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地府戀愛指南>第十章 哪來的大野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 哪來的大野狗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歷史穿越

我滿是遺憾看了一眼那摺扇,還是老老實實放回大人面前的書案。

「讓你收你就收,我東嶽送出的東西,豈有收回的道理?」

東嶽乾脆起身,一把將摺扇塞回我手裡。

「我送你這扇子自有我的道理,前幾日河牟替我算過一卦,蒿里山近期有戰事,不算太平。你又常來送信,這扇子是給你用來防身的。」

河牟正是東嶽大人養的一隻神龜。

向來龜通鬼,又有卜筮之能,河牟正是一隻成了精不知多少年的神棍龜,算得一背好卦。

「你若被魔族所傷,耽誤了送信豈不延誤軍機?快快收下,你滴血認主以後,便可知曉此扇用法。」

既然這麼說了,我只好道謝收下,滿是笑意告別。

我出門以後,吳青正想拉著我敘話,「近日蒿里山出現一些魔族,你須得小心」

話說一半,只見我手裡拿著摺扇,吳青便不再多說,只一笑道,「還是大人有心。」

自我來地府以後還未曾見過戰事,一向都是太太平平的,對戰爭也沒什麼概念。

見過最大的爭端也不過是一條街的鬼眾與另外一條街的鬼眾因為雞毛蒜皮的小事開始對罵然後打起來,扔了一地爛菜葉而已。

知道有限的一些關於地府與魔族的傳言,也是與青歌無袖喝酒閑聊時,聽他調侃般說的幾句,實在沒有什麼感覺。

返回酆都的路上,我一邊御著一團陰風繞過鹿尾坡,一邊不住把玩著手中這把新得的摺扇,歡喜得不得了。

這扇子的美感甚得我心。

我正咬破手指滴血認主時,身後不知哪裡冒出一隻黑手朝我肩上一拍。

「喂1

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嚇得我一哆嗦,失去平衡直直從陰風上掉下來。

我沒有如同想象中那樣摔得很慘,而是扎進一個懷抱。

不知是哪個不幸的鬼眾充當了我的肉墊子,我抬眼一看,居然又是鬼帝三殿下這個傢伙。

此時已經入夜,按理說篝火晚會就要開始了,這個傢伙怎麼會出現在這?

「你怎麼在這?」

我脫口而出。

想了想又怒道:「剛才是你在我背後嚇我?1

鬼帝三殿下沖我齜牙咧嘴艱難一笑:「我慢慢告訴你,不過你可不可以先從我身上下來?」

我這才察覺,此時我整個人正撲在他懷裡,小拳錘在他胸口上,姿勢無比曖昧。

我臉一紅,手忙腳亂準備爬起來,衣服帶子卻被他壓住,一時纏成一團,半天未能鬆開。

我壓住煩躁的怒火,耐心一點點解開纏在一起的衣帶時,身後一個陰測測的聲音響起。

「孤男寡女,在我的地盤雙修得挺忘我的嘛。」

破鑼一般的嗓音很是刺耳。

我心頭咯一下。

這個聲音,不正是那條討鬼嫌的大野狗么?

一回頭,果然是。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大野狗早早便成了精化了人形,卻不知是否因為修行不到家,化成的人形並不完整,而是狗頭人身,配上它如今陰森的表情,格外可怖。

我時常得路過此地送信,可一點兒不想得罪它,連忙賠了笑臉,「真是對不住,我哪裡敢隨意打擾您,只是御著陰風去蒿里山的時候被這個傢伙突襲,不小心掉了下來,真的是一場誤會,狗兄。」

徹底解開和鬼帝三殿下纏在一起的衣帶以後我連忙起身,順帶還踹了他一腳。

大野狗打量著我,看到我衣服上的忘憂草袖標,知曉我是鬼使,又看了眼地上衣著不凡的鬼帝三殿下,露出一個似乎嘲諷的表情,「哦?就算是無心,你們也擅闖了我的地盤,打算怎麼了結?」

我暗罵一聲貪心畜生,臉上笑意不減,「您若想要什麼賠禮,我替您買下送來便是。」

大野狗看了一眼我手中的摺扇,露出一絲貪婪之色,「我看你手裡面的這把扇子就不錯,這把扇子現在是狗爺我的了,你們再跪下給我磕幾個頭,狗爺就大人大量放你們走。」

鬼帝三殿下見大野狗如此囂張,我態度還如此謙恭,立刻皺了眉頭,撐起身子坐起,「不過是條不知哪條山溝來的野狗子,我說你又何必…」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我一把捂住他的嘴。

抬頭一見,大野狗原本稍微好點的臉色一下子暗沉下來。

我心一沉,正在想著補救的說辭,鬼帝三殿下已經拉開我的手,起身在我面前一攔,直面大野狗道:「所謂好狗不擋道,識相的呢就趕緊滾。不要掃了爺的雅興1

「很好,很好1

大野狗怒極反笑,狠狠用目光掃過我倆,瞬間化為原形,快成一道殘影直接朝我們撲來,竟是半刻也沒耽誤。

鬼帝三殿下下意識地拉著我側身一躲,我一時未反應過來,動作慢了一分,大野狗變成了直直朝我撲來。

這乍然一撲,我只來得及側開半邊身子,左手手臂被咬了個正著。

這一咬疼得我齜牙咧嘴,顧不上別的,握著摺扇的右手直接朝大野狗的腦袋上狠狠敲了一下。

這一敲,倒是很有效果,大野狗立刻鬆了嘴,只在離我三步之外的地方停下來,惡狠狠的看著我,兩隻眼睛冒著幽幽的光。

鬼帝三殿下已經從懷中掏出一個篆有陣法的符紙,喝了一聲,「木甲人,去1

符紙無火自燃,一個木頭樁子一般的假人出現在眼前,與大野狗纏鬥起來。

木甲人出現后,鬼帝三殿下連忙來扶我,「你沒事吧?」

我一把推開他,捂著已然流血的手臂,「你離我遠點1

都是這個倒霉鬼害的,每次攤上事兒,多半和這位鬼帝三殿下有關。

要不是他在身後嚇我一跳,我怎會至於招惹上這條瘋狗!

「玉葉你放心,我這木甲人可是我父王親自給我的,法力高強,這狗子肯定打不贏我這」

話音未落,大野狗「」幾口,咬斷了木甲人的耗肢關節,木甲人頹然倒地化成一陣青煙消失。

我看了他一眼,什麼話都不想說。

「臭小子,賤丫頭,看老子怎麼教訓你們1

大野狗凶光一閃,一陣血氣從它體內冒出,化為黑沉沉的刺鼻煙霧朝我們二人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