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地府戀愛指南>第十三章 遇到了個碰瓷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 遇到了個碰瓷的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科幻小說

「不是1

鬼帝三殿下差點栽倒。

一把摺扇出現在他手中,在我眼前晃了晃。

「是這個啦1

正是東嶽大人送我的扇子!

昨日被大野狗搶了去,急著脫身沒有來得及把扇子拿回來,回到家中傷口被無袖一頓拍以後更是忘了個一乾二淨。

「我的扇子,謝謝你。」

我臉一紅,伸手欲抓。

鬼帝三殿下晃著摺扇的手一收,我撲了個空。

「這可不是把普通的扇子,為了拿回這把扇子,小灰熊還受了點小傷,我可不能白白給你!你先說說,這一次,你又打算如何謝我呀?」

鬼帝三殿下笑吟吟。

我猶豫了一下,自問像我這樣的窮鬼也沒什麼可以當作謝禮的東西,可既然受了恩,必然是要報答的。

「你想我如何答謝?」

三殿下眉開眼笑,「好說好說,十月初一的果園會,你陪我去。」

我面露難色。

果園會三年一度在羅酆山舉行,一直由鬼帝親自主持,邀請地府諸位大人及其親眷品嘗福壽園的果子,一開始時與會的鬼眾並不多,誰想一千年前一次果園會上,鬼帝二殿下在園子里閑逛時與一個醉酒的女鬼看對了眼,幾番相處后竟結為夫妻,引為地府一段佳話。

自打鬼君二殿下與女鬼每三年都要到定情的果園會秀一次恩愛后,果園會的名聲越來越響,冥界諸位大人但凡有子女未婚配的,便總要送來參加果園會碰碰運氣,千百年來還真成就了不少眷侶。

再後來為了與民同樂,果園會的門檻也降低了,二百年前起,尋常鬼差只要交上一筆不菲的冥株,也能來討杯酒喝沾一沾喜氣。

而這樣一來,果園會就變成了徹徹底底的相親大會。

我閑暇時也就喜歡做做糕點,對圍觀其他鬼眾談情說愛一點兒興趣都沒有,且以鬼帝三殿下旺盛的桃花緣,我隨他一道去必然會有麻煩。

鬼帝三殿下看我猶豫良久,不耐煩地催道,「一句話,去是不去?」

我眼睛滴溜一轉,心生一計,「去是可以,不過我有兩個條件。」

「你說說看什麼條件。」

「第一,參加果園會的錢你出,第二,我自己去,不與你同行。」

鬼帝三殿下很是痛快的答應,「好!一言為定1

見他如此痛快的回應,我反而有些不安,尤其看他一臉笑意,我就覺得自己被算計了。

好在扇子總算回到我手裡。

重新感到扇骨的溫潤觸感以後,我乾脆利落下了逐客令,將意猶未盡逗留不去的鬼帝三殿下和年輕小鬼送出了無袖家。

「老實交代,你與鬼帝三殿下到底進展到了哪一步?」

二鬼剛走,無袖就已經逼近,眼中閃著雀躍的八卦之火,我心中暗道不妙。

在鬼帝三殿下說出「昨日和我在一起」這句話時,無袖的眼神就已經變了。

「沒有進展,你想多了。」我堅守陣地。

「不可能,不然三殿下為何邀請你去果園會?酆都誰不知道果園會是幹嘛的?三殿下一定是想和你發生什麼1

「你還是想多了,我還有事先出門了,晚上再回來。」

我乾笑一聲,拔腿就出了門,還好無袖懶於出門,否則以無袖的性子,在家定然要追問個結果出來。

「小紅你有本事就一直不回家1

身後傳來無袖不滿的聲音。

跑到離家半里遠,我才停下腳步。

與三殿下一起被抓這種不光彩的經歷,實在是不足掛齒也不想掛齒。

好不容易有了半日假,不如去城南找小桃玩。前日鬼火晚會未能陪她一道,現下正好一起。

想象著美好的假期,我很快就忘記了剛才的不愉快,愉快地御了一團極小的陰風在街上飄,沒留神一個身影忽然閃到我面前,嚇我一大跳。

「你怎麼回事,走路都不帶眼睛的嗎?」

我目瞪口呆地見到腳下倒著一個穿著灰撲撲破布衣的小鬼,齜牙咧嘴大聲叫喚。

「哎呦!我這腿腳都快被你撞斷了,你賠,必須賠1

我長年替鬼帝送信,自信御陰風的技術很好,即便是一個急剎,我也很確定我完全沒有碰上他。

我好生好氣道,「這位鬼小弟,別自己嚇自己了,我分明沒碰到你,快快起身回家吧。」

破布衣小鬼餘光喵了一眼我的衣著,看到我袖口上的忘憂草袖標后眼神一亮,一手死死抓住我的裙擺,不但沒有起身反而在地上打起滾來,還加大了音量,「唉喲喂,疼死我了!大伙兒快來評評理,這女鬼蠻不講理將我撞傷就想跑,可憐我這一雙腿啊,就這麼折在這兒了,以後可怎麼辦1

我瞪大眼睛看著這小鬼睜眼說瞎話,想將裙擺從他手中拽出來,卻怎麼也扯不開,又怕力氣太大把裙擺扯壞,一時僵持起來。

「你這鬼好不講理,明明沒有碰到你,你這腿腳也好好的,哪裡斷了?」

明明就是一雙好腿,剛才衝到我面前的時候還健步如飛,說斷未免也太誇張了。

話音未落,只聽嚓一聲,破布衣小鬼的腿彎成了一個詭異的弧度,真像是被折斷了一樣。

此時周圍已經有一些看熱鬧的鬼眾圍了上來。

「大伙兒快來給我評評理喲,可憐我這一雙好腿,走在大街上竟然活活被撞斷,這位鬼使大人還想抵賴!沒了這雙腿,我可怎麼活啊1

破布衣小鬼嚎啕的聲音更大,只差沒哭天搶地,周圍的鬼眾也開始議論紛紛。

一位年輕鬼眾圍上來,「發生了什麼事?」

「好像是這位鬼使不慎撞了這小鬼,又想抵賴不認。」

年輕鬼眾很是嫌棄搖搖頭,「當了鬼使就能隨意欺凌普通鬼眾了么?真是世風日下,世風日下1

我一時被小鬼的「斷腿」震驚,沒來得及脫身就被圍祝見到越來越多的鬼眾前來圍觀,我趕緊解釋。

「諸位不要誤會,我並未碰到他,是這小鬼自己倒在路上想要栽贓我。」

破布衣小鬼見圍觀鬼眾已然不少,聲音由剛才的大聲嚎叫轉為虛弱。

「明明…是你撞斷的…我的腿,好痛1

一邊說著,額上青筋暴起,不一會兒頭上竟然冒了一層薄汗,當真像在忍受極大疼痛一般。

我的天,這也太會演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