵懶。

我竟看呆了,愣愣站在門口,望著他。

見來人是我,大人的視線從公文上移開,沖我一笑,「過來。」

我不知為何小臉一紅,卻也乖乖走了過去。

「東嶽大人,這是我家大人給您的信。」

我從懷裡掏出信,恭恭敬敬遞給他,餘光掃到他搭在身上的紫色外袍下若影若現的胸膛,不敢抬頭。

東嶽大人見我情狀,洒然一笑,攏了攏外袍系好帶子語氣溫和道,「小丫頭,都認識這麼久了,在我面前,大可不必拘束。」

我心中一暖,乖乖點頭稱是,這才抬眼看他。

東嶽大人依然是那副溫和的神態,噙著笑意看著我。

「你來得巧,今日我心情好,送你個好東西。」

東嶽大人說完,拿起書案旁的一把摺扇丟給我。

我接過摺扇,入手便是一種極為溫潤的感覺,這扇骨用的必是上好的暖玉。

小心打開扇面,一面描著極為遼闊壯麗的潑墨山水圖,另一面是草書提的兩句詩。

「天地支帷幕,囑我舞乾坤。」

畫是我最愛的大寫意,字也是我最喜歡的狂草,與這詩句配起來相得益彰。

這畫,這字,一看就不是凡品。

只是大人平時一直很照顧我,為大人送信也本是職責所在,這樣貴重的東西,我實在不好意思再收,推辭道,「這太貴重了,大人,我不能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