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地府戀愛指南>第十六章 計劃果園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 計劃果園會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歷史穿越

「那是被迫!若不是他鬼鬼祟祟嚇我,我怎會從陰風上掉下去招惹那凶狗1

正說著,院門口傳來腳步聲,是青歌下了值回來。

「你今日怎回得這樣早?」

無袖給青歌遞了杯茶,奇怪問道。

青歌直接走到我面前,深深看了我一眼,「聽說你要參加果園會?」

「怎麼連你都知道了?三殿下告訴你的?」我訝異。

青歌喝了口茶,似乎忍著笑意,「豈止是我,整個酆都的鬼差今日誰不知道,三殿下親口說了,這次果園會他也要去,女伴正是一位叫玉葉的鬼使。」

「你可要小心了,三殿下身邊的女鬼可有好幾個紅了眼眶呢,不過也沒什麼大礙,三殿下既然這樣喜歡你,自然會護著你。」青歌好心道。

這都什麼跟什麼?!

我瞪大眼睛,這三殿下果然不是省油的燈!

這樣一來,不管我是否與三殿下同行都很引鬼耳目,我還怎麼悄悄去取靈朱果!

我簡直欲哭無淚,青歌和無袖卻是一副樂見其成的表情。

「好好把握機會1青歌語重心長。

「三殿下這一番苦心,你可不要辜負了。這比青歌當年靠譜多了。至少沒有把另一個女鬼送給你當禮物。」

無袖一本正經。

我擦了一把頭上的汗,又來了。

果然,青歌立刻辯解起來,「那日是意外!我本給你買了糕點,只是糕點在路上摔壞了,這才把小紅帶回來。我是陰兵,看到鬼眾有難時能幫就幫,你何苦斤斤計較。說起當年,還是我救的你呢。」

聽到這裡,我汗毛一緊暗道不妙。

斤斤計較這四個字,不論何朝何代陽間陰間,在夫妻吵架之間都是犯大忌諱的,叫人不生氣都難。

無袖的眉毛不出所料地豎起來,注意力成功從我的八卦轉移到了青歌身上。

我連忙插話把他倆注意力拉回來,「知道了知道了,果園會我一定好好表現!對了,定顏草放了這麼久你們還沒用到太可惜了,趕緊用吧1

無袖回頭看了我一眼,冷哼一聲,又轉過頭瞪青歌。

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總算緩和了一些,畢竟雙方都沒有再開口。

不然,我已經可以預料二鬼吵到最後的結局:青歌被丟出院門,十天半個月內別想看到無袖的好臉色,我也跟著遭殃。

我瞅著他們二鬼的臉色,無袖與青歌仍是怒目相對,又補了一句,「鬼帝三殿下說,定顏草你們若是不用,冰晶玉盒他就要收回去了。」

這句話有奇效,青歌老老實實向無袖道歉,無袖橫眉冷眼,哼了一聲轉身回了房。

青歌沖我感激一笑,也搓搓手跟在無袖後面進了房。

我總算鬆了口氣,也回到自己房間,給手臂上的傷口換藥。

一看到桌上密密麻麻擺著的十幾個瓶瓶罐罐,還都是鬼帝三殿下送的,我心中就一陣煩躁,真是厭屋及烏。

我想了想掏出懷中阿束送的藥膏,輕輕塗在左臂的傷口處。

涼涼的,還挺舒服的。

換好葯以後,我早早閉目躺在床上,但睡得並不安穩。

久違的夢境又一次出現,一人拿著刀剜我的心,我拚命掙扎瞪大雙眼卻怎麼也無法掙脫,也無法看清來人的容貌,竟是糾纏了一夜。

第二日,我頂著烏青的眼圈,御著一團陰風飄得極快,很快就飄到了與阿束約定的地方。

不知何時,此處竟有了一個小亭子,亭亭玉立的很是精緻,完全不像酆都的灰撲撲風格。

阿束一身藍紫錦衣,早已坐在亭中等候,小傘也在。

「玉葉,你來了。」

阿束遠遠見到我飄過來,馬上有了笑意,起身溫柔喚我。

「阿束,果園會我可能不能隨你一道去取靈朱果了。」我有些懊喪地在亭中坐下。

「出了什麼事?」阿束很是關心。

我將昨日的事和盤托出,「鬼帝三殿下曾救我一命,他邀我去果園會,我想著報恩便答應了。沒想到他大張旗鼓弄得全酆都都知曉了,此番我去果園會肯定引鬼耳目,與你同去取果子反而讓你不方便發揮。」

「鬼帝三殿下,楊恭么」阿束表情有些玩味,沉吟片刻對我說,「無妨,我有辦法。」

我奇怪道,「原來鬼帝家的三殿下叫楊恭啊?你怎麼知道的?」

阿束哭笑不得,「隨便去書店裡買一本《地府志》就知道了,鬼帝楊雲有五子,溫良恭儉讓,三殿下便是楊恭。」

「你該不會才知道吧?」

我汗顏。

我真的是才知道!

阿束微微一笑並不在意,遞給我一張地圖,「這是福壽園的地圖,靈朱果長在福壽園的最深處,中途要穿過百草門,百草門一般不許賓客進入,長靈朱果的地方也有陰兵把守,故一共是兩撥守衛。守衛每隔一個時辰換班一次,酒宴設在長春苑,未時開始,等酒宴開始半個時辰之後,眾鬼皆會在園子里閑逛,到時你在百草門附近等我。」

「那三殿下」我還是有些遲疑。

「你放心,有的是辦法引開他。」阿束信心滿滿。

「什麼辦法?」

阿束輕笑道,「他不是仰慕者多麼,那些女鬼一個個也不是省油的燈,就讓他,比如」

聽完阿束的整個計劃,我只感嘆不愧是讀書人想出來的,尤其在操縱輿論這方面的造詣,令我忍不住想要擊節而贊。我由衷豎起大拇指,「妙招1

「一切按計劃進行便是。」阿束笑了笑,算是接受我的誇讚,然後指了指小傘,「我不在酆都城內,小傘住在酆都城西,平日若有什麼事的話,可以找小傘幫忙,或者讓小傘來找我。」

小傘也學著阿束平日的樣子,笑嘻嘻朝我作了個揖,「玉葉姑娘放心吧,有小傘在,您只管安心去果園會。小傘就住在城西酒鋪子後面的西二衚衕,姑娘有任何需要儘管吩咐小傘,一定給您辦好1

我笑著應下,又與阿束邊聊邊沿著忘川河畔下遊走,繼續談了果園會如何躲過守衛的細節,小傘也間歇著插了幾句話,一說起下蒙汗藥、扎迷魂針什麼的就眼神發亮,我聽得頭皮一陣陣發麻。

小傘原本說得興起,忽然停住,指著前方不遠處,「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