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地府戀愛指南>第十四章 再見阿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 再見阿束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科幻小說

「我好端端的腿,難不成會自己折斷么?」破布衣小鬼又故意有氣無力地補了一句。

「可不就是你自己折斷的嗎1我忍不住道出真相。

破布衣小鬼眼神中喜色一閃而逝,瞬間換上一副既悲且怒的表情。

看他這副表情,我心一涼。

完了,中招了。

果然,破布衣小鬼凄慘的聲音響起,「萬萬沒想到,如今在酆都,身為鬼使就能在街上橫行亂撞、隨意顛倒黑白了,我竟成了痴傻,在大街上自己折斷自己的腿!天理何在1

破布衣小鬼一把鼻涕一把淚,成功感染了周圍的鬼眾情緒。

「太過分了1

「不能讓她逃了1

圍觀鬼眾一個個看向我的眼神警惕起來,還自發圍成一個圈將我團團圍住,生怕我肇事逃逸。

情勢不妙埃

而此時,破布衣小鬼所謂的「斷腿」極其不顯眼地動了一下,被我看了個正著。

「那你說,你想怎麼辦?」

我一挑眉,和顏悅色問道。

破布衣小鬼見我示弱,臉上閃過一絲得逞的表情,仍是裝著一副忍痛的模樣,聲音卻立刻多了中氣,「賠錢1

「我這一雙好腿就這麼斷了,起碼要五萬冥株才能接上,你須得賠我五萬1

我想了想,說道,「賠錢的事情好商量。不過也要請在場諸位為我做個見證,若你的腿果真斷了,我便賠你五萬又如何。我既是鬼使,自然不會不講理。」

話畢,周圍鬼眾之前看向我的不善眼神也漸漸消退。

「我這腿就是斷了,你賠錢就是,現在就拿來吧1破布衣小鬼嚷嚷道,喜色已經掩蓋不祝

「不急,你先得證明你的腿是真的斷了,免得你作假訛我。」

「大家都看在眼裡,還要怎樣證明?你莫不是想抵賴?」破布衣小鬼隱約感覺有些不妙,不肯鬆口。

「既是斷腿,自然不會有痛感。不如這樣,我替你踩上一腳,在場諸位都是見證,若你毫無知覺,我便信你這腿是真的折了,我親自送你就醫,五萬冥株也雙手奉上。」

說完,不等破布衣小鬼反應,我朝著破布衣小鬼的腿肚就是重重一腳。

身為鬼使,我力量比普通鬼眾強上許多,這一腳下去,不怕他不喊疼。

「唉喲1

這一回破布衣小鬼是真的疼出了滿頭汗,眼淚都了擠出來,雙手環抱著被我踩到的小腿,全身抽成一團。

圍觀的吃瓜鬼眾看向他眼神頓時不對勁了。

「不是說腿斷了嗎?怎麼現在還能動,還疼得這麼厲害,可見是腿斷得不夠徹底埃」我面帶嘲諷。

「掙錢難,掙錢真難,掙錢真的很難。既然要掙錢,就得有敬業精神,不如我再幫你一把,讓這腿斷得徹底一些,五萬冥株我一分錢也不少你的,就當是醫藥費了。」說著我又是一抬腿,作勢要朝破布衣小鬼的另外一條所謂的斷腿踩去。

破布衣小鬼面露懼色,不等我將腿放下,就把忙不迭腿縮了回去,也不敢再對我要價,一瘸一拐從吃瓜鬼眾腳下扒開一條縫,打算溜之大吉。

他想逃,我可沒打算就這麼輕易放過。

反正是放假,閑著也是閑著。

「給我站住1我大喊一聲,大步流星朝著破布衣小鬼走去。

小鬼見我追來,竟也不顧傷腿小跑了起來。

之前圍觀的鬼眾噓聲一片。

「唉,可憐這位姑娘了。」

年輕鬼眾一臉憤慨,「惡鬼誤我,當街就敢明目張誣賴,害我險些冤枉了好鬼,真是世風日下,世風日下1

「你往哪裡逃1

破布衣小鬼挨了我一腳,逃跑速度居然還不慢,我追了足足半條街才揪住他的破衣領子。

正打算把他拖到無鬼的小角落裡一頓好揍,前方又一個戴了斗篷的刮業娜ヂ貳

「你怎麼會在這?」詫異的聲音響起。

破布衣小鬼如遇救星一般又開始撲騰,「救命啊,快救救我,小殿」

「老實點1

我的摺扇落在破布衣小鬼的腦袋之前,一隻手已捂住了破布衣小鬼的嘴。

「玉葉姑娘,是你?1前方的聲音顯得很驚喜。

那鬼一把摘掉頭上的斗篷,竟是阿束。

這一次的阿束衣著齊整,比上一次的灰撲撲單層布衣好多了,橫眉如劍,鼻若懸膽,更有儒雅書生氣質。

自從被鬼帝三殿下纏上以後,我就再沒見過阿束,想來也快兩年了。

「阿束?兩年不見,你還好嗎?」

我很是驚喜,和他熱切打著招呼。

手裡揪著的破布衣小鬼還在撲騰,卻不敢大聲叫喚了。

「這個小鬼你認識?」我奇怪道。

阿束略有些尷尬,「小傘乃我陽間的書童,我走後他被家裡人發賣,過得很不如意,跟著城中乞丐討生活,後來被人狠揍,一時想不開也下來了。」

「原來如此,方才他在街上想要訛我,被我揭穿了。本想揍他一頓,便看在你的面子饒他一次。」

我將揪在手裡的破布衣小鬼遞給他。

「還不向玉葉姑娘道謝1阿束接過破布衣小鬼,直接往地上一扔。

小傘順勢一滾直接滾到我腳邊,結結實實對我磕了三個頭,陪著笑臉,「多謝姑娘大人大量饒我這一次1

我擺擺手,「行騙終究不是長久之道,莫有下次便是。」

「是是是。」小傘連聲應答。

「玉葉姑娘,這兩年我一直都想見你,你過得可還好?」

阿束很快注意到了我的左手手臂,劍眉皺起。

「你的左臂可是受傷了?」聲音很是關切。

我一笑,下意識將比右臂粗一圈的左臂向後藏,「不妨事,不小心被狗咬傷的,養幾日也就好了,鬼帝還特意給我放了半月假。」

「太過分了,姑娘傷成這樣才給半月的假,這鬼帝真不是人,姑娘真該告上一狀,狠狠訛他幾個月的工錢1

重新定位敵我關係后,小傘立刻替我義憤填膺起來。

我哭笑不得,「鬼帝本來就不是人。」

阿束一直在看我受傷的左臂,「受傷了得及時上藥,我身上正好有上好的金瘡葯,姑娘拿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