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地府戀愛指南>第二十四章 逃跑未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 逃跑未遂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歷史穿越

聽到身後聲音響起,阿束毫不猶豫動作加快,拉起我的手,朝著百草門的方向大步跑去。

只要出了百草門,跑到長青苑,往茫茫鬼眾之中一鑽,再要找到我們可就費勁多了。

想法很美好,現實並沒有那麼美好。

沒跑幾步,一根拐杖出現在我倆面前攔住去路,不管怎麼轉身,拐杖始終能攔住我們的去路。

才跑了一小會兒,阿束的臉色又一次難看起來,速度也變慢不少,終於被一拐杖打倒在地。

阿束今日似乎格外虛弱。

他弓起腰不斷喘氣,我連忙去扶他,他卻輕輕推開我,坐下運氣調息。

我苦著臉看著攔住我與阿束的鬼——一個鬚髮皆白的矮個兒老頭,拄著的拐杖正是不斷攔住我們去路的那根。

「此乃禁地,你們為何在此,問話不答,還見我就跑?」

白須老頭眯起眼睛,打量著我與阿束,臉色變得嚴峻。

「這麼鬼鬼祟祟,莫不是來偷靈朱果的?」

我連忙擺手,「不是不是,這是一場誤會,我們迷了路不小心誤闖進來的。」

白須老頭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眼神充滿懷疑,「誤闖?百草門有陰兵晝夜守衛,時時刻刻都把守著,如何誤闖得了?我看你們分明是溜進來的1

我心一橫,「哪有什麼陰兵看守?我怎麼沒看見,只見百草門三個字,好奇之下便進來了,見這林子好看,便多看了幾眼,這也不行?」

白須老頭怒極反笑,「狡辯無用,是不是進來偷東西的,我一查便知1

說罷老頭一抬手,我衣襟一動,還沒來得及攔住,靈朱果自動從我懷中飛了出來,阿束袖中的靈朱果也飛了出來。

兩顆靈朱果靜靜懸浮在空中。

我一把將懸浮空中的靈朱果抓住,死死抱在手中不撒手。

白須老頭皺起眉頭,更是不悅,「還說你不是來偷靈朱果的,現在鬼贓並獲你還能狡辯?我看也不必問判官了,直接把你二鬼抓了送去火山大地獄改造個十天半個月1

一條閃著金光的鐵鏈自白須老頭袖中而出,徑直朝我的方向飛來。

「不許動她1

我伸手欲擋,阿束已經搖搖晃晃站起身來,一隻手握住金色鐵鏈末梢,另一隻手捏了個我看不懂的不知什麼訣。

鐵鏈在阿束手中掙了幾下便不動了,阿束將金色鐵鏈一把丟在地上,冷冷看著白須老頭。

白須老頭略驚訝地看了阿束一眼,眼神多了一分探究,「你小子倒是有幾分修為,我這鎖鬼鏈數千年來從未失手,今日竟在你手裡失了效,奇哉怪哉。」

「不過可惜了,你有內傷,所以依舊不是我的對手。」

白須老頭盯著阿束,輕嘆一聲,一抬手,這一次並沒有飛出任何法器。

在地府稍微有點經驗的鬼差都知道,這個時候往往更危險,意味著出手之鬼對自己的修為很自信。

這樣的鬼,往往都很厲害。

果然,阿束閃身欲躲,還是慢了一步,短短一瞬間便僵立不動。

我見勢不妙欲,拉著阿束一起逃,白須老頭又一揮手,速度快得難以想象地封住我周身穴位。

輕鬆兩下,我與阿束竟是半點動彈不得。

「你們就是跑到六道輪迴口,我也抓得回來。」

白須老頭優哉游哉看著我與阿束,「不用掙扎了,靈朱果不是你們能拿的東西,此番念你們初犯,便送你們去火山大地獄受刑七日。若下一次還敢再犯,可不是這麼簡單了。」

火山大地獄可是出了名的大火坑,是犯了偷盜罪的鬼眾會去的地方。受刑的鬼眾要背著一隻火猴子,赤足在火山上行走,那猴子還會不斷用一把火刀割頸后的皮膚,一道道血淋淋的。七日生生受下來,足上背上別想剩下一塊好皮,要養回來起碼得七年。

這下可虧大發了。

我心下一涼。

白須老頭一手從我手中拿起兩個靈朱果,一手拎起我與阿束,朝朱林之外走去,才走幾步就到了朱林入口。

「阿伯住手1

熟悉的聲音響起,我抬眼一看,正是捂著心口的鬼帝三殿下迎面而來。

按理說迷魂針應該一個時辰內都有效的,鬼帝三殿下居然這麼快就醒了,當真奇怪。

白須老頭停下腳步,鬆開手將我與阿束放開,但身上被封住的穴道未解開。

「這二鬼悄悄跑來盜靈朱果,怎麼,恭兒,你為要他們求情?」白須老頭看著鬼帝三殿下,眉頭皺起。

鬼帝三殿下一眼看到我,咬牙對白須老頭道,「阿伯,其實這女鬼我認識,是我要她來替我采靈朱果的,都是我的錯。阿伯你要罰就罰我吧1

又看了一眼阿束,眼神立刻變得不善,「這個男鬼我不認識,估計是蓄意來偷靈朱果的宵小,直接丟進火山大地獄關上三年五載就行。」

要把阿束在火山大地獄關上三年五載?

這可不行!

我連忙開口,「他是我朋友,是我托他幫我來摘果子的,要罰的話就罰我吧。」

白須老頭看著鬼帝三殿下很是驚愕,托著靈朱果的手僵住,就連說話都有些結巴,「恭兒,這這果子真是你要的?你還這麼年輕,竟要用靈朱果了?1

一番話聽得我不明所以。

三殿下用力點了點頭,「不錯,靈朱果不是她故意前來盜取,是我想吃才要她來採的。阿伯,這次看在我的面子上饒了她吧。」

白須老頭猛然偏過頭看了我一眼,這灼灼的眼神讓我似曾相識。

「恭兒,你與這女鬼什麼關係?」

白須老頭問三殿下,眼神在我和三殿下之間來回打轉。

我這才反應過來,這白須老頭看我的眼神,不正是無袖平日里看我時候的八卦之光嘛!

三殿下看了我一眼,昂首道,「我喜歡她1

我臉不知不覺燒了起來。

這算是,被表白了嗎?

白須老頭沉默了一會,拈鬚道,「既然是恭兒的朋友,這次便放過你們,下次不可隨意闖入禁地。」

他將手裡的兩個靈朱果遞給三殿下,又語重心長道,「只是恭兒,阿伯難免嗦你幾句,這地靈果還是少吃的好。你正是血氣方剛的年歲,要多注意保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