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地府戀愛指南>第二十章 果園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 果園會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歷史穿越

紙包的有蒙汗藥,逍遙散,打嗝散,軟筋散,一瀉千里散

瓶裝的有合歡丸,殭屍丸,癲笑丸,臭屁丸,假死丸

布袋裡插有迷魂針,透骨針,暴雨梨花針

品種多樣,讓我眼花繚亂。

我隨手挑了一個看上去效力最溫柔的打嗝散,起身去小廚房做了兩方糯米甜糕。

摻了打嗝散的東西,吃下去以後即刻就能見效,一個時辰內會不停打嗝。

我想,明日倒是可以給守衛百草門的陰兵用上。

糕點剛剛做好,無袖就回來了,循著香味悄沒聲兒就飄到了廚房,一回頭嚇我一大跳。

「小紅你今天又做了什麼好吃的糕點?我在館子里吃得有些咸,正好用你的糕點壓一壓。」

無袖拈起一塊糯米甜糕就往嘴裡放。

「等一下1我急急阻攔。

不幸晚了一步。

「味道不錯,就是太少了,嗝,你怎麼才做了,嗝,兩塊,嗝」

無袖一下子捂住嘴,「我今兒嗝,下館子嗝,好像嗝,吃多嗝,了」

無袖匆忙跑回房,全然不似平日里不緊不慢的高貴儀態。

我欲言又止,最後還是決定假裝不知道,回房睡覺。

第二日一早,我起床重新做了四方加了料的糯米甜糕揣入袖中,小心將山河扇貼身帶好,思來想去又帶上一根迷魂針,御上一團陰風朝羅酆山而去,赴那果園會。

一路飄到羅酆山腳時,已經接近午時,好在羅酆山樹木遮天蔽日,光線陰森森的甚是舒服。

地府的鬼眾們都不怎麼見得了光,尤其是日光。

即便我有鬼使的修為傍身,若是貿然在日頭下行走,依然會被灼傷。

前來赴會的鬼差甚多,甚至一次比一次多。福壽園的門口已經排起一溜長隊,鬼差們有序地通過守門的陰兵檢查后入常

好不容易排到我,正準備進園子卻被陰兵攔下來。

守福壽園門左側的陰兵朝我手一伸,「請姑娘出示請帖。」

我這才想起來,鬼帝三殿下根本沒有給我送請帖!

八成他是想親自帶著我進去,這陰險的傢伙!

若不是為了靈朱果,我定欣然離去。現下的情形卻有些尷尬:為了和阿束一起取靈朱果,走也不是;眼下手裡沒有請帖,身後還排著一溜長隊,留也不是。

見我面露難色磨蹭半天,陰兵的面色變得不善,目不轉睛地盯著我。

我嘆了口氣,湊近其中一位陰兵附近,又小心掃了一眼四周,悄聲道,「其實我是三殿下的女伴,玉葉。」

陰兵聽完,上下掃了一眼我的裝束,反而一聲嗤笑,「沒請帖就莫要來搗亂了,姑娘自行離去吧。」

另一個陰兵也是搖搖頭,「又一個。」

我一時不解,「什麼又一個?」

陰兵冷哼一聲,「方才已有七位女鬼說自己是玉葉想要混入果園會,你是第八個了。」

我哭笑不得,「我真是玉葉。」

陰兵卻充滿嫌棄,譏笑道,「莫要說笑,就是裝也要裝得像一些,就你這裝束還敢冒充玉葉姑娘?」

「就是就是,酆都誰不知,玉葉姑娘穿綠裙戴紅花,你這身行頭就不對。」另外一名陰兵應和。

???

我橫掃四周,果然大多數女鬼的裝束正如陰兵所言,大綠的裙子上還絹著大朵的紅花,艷得很是醒目,遠遠看上去紅彤彤綠油油一片。

我為了方便取靈朱果,刻意打扮得很不顯眼,只穿了一身灰撲撲的普通布裙,再無任何珠翠點綴,胭脂水粉半點不曾用,就連頭髮也只是簡單扎了個小馬尾,頭繩還是黑的。

排在我身後的一些綠裙女鬼已經有些不耐煩,「你可知今年最流行的裝束是大紅配大綠?就你這灶灰一般的窮酸打扮還想混進果園會?沒錢就莫要在此糾葛,耽誤大家時間1

「就是就是,你不進去我們還要進去呢1

「就這衣著品味還妄想得三殿下青眼,不知天高地厚1

我正猶豫著要不要離開時,阿束與小傘很適時地出現,和顏悅色遞給陰兵一張十萬冥株的冥鈔,「這位姑娘的入會錢我來付,這下夠了嗎?」

陰兵看清冥鈔的面額后,立刻換了滿臉堆笑,「夠了夠了,三位請進1

我長呼一口氣,向阿束投了一個感激的神色,與他一道入了園。

福壽園裡果然布置得很別緻,迂迴蜿蜒的假山在小道旁錯落著,轉角處是一簇簇的翠竹,翠竹旁偶爾還有一方小池塘,腳下鋪的是細窄的鵝卵石長道,一路上每隔數十米便有鬼差指路,一路走來,不時能見到一顆結滿金黃果實的果樹,這是羅酆山特有的酆橘,清風吹來,帶著一陣陣的果香。

約莫一炷香的功夫,我們三鬼到了設宴的長青苑。

鬼帝與幾位殿下都未至,長青苑內已有不少鬼眾,三三兩兩入了座。

還有一些鬼眾在長青苑四周走動,尤其女鬼居多,女鬼中又是身著綠裙配紅花的居多。

女鬼們看似在賞園子,實則一雙雙眼睛都時不時掃向長青園的入口,多半是在盼著三殿下的身影出現。

看著這些女鬼的舉動,我很是滿意,悄悄對阿束說,「看來咱們的計劃開始得很順利。」

阿束微笑點頭,「放心,接下來也會很順利。」

小傘細細打量過整個長青苑,與我和阿束打了聲招呼后匆匆出了苑。

「小傘怎麼這麼急?」我奇怪道。

原本小傘還說要教我如何用其中一些藥丸呢,今日卻離我遠遠的,避瘟神一般。

阿束看上去也有些不舒服,只是若有所思看了我一眼,緩緩道,「小傘需要準備的東西多,提前去也好。」

我「哦」了一聲,也未多想,滿腦子反覆回顧取靈朱果的計劃。

照原計劃,我與阿束分開入了席,只等酒宴開始後半個時辰在百草門匯合。

眾鬼皆在往靠前的席位湊,我特意挑了偏僻無鬼的席位入座,隨手給自己倒了杯茶,邊喝茶邊掏出著整個福壽園的地形圖。

長青苑距離百草門有些遠,一條小徑曲折幾次,方才能至。

不過這樣也好,走過去不會太受矚目。

正看著地圖,忽然園中一陣輕微的喧鬧,我聞聲抬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