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地府戀愛指南>第十八章 三個女鬼一齣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 三個女鬼一齣戲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歷史穿越

右一白衣女鬼不滿應和,「三殿下玉樹臨風,越清姐姐國色天香,這才是良配。那玉葉也不知是哪來的牛鬼蛇神,也想勾引我們三殿下,真是痴心妄想1

原來是在嫉妒我受邀參加果園會。

「那玉葉再美,哪能比得過越清姐姐?姐姐是梁父山少有的美人,再配上這上好的『朱顏』,定能在果園會上艷壓群芳,將那玉葉比下去,讓三殿下念念不忘。」左邊的黃衣女鬼親親熱熱挽住青衣女鬼的手臂。

原來是有備而來,立志在果園會出風頭的女鬼。我心中暗贊一聲,好志氣!

「好了,你們都少說兩句,那位玉葉姑娘想來也是姿容殊麗,才得三殿下青眼。」中間的青衣女鬼聲音輕輕柔柔的,一開口,身邊兩個女鬼立刻安靜下來。青衣女鬼拿起最貴的那盒『朱顏』胭脂仔細把玩,似乎很是中意。

顯而易見,三個女鬼也是去果園會的,中間那位還是三殿下的仰慕者。

三殿下果然花名遠揚,居然有痴情女鬼自梁父山遠道而來。阿束的計劃若能順利實施,此番取靈朱果有戲!

我很是開懷,一不留神笑出了聲。

三位女鬼與我隔得近,聽見我的笑聲齊齊回頭。

「你在笑什麼?」黃衣女鬼不滿道。

「你這黃臉婆,為何發笑?」大概我黃妝粉抹多了,白衣女鬼看著我的臉直皺眉。

我想起昨日阿束所說的計劃,靈機一動,忍住笑意正色道,「三位姑娘說得不錯,三殿下真是眼瞎,我也覺得姑娘長得比那什麼玉葉好看多了1

青衣女鬼上下打量了一番我的衣著,神色帶了一絲狐疑,到底比黃白二鬼多一分涵養,客氣問了句,「不知姑娘是?」

我哈哈一笑,「無名小鬼罷了,只是我弟弟在三殿下處當鬼差,也道聽途說了果園會的事,方才聽見幾位姑娘閑聊,覺得甚有道理。」

「你弟弟在三殿下處當差?」

三個女鬼果然抓住了我划的重點,眼睛一亮。

我覷著三位女鬼的神色,很是滿意,繼續道,「正是,前日還聽三殿下抱怨平日里見到的美女太少,不得已才參加果園會,也想像他二哥一樣覓得一段佳緣。」

黃衣女鬼酸溜溜道,「三殿下可是帶了女伴的,哪裡是沒有佳緣,分明是緣分太多1

我內心暗想,佳緣個頭!

表面故作嗤笑,「這你就不懂了吧,三殿下這是激將法1

青衣女鬼對我的話很感興趣,「姑娘此話何解?」

我斜斜看一眼青衣女鬼,狐疑,「你真想知道?」

「姑娘請講。」

我假裝猶豫了一下,壓低聲音,「三殿下知曉有女鬼思慕於他,只是這些女鬼要麼太過矜持,要麼衣著品味太差。情愛一事上,堂堂鬼帝三殿下自不會主動放低身段,只好借著果園會的機會尋覓真心。他帶女伴,也是為了來試一試眾位的真心,若是女鬼們僅僅為此便知難而退,自然再無姻緣可言。」

一口氣說完一大段,又警惕看了看四周,佯裝怕其他鬼眾聽見的樣子。

三位女鬼見狀,對我的話信了七八分,眼中紛紛燃起希望之光。

我心中更是滿意。

越是小道消息越當不得真,卻偏偏越有人願意相信,越是作出悄悄流綠,傳播得越是迅猛。一些荒誕不經的謠言,甚至會在口口相傳中變得比原版更加生動逼真。

小傘所說的忽悠之道能讓那麼多鬼眾相信,看來還真有一定的道理。

「原來如此,那玉葉只是三殿下試探咱們的借口,越清姐姐只要在果園會好好表現,定能讓三殿下知曉真心1白衣女鬼喜上眉梢。

青衣女鬼亦是滿懷期待,又有些不確定,「以往我竟從不知他有這樣的想法,三殿下他果真是這樣想的么?」

說著臉竟微微一紅。

我拍拍胸脯,「那還有假,我弟弟正是服侍三殿下的鬼差,親口聽他說的。」

黃衣女鬼臉上喜色一閃而過,「三殿下曾抱怨有些女鬼衣著品味差,那你可知曉三殿下的喜好?」

「這我當然知道1

我話說一半戛然而止,三位女鬼皆是側耳傾聽狀。

我眼神滴溜一轉,落在青衣女子手裡拿的「朱顏」脂粉盒,故意拿捏姿態道,「這胭脂不錯。」

青衣女鬼立刻會意,毫不猶豫出錢將「朱顏」買下。

「還請姑娘說說,三殿下喜歡什麼樣的裝束。」青衣女鬼將「朱顏」遞到我手中。

這「朱顏」可不便宜!我最欣賞這樣大方的女鬼了!

我眉開眼笑接過,讚賞地看了一眼精緻的胭脂盒,方才緩緩道來,「其一,三殿下不喜歡太過矜持的女子,若是欲蓋彌彰故作姿態的,他一概瞧不上,所以幾位姑娘若要在果園會上嶄露頭角,須得主動把握機會。」

黃衣女鬼不解,「如何把握機會?」

我丟過去一個怒其不爭的眼神,「這還不容易,該敬酒就敬酒,該跟著就跟著,該表白的表白。若是能時時出現在三殿下身前,給三殿下留下一個深刻印象,何愁日後三殿下不青眼相加?」

黃衣女鬼被我說得一愣一愣,連連點頭。

我清了清嗓子,煞有介事繼續編,「其二,三殿下品味不俗,與其他幾位殿下不同,一般太過淡雅的裝束是看不上的,平日最喜歡的,就是大綠裙子上絹大紅花,且要大花大朵的紅花才好看。」

三位女鬼皆瞪大眼睛。

「這也太俗…」白衣女鬼脫口而出,又意識到有些不妥,連忙捂了嘴。

我擺擺手,「非也,大俗即大雅。三殿下的事,怎麼能說俗呢?!是三殿下之審美返璞歸真,自是我等尚未企及的境界。」

「返…返璞歸真?」黃衣女鬼同樣一副難以相信自己耳朵的樣子。

青衣女鬼將信將疑,我心知這一位才是我要說服的關鍵女鬼,便又道,「姑娘若不信可親自問我弟弟,他就住在城西酒鋪子后的西二衚衕,你只說是我的朋友,我弟弟必知無不言。」

「姑娘如何稱呼?」

「毛小紅,我弟弟叫毛小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