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地府戀愛指南>第二十六章 碧霞元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 碧霞元君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科幻小說

「」

「別磨蹭,快說1

「壯陽。」

說罷,青歌鄭重其事拍了拍我的肩,也回了房。

???

什麼???

我呆若木雞。

呆立原地。

巨大的信息量沖得我半句話都說不出。

之前那些奇怪的眼神,白須老頭語重心長的對話,青歌無袖的反應,忽然揭黃穡齊齊沖向我的腦門,此刻只覺得額頭上的青筋跳得厲害。

第二日一早,我揣著靈朱果,趁著酆都街上鬼眾較少時跑去找小傘,卻又撲了個空。

街頭巷尾穿綠裙絹紅花的女鬼明顯變少,大家的裝束開始漸漸恢復正常。

不過又一個八卦消息流傳開來,路過茶樓外都能聽見議論關於三殿下身體狀況的某些小傳聞,多半是幸災樂禍的那種。

不幸的是,我的名字也與三殿下牢牢綁在一起,還有不少好事的鬼眾開始打聽我的住處。

回來的路上,我特意繞了一條鬼眾少的路,一路低著頭溜回家。

原本我還打算再玩幾日,眼下輿論正甚八卦滿天飛,我不得不選擇在家中避風頭。

鬼帝給我放的半個月假期還剩最後三日,我已經可以想象到共事的那些鬼差們摩拳擦掌等待我收假的樣子,真叫我頭皮發麻。

鬱郁回到自己房間,掏出懷中的那顆原本要給阿束送去的靈朱果,發現原本黃橙橙的靈朱果顏色有了變化。

我連忙掏出自己藏在櫃中的那顆,發現也是一樣。

兩顆靈朱果顏色都變了。

摘下來以後兩日的功夫,變得半黃半紅。

這又是怎麼回事?

原本以為靈朱果摘下來就能吃,眼下果子發生變化,倒讓我有些猶豫。

究竟是要趁新鮮吃,還是等果子完全變紅了再吃呢?

我拿不準譜,跑去問青歌。

青歌比我更詫異,「靈朱果難道不是摘下來就能吃的嗎?」

我拿出半黃半紅的果子給他看,青歌接過靈朱果翻來覆去看了一會兒,嘆道,「原來靈朱果長這樣,我還是第一次見。」

我黯然無語。

這情形,看來是問不出結果了。

我神色不由得有些沮喪。

青歌注意到我的情緒,又看了一眼無袖,皺眉,「我畢竟沒吃過。」

又試探性問道,「要不你去問問三殿下?」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拿起靈朱果回到自己房間。

去問三殿下?

算了吧,躲他還來不及呢!

我還不如去問阿束,畢竟一開始就是他帶我去摘靈朱果的,應該知道用法。

可是今日早晨去找小傘時他又不在家。

除了小傘,我再無其他能聯繫到阿束的辦法。

我犯起了難,坐在自己房間,盯著兩個已經越來越紅的靈朱果發愣。

照這個勢頭,再過一日,靈朱果就要徹底變紅了。

對了!

我忽然靈光一閃。

阿束所知甚多,據說是從《地府志》上看的,我去買一本回來,說不定能找到答案。

我立刻重新換衣服,出席果園會時那套灰裙是不能再穿了,我想了想,將最開始來酆都時的那一襲紅裙找出來換上,又精心給自己描眉畫鬢,用新得的「朱顏」胭脂點唇。

這算是我第一次用心為自己裝扮,就為了不被認出來。

雖說平日里辦差時我也會畫個淡妝,但也只是圖省事,象徵性用胭脂點個唇敷衍一下,反正只叫共事的男鬼差與地府諸位大人們看不出來就好。

畢竟男鬼們對於女鬼是否化妝的判斷,基本是根據唇上的胭脂。

至於眉形是否更精緻、臉上是否有腮紅、面上是否敷了妝粉、妝粉敷了多少層這些細節,多數男鬼差是看不出的。

化妝的過程很是繁瑣,一套下來費了我足足小半個時辰。

收拾完畢后,我才神清氣爽出了門,一路飄到城西。

這一路鬼眾的回頭率相當高,不過沒有一個鬼眾認出我的身份,甚好。

城西的書店就在酒鋪子不遠處,我興沖沖跨步而入,「老闆,我買一本《地府志》。」

書店老闆原本正抱著一本書在椅上打盹,被我喊得一驚,迷迷糊糊起身給我找書。

眼睛都沒睜開,便輕車熟路朝左側書架中間一摸,掏出一本書遞到我面前。

「諾,姑娘要的《地府志》,一共」

我正伸手欲接,書店老闆手卻一松,書「啪嗒」一下掉在地上。

我疑惑抬頭,書店老闆正目瞪口呆直愣愣盯著我的臉。

這是一位看上去很文雅的中年鬼眾,想來在陽間時也是一位讀書人,表情卻甚是誇張,嘴張得都能放顆雞蛋了。

莫非是我今日精心化了妝,太好看了?

我下意識摸了摸我的臉,後退一步,低頭撿起《地府志》。

「老闆,這本書多少錢?」

我揚了揚手裡的《地府志》。

中年鬼眾這才回過神來,低首斂眉,「在下失禮了,姑娘要的《地府志》,一千五百冥株。」

我知道他雖低著頭,餘光仍是在看我的臉。

我被他盯得心裡直犯嘀咕,放棄了先掃一眼書中內容的打算,也沒討價還價,掏了錢轉身就走。

「姑娘留步1

書店老闆還是忍不住喊了我,我停下腳步回頭看他。書店老闆不過是個普通鬼眾,我自恃鬼使的修為,也不怕他會對我做什麼。

「不知可有人對姑娘說過,姑娘長得與《九天志》上的碧霞元君一般無二?」

碧霞元君?

我茫然搖搖頭。

在地府這些年,我除了常年替鬼帝送信,唯一的愛好便是烹飪,偶爾去茶樓聽聽故事,並不喜歡看書。

就連一些地府的傳聞,要麼從青歌與無袖嘴裡聽說,要麼就是鬼僚們閑時八卦。

誰沒事兒看天界的故事!

書店老闆直接從另一個書架上抽出《九天志》,準確翻到中間某一頁,遞給我。

我接過《九天志》,書中印著的正是一副神仙女子的畫像,名「碧霞元君」。

畫中的碧霞元君身著雲緞綵衣,手裡輕輕提了一盞宮燈,神色端莊,卻難掩動人之色。

細細看那肖像中碧霞元君的身量與面目,果真與我十分相似。

尤其是一雙墨瞳幽深,幾乎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