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地府戀愛指南>第十二章 放了半月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 放了半月假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科幻小說

只恨自己一時不慎中了軟筋香,手腳根本就沒有力氣,只能被鬼帝三殿下一路拉扯著。

河水又冰又冷,饒是我鬼使的體質也承受不住,危機當頭也顧不了許多,用雙手最後的力氣死死挽著鬼帝三殿下的腰,眼睜睜看他帶著我用最快的狗刨式拚命向酆都的方向劃去。

不知遊了多久,只感覺身後沒有聲音了,我倆才敢上岸。

鬼帝三殿下渾身濕漉漉的,也顧不上擦乾,爬上岸背起我就撒起腳丫子朝著酆都的方向狂奔而去。

「幹嘛不用飛的?」我氣喘噓噓問道。

「挖洞太賣力,沒力氣了。」

鬼帝三殿下也是滿臉通紅,呼吸急促。

還沒等我倆說完一句完整的話,身後再一次響起大野狗憤怒的嚎叫,「你們給我站住!狗爺今日非吃了你們不可1

氣都顧不上喘,鬼帝三殿下又是一陣拚命跑,一路差點活活跑斷氣,終於在徹底力竭之前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小灰熊。

「你這蠢瞎子還知道來?1

我還沒說話,身前就傳來了三殿下飽含憤怒的咆哮。

小灰熊一臉委屈沒有還嘴,默默向前一站,巨大的身體橫在大野狗面前,將我倆擋得結結實實。

大野狗冷哼一聲,「有幫手了不起啊?一隻大笨熊而已,狗爺不怕1

小灰熊眼中騰地燃氣怒火,「你說誰是大笨熊?」

「狗爺說的就是你,怎的不服?不服你來打我呀?」

小灰熊道:「那就請勿見怪老子我失禮了1

……

我忍不住感嘆,小灰熊的語言表達還真是清奇。

話音一落,小灰熊瞬間化為灰熊原身,一個跳躍撲向大野狗,速度快得難以想象,將大野狗撲倒在地,一口咬住大野狗的脖子。

我目瞪口呆。

還…還有這種操作?

小灰熊不是熊嗎?

最擅長咬人的難道不是狗嗎?

鬼帝三殿下淡定搭上我的肩膀,「習慣就好。」

我頭也沒回一巴掌拍開鬼帝三殿下的手,繼續觀戰。

畫面靜止,大野狗死死掙扎,小灰熊撲在大野狗身上紋絲不動。

……

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了。

我打了個哈欠,「那個,我先回去了,後會有期。」

鬼帝三殿下看了一眼僵持在那裡誰都不得動彈的大野狗和小灰熊,「我和你一起走。」

我嫌棄地走遠好幾步,軟筋香的藥力散了一大半,我已經恢復了基本的行走能力。

「誰要和你一起走,咱們各回各家,我走我的陽關道,你過你的獨木橋。」

雖然他救了我還算講義氣,基本的男女距離必須保持,尤其是面對這樣一位桃花正旺的殿下。

跟誰作對,都不要跟女鬼作對,尤其是嫉妒心強的女鬼。

這點覺悟本鬼使還是有的。

鬼帝三殿下皺眉,「陽關道?沒聽過埃你說的是應該餓鬼道和奈何橋吧。你走你的餓鬼道,我過我的奈何橋。」

我氣得差點摔跤,「你才餓鬼道呢1

這位鬼帝三殿下真的有種很神奇的魔力,就是能夠用簡單一句話,就將我好不容易因為救命之恩產生的那麼一丟丟感激之情驅得一乾二淨。

一跺腳,我大步流星朝著酆都方向跑去,遠遠將鬼帝三殿下甩在身後。

「著什麼急啊1

鬼帝三殿下想來追我,我趕緊御了一團陰風飄起,聽見他聲音越來越小,才放下心。

受軟筋香的影響,這次御陰風飄得比平日慢許多,但也比跑來的快。

這一趟,飄了我快三個時辰才到酆都。

地府的日出日落與凡間無異,到酆都的時候天已經黑了。今日迷魂殿當值的正是青歌,下值回家的路上與我碰個正著,見到我滿袖子血很是詫異,與我一路回了無袖家。

原本在院中閑坐的無袖見到我的傷口,二話沒說回屋找葯。

「嘶——」

「別動,塗藥呢,忍著點兒。」

無袖夾起一片白布,沾著藥膏往我手臂上一拍。

「啊!不…不妨事,被鹿尾坡的大野狗咬了一口,養幾天就好了,我自己隨便塗點葯就好了,不用你親自來,無袖,真的不用,嘶——」

大野狗子下嘴雖狠,以鬼使的修為還是能夠扛一些,在狗洞呆了一天以後,傷口疼痛之處其實已經有些麻木,現在並不是很痛,反倒是無袖一掌掌往我傷口上拍藥膏拍得我幾乎要掉眼淚。

在上藥方面,明顯青歌更專業,只是無袖在場的時候,礙於男女之別不好親自上手。

但青歌看著無袖一掌掌的架勢也有些不忍,他皺了皺眉,「要不我來?」

「你一個糙漢子懂什麼,上藥這種精細活兒還是要我們女孩子來做。」

說完又是一掌藥膏啪在我手臂上。

我的眼淚終於忍不住奪眶而出。

無袖注意到我的眼淚,「小紅你怎麼哭了,是不是傷的太嚴重?傷這麼重就先別去迷魂殿了,明天再去復命。」

我咬牙道,「不是,是你親自給我上藥,我太感動了,你輕點兒,嘶——」

挨了七八掌之後,總算上好了葯。硬是被無袖按在家接受「要好好休息」的囑咐后,我捂著半殘的手臂滿頭是汗躺在床上,終於睡去。

第二日一早,我拖著腫了一圈的手進了迷魂殿向鬼帝復命,鬼帝看到我手傷得竟然這麼重很是詫異,特意問了緣由,我自然隱去了無袖上藥那段,只說被鹿尾坡的大野狗咬傷了。

鬼帝聞言,安慰我幾句了以後竟然破天荒批了我半個月的假期。

半個月的假期啊,薪俸還照領的那種!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感覺身子都輕飄飄的。

才回到家,無袖竟然笑眯眯站在小院內,四方桌上滿滿當當放著禮品盒子,讓我有種熟悉且不好的預感。

果然,院子里又多了兩個鬼影。

又是他倆

點頭哈腰的年輕小鬼,還有陰魂不散的鬼帝三殿下。

我臉色一下子耷拉下來,鬼帝三殿下看到我高高腫起的手臂,一下子衝到我面前,似乎想要觸碰我的手臂,又有些縮手縮腳。

「哇,昨褪裁淳緦以碩,怎麼這手上的傷反倒加重了不少?」鬼帝三殿下道。

「不關你事。」我朝無袖方向走了幾步,與他拉開距離。

「不知三殿下這次大駕光臨又有何貴幹?」

我看了一眼四方桌上的內容,除了給糕點和新鮮蔬果之外,多了幾個類似金瘡藥膏的瓶瓶罐罐,從瓶瓶罐罐的包裝來看,就不是便宜貨。

鬼帝三殿下仰起頭咧嘴一笑,一雙桃花眼眯成狹縫,笑得我眼暈。

「想想昨日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你掉了什麼?」

掉了什麼?

我細細思索,試探性地問道,「節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