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地府戀愛指南>第二十五章 被表白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章 被表白了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科幻小說

鬼帝三殿下迷迷糊糊不住點頭應和,看樣子也沒有聽得太明白白須老頭在說什麼。

「罷了,雪山的玉照元君還有事託付我,忙得很,你們自便。」

一道光閃過,分別沒入我與阿束體內,我二鬼身上被封印的穴位解開。

穴位解開的瞬間,我渾身乏力腳下一軟險些摔倒在地,被三殿下一把扶祝

阿束很乾脆的直接暈了過去,倒在地上。

「阿伯慢走。」

三殿下對待這位白須老頭很客氣。

白須老頭深深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三殿下,搖搖頭轉身走了,動作慢慢的,卻沒走幾步就消失在朱林中,半片鬼影都不見。

「玉葉,若真想吃果子就跟我說,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何苦自己私闖禁地,多危險,萬一出了事怎麼辦1

鬼帝三殿下將兩個靈朱果放到我手裡,絮絮叨叨。

我將兩顆靈朱果重新收入袖中,低頭赧然道,「謝謝這次你替我解圍,我我先回去了。」

三殿下一把拉住我,「玉葉1

我回頭看他,不知為何臉色又一次燒起來。

三殿下殷殷看著我,「我喜歡你!玉葉,你可願意與我在一起?」

我按捺住狂亂奔涌的情緒,「對不起,雖然你救了我,還一直對我很好,可愛慕你的女鬼太多,你的喜歡恕我承受不來。」

「可你那日明明」三殿下急切切想說些什麼,話音未落,便被一聲悶響打斷。

三殿下應聲緩緩倒地。

身後是小傘,手裡還舉著那根半人長的粗木棍。

「姑娘,公子,你們沒事吧?」

小傘看到暈倒的阿束,連忙一把扔掉粗木棍,低下身子扶住阿束,探了他的鼻息之後才鬆了一口氣。

「玉葉姑娘,門口的陰兵已經被迷魂針迷倒,姑娘可自行離去。公子今日身體不適,我先帶公子離開,就不與姑娘同路了。」

小傘語速飛快,將一隻手臂扛在阿束肩頭,攙起阿束急急忙忙朝百草門外走,半刻不停留。

「等等,靈朱果還沒拿1

我渾身乏力,沒來得及追上去,就見小傘與阿束消失在視野中,速度一點也不慢,竟與那白須老頭差不了多少。

此地的確不宜久留。

我看著地上被敲悶棍的三殿下,微微嘆息。

原本想著趁這一次果園會還他的情,卻不想又欠了他一份鬼情,看來只有下一次再還了。

我御了一小團陰風到百草門門口,又回頭看了他一眼,飛出百草門,又順勢穿過長青苑,佯裝醉酒由引路的鬼差帶出了福壽園。

由於渾身乏力的緣故,我這次御陰風飄得格外慢。

來時的路只飄了一個半時辰,回程卻足足飄了三個時辰才從羅酆山回到酆都,到家已是深夜。我本想問問靈朱果的用法,礙於深夜不想打擾青歌與無袖安睡,只好等明日再問。

我直接躡手躡腳回了自己房間,爬上床沉沉睡去。

睡夢之中,彷彿回到一間破舊的小木屋。

一個比我高一點的清秀男孩坐在木桌前,笑吟吟看著我。

「從此以後,這裡是我家,也是你家。」

男孩的臉笑著笑著,不知為何竟與我在朱園中見到的那個男子的臉重合在一起。

第二日一早,我就揣著其中一個靈朱果去城西酒鋪子后的西二衚衕,想找小傘將靈朱果轉交給阿束。

不想撲了個空。

小傘不在家,阿束也不見蹤影。

我心不在焉地往回家的路上飄,不知為何三殿下昨日的表白在腦子裡反覆打轉。

三殿下的容顏說實話並不差,雖說比阿束差了一點,但也算是酆都數一數二俊俏的,不然也不會引得那樣多的女鬼傾慕。

尤其一雙桃花眼,不知勾走多少芳心。

與無袖青歌呆久了,我於審美上也多多少少沾了一點顏控的色彩。

在我看來,不論做人做鬼,於真善美的追求上都是一致的。有人追求轟烈的愛情圖一份情真,我喜愛英俊的外表贊一句美人。求真與求美,在追求真善美的境界上實乃半斤八兩,並沒有高低之分。

這兩次救我的事,讓我感覺三殿下其實鬼品還不錯,算是一個值得結交的朋友。只可惜,三殿下身邊的女鬼實在太多了,於姻緣上實在不是什麼明智之眩

飄飄忽忽回到家中,青歌竟又在家中,正與無袖一同在院中喝茶。

一般而言青歌下值都是傍晚,除非輪休,照理說不會這樣早出現,這幾日竟都早早回了家,我不由好奇。

「青歌,你這幾日下值得夠早的啊,這才晌午就回來了?莫不是鬼帝大人也給你放假了?」

青歌與無袖見入院的是我,俱是眼前一亮。

眼眸中灼灼閃閃的,正是我熟悉的八卦之光。

青歌直接放下了茶盞問道,「昨日三殿下果真要你去給他取靈朱果了?」

「你連這都知道?」

「你別管我知不知道,你且說是不是吧1

我思忖了一下,點頭,「不錯,是三殿下要我摘的。」

三殿下都親自替我遮掩了,我也總不能說私自闖禁地的事自己露餡。

無袖不住打量著我,似笑非笑的眼神讓我如坐針氈。

青歌臉色同樣變得古怪起來,似乎想對我說什麼,來來回回醞釀了好久卻又不開口。

我等得不耐煩,直接問,「你想說什麼就說吧,怎麼了?」

「你可知道靈朱果的作用是什麼?」

「知道啊,據說女子吃了能恢復記憶,我正想試一試,至於三殿下,大約是覺得那果子好吃吧。」

我的那顆靈朱果帶回來以後還沒來得及吃,一直擱在房間里,現下懷裡揣著的靈朱果是打算給阿束的,也沒能送出去。

無袖肆無忌憚笑出了聲,「小紅啊小紅,原本看你平日行事一本正經,沒想到在感情上還有這樣開放的一面。不行了,我肚子笑得有些疼,先回房休息一會兒。」

無袖放下茶盞,一手捂著肚子回了房。

我不明所以,看向青歌,「到底怎麼回事?」

青歌斟酌了一下措辭,「靈朱果,女子吃了的確有恢復記憶的功效,男子吃了卻另有功效。」

「什麼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