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地府戀愛指南>第十九章 吳青來我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 吳青來我家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科幻小說

與三位女鬼分別後,我拿著上好的「朱顏」胭脂,一路哼著歌心滿意足的回了家。

許是那日我說了三殿下想要收回冰晶玉盒的緣故,這幾日青歌與無袖忙於造娃,根本不理睬我。

尚在假期的我也樂得自在,無家野鬼一般四下遊盪廝混,一連七八日,日日去鬼家茶館吃茶聽書,順便探聽坊間風聲,每日玩到深夜才回去。

小傘在辦這種事上果然萬分靠譜,關於三殿下的一些「癖好」很快就在街頭巷尾流傳開來,就連說書先生都帶著心照不宣的笑意,偶爾調侃幾句,「一心年少惜楊柳,豈待山花蔓枝頭。」

繡花綠裙也在酆都城中悄然流行起來,這幾日我在街上見到的綠裙女鬼一日比一日多,尤其在城西一帶格外明顯。

包括許多沒有穿綠裙的女鬼,也會在裙上綴一朵大紅花來裝飾,且以顏色越鮮艷,花朵越大越為美。

據說幾個會擅裁衣的農婦鬼還為此發了一小筆橫財。

再有一日便是果園會了,小傘特意來了一次茶館找我,說起他這幾日四處宣傳的成果,帶來一份微縮版的福壽園地形圖,還給我送來一大包裹的瓶瓶罐罐。

我微笑著收下微縮版福壽園地形圖,這個地圖對我非常有用,能幫助我決定如何以最快速度御陰風在園中來去自如。

至於那一大包裹瓶瓶罐罐,我本是不想收的。

阿束給的藥膏非常好用,我只用了幾日,手臂上的傷口就已經好得差不多了,覺得實在不用再拿這一大包葯回去。

小傘卻堅持,帶著一臉別有深意的笑說我以後必能用到,死活要我收下。

我推拒良久無果后,只得接下,簡單付了茶錢以後,扛著一個包裹一路飄回了家。

不想剛到家,已有客在門口等我,正是吳青。

我很是驚喜,趕忙請吳青進了院門。

青歌今日輪休,如往常一般,帶著無袖一道逛街順便下館子改善伙食,一早便被無袖拉出了門,現下不在家。

我請吳青在小木桌前坐下,直接去廚房取了家裡最好的雨前龍井給吳青沏了一大壺茶。

吳青終日跟著東嶽大人,是極少單獨出來閑逛的。

「吳青大哥,你怎麼來了?可是東嶽大人有何差遣?」我一邊給他倒茶,一邊問道。

見到我,吳青也很是開懷,濃濃的眉毛舒展開,朗聲笑道,「差遣倒沒有,只是東嶽大人見你數日未來送信,便遣我來問候一聲。」

沒想到東嶽大人竟如此體貼。

我心下感動道,「有勞大人記掛,其實也沒什麼大事,就是回來的路上左手被鹿尾坡的大野狗咬了一口,鬼帝給我放了半月假,現在傷口已經痊癒了。」

吳青聽聞我受傷,直接將端起一半的茶碗放下,不由分說將我左手手臂的衣袖捲起查看,「你竟受傷了?」

我有些難為情,立刻將手臂縮回來。

「嗯,不過已經快好了。」

吳青也意識到自己的舉止有些莽撞,耳根一下子漲紅,結結巴巴向我道歉,「玉葉姑娘,對不起那大野狗與魔族有勾結,你方才說被大野狗咬傷,我擔心你傷口染上魔族的煞氣好在我方才看到你的傷口完全長好,已經無礙」

原來如此,我鬆了一口氣。

平日里吳青也是極有正義感的,平日里辦差時在蒿里山腳下遇到迷路的鬼眾,都會好心指個路,順道時還會帶鬼眾一程。

我擺擺手道,「沒關係的,我知道吳青大哥是好心,只是有些心急我的情況,不打緊的。」

吳青也鬆了一口氣,仍是有些避著我的視線,話鋒一轉,語氣沉了些,,「近來神魔之井的封印有所鬆動,已經有不少魔族之人出沒在蒿里山一帶,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我立即緊張起來,「神魔之井的封印有鬆動?這可是大戰之兆1

就連我這樣對六界往事了解甚少的鬼,也知道神魔之井的重要性。

神魔之井是魔界與其他五界相連的唯一通道,一直以來被牢牢封印,才得以阻擋魔界之人在其他五界橫行。

一般而言,除了魔君一家子在千年一度的重大慶典時能偶爾拜訪,其餘普通魔族是不允許來到其他五界的。

封印的效用並非堵住入口,而是杜絕。

理論上,魔族若有足夠高的修為抵擋封印之力接觸魔氣時產生的巨大傷害,是可以通過神魔之井的。修為低微的魔族但凡試圖靠近,便會被封印之力絞殺,除非修為到達魔君一家子的程度。

而絕大多數魔族畢其一生都無法抵抗通過神魔之井時封印的傷害。

一旦封印鬆動,對魔族通過神魔之井的修為限制便會降低。一旦封印解除,魔族通過神魔之井將不再受到任何限制。

若大量的魔族蜂擁而來,不只是冥界地府,除了妖界之外的其餘三界都會陷入混亂。

神魔之井的位置,正是蒿里山下。

「是啊,如今東嶽大人已經下令日夜緊盯著神魔之井的動靜,也已派了陰兵去天界稟報此事,若是封印不能及時加固,恐怕真要有一場大戰。」吳青憂心忡忡。

「對了,扇子你可會用了?」吳青忽然問道,問得我一愣神,才反應過來說的是東嶽大人送的那把摺扇。

三殿下還回來以後我就一直沒動過它了,撓撓頭不好意思道,「自那日回來以後,我還未曾用過呢。」

吳青道,「此乃山河扇,你滴血認主以後便可知此扇用法,注入法力后對魔族有奇效。滴血認主以後即便不用法力,平日裡帶在身上,普通魔族也不敢近身。日後你出門在外,務必要隨身攜帶。」

我虛心受教,重重點頭。

那日扇子被三殿下還回來之後,我怕再次弄丟,就一直將扇子藏在家中的柜子里。

如今看來,還是隨身帶著為好,畢竟命是自己的。

交代完畢又寒暄幾句后,吳青起身道別,「我森羅殿還有差事,不能在此久留了。近日大人已經搬回森羅殿,短期內不會回去,你下次再來送信時不用去小茅屋了。玉葉,你自己多保重。」

吳青反覆囑託我要小心,我連連應著,保證一定貼身攜帶山河扇,又親自送他出了院門,他這才一步三回頭地走了。

如長兄一般的諄諄囑託,使我很是感動。

重新回到院中,我直接扛著小傘給的一大包裹瓶瓶罐罐回了自己房間。

在小木桌上攤開一看,足足三四十個小藥瓶、二十餘包散粉以及三四個布袋,一一看完名字,我表情登時古怪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