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地府戀愛指南>第二十八章 森羅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 森羅殿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女生小說

若要尋回記憶,就要找到他。

好在我已經知道男子的樣貌與姓名,只要去判官處借到生死簿一閱,便可尋到男子的下落。

明日正好收假,重新回歸鬼使的日常工作。

一念及此,因果園會一事帶來的鬱悶心情被衝散不少,一夜好眠。

第二日我起了個大早,做了精緻的四方桃花糕揣入袖中,穿著鬼使服精神抖擻前往迷魂殿報道,正巧又在迷魂殿遇到了吳青。

平日里鬼帝與東嶽大人往來的信件一向是由我負責,我受傷的這半月假期內,便是吳青替我跑這個腿。

原本見到鬼帝我心中還頗有些忐忑,想著我與他兒子的八卦四下流傳,會不會因此被指責。

出乎我意料,鬼帝見我前來報道,直接丟給我兩封信,讓我與吳青一道去森羅殿,關於果園會的事半句未提。

我懸著的心放下大半,拿了信跟著吳青一道歡歡樂樂出了迷魂殿。

我與吳青一路御著陰風,邊趕路邊閑聊起來。

吳青先開口,「近日因為神魔之井封印鬆動的緣故,鬼帝與東嶽大人都極忙,你回來了就好,我森羅殿的差事也好輕鬆些。」

我聞言又一次緊張起來,問道,「神魔之井的情況已經這麼嚴重了嗎?」

吳青嘆了口氣,「是啊,大人已經數日不曾出過森羅殿了,每日只睡兩個時辰,除了每日大批的公文,還時時刻刻守著神魔之井動向。這陣子雖然沒有查到魔族人自神魔之井而出,這些年一直隱匿在地府的一些魔族卻有隱隱騷動的跡象,天界已收到消息,遣使回復,說不日也要派人前來地府幫忙。」

「天界?所以接下來東嶽大人要與天族人合作,一同加固神魔之井的封印?」

上次東嶽大人便說了,要加固神魔之井的封印,天族也會派人前來協助。

此番天族來人,多半與此有關。

「不錯,就這幾日的事。據說天界來的這位大人修為很高,不輸於東嶽大人,若是能夠成功將神魔之井封印加固,你我也不必終日憂心了。」吳青道。

這樣看來情況還不算最糟糕,東嶽大人修為很高,與鬼君鬼帝是一個級別,再加上一個旗鼓相當的天族高手,成功加固封印的把握很大。

我與吳青速度很快,不過一個半時辰的功夫就到了森羅殿前標誌性的大古松。

森羅殿比迷魂殿更宏偉,高屋建瓴,翹檐飛角,正殿門額上一副絳漆木匾,上書「森羅寶殿」四個鎦金大字。

注視著「森羅寶殿」四個令人心生肅穆的大字,我不由自主理了理衣冠,才與吳青一道入殿。

東嶽大人今日穿了一身了龍紋的朱黃錦袍,正襟危坐於正殿之中,恢復了東嶽大帝的威嚴姿態。

牛頭馬面隨侍兩側,神色恭謹。

平日里東嶽大人在森羅殿辦公時,應是判官在左隨侍,牛頭馬面在右隨侍,今日判官卻不在正殿之中。

森羅殿中氣氛端肅森嚴,不比在茅草屋中隨意,我上前躬身向東嶽大人行禮,將袖中的信件送至大人案前。

「東嶽大人,這是鬼帝給您的信。」

東嶽大人正在批閱公文,見了是我靠近,微微一笑,放下手中正在看的文書,沖我招了招手,「小丫頭來啦?聽說你上次回酆都讓大野狗給咬了,如今手上的傷可好了?」

大人忙碌之餘還記掛著我的傷勢,我很是感動。

我感激一笑,乖乖回應,「勞大人記掛,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東嶽大人「嗯」了一聲,我按照規矩,放下手中的信件以後,退到牛頭馬面之下與吳青並排,垂首等待大人的吩咐。

往日在森羅殿,大人一般看完鬼帝的信之後,會道一聲「辛苦了」,算是送客的意思。

森羅殿的規矩,比在小茅屋時要嚴肅得多。

我靜靜等候大人的下文,思忖著一會兒順便去森羅殿側殿找找判官,問問生死簿的事,看看能不能問到一些關於那位叫「吳戈」的男子的線索。

東嶽大人拿起鬼帝的兩封信拆開,好看的眉頭漸漸蹙起。

一直等了許久,大人也未再對我說什麼,似乎沉浸在思考中。

過了一會兒,才拿起一張信紙,開始奮筆疾書起來。

我悄悄撞了一下吳青,吳青抬頭看了我一眼,開始眼神交流。

「估計是神魔之井的事。」

我憂心忡忡的眼神被吳青準確捕捉到,吳青微不可查地點點頭,眼神朝著天上一飄又恢復恭謹神色。

「八成還涉及天界的事。」

我成功接收吳青的信號,同樣收起眼神躬身侍立。

東嶽大人寫了滿滿兩張紙以後,拿起一個信封,將兩張寫滿了的紙裝入信封封好,這才抬頭對我說,「小丫頭,你把這封信帶給鬼帝。辛苦了。」

我上前幾步,接過東嶽大人手中的信件,躬身一禮離開大殿。

吳青繼續留在大殿,不再與我同行,想來是東嶽大人另有差遣。

出了森羅殿正殿,我並未直接返程,在殿外一拐,進了森羅殿側殿的陰司,正是判官的辦公之署。

判官果然在。

眼前身著朱袍腰圍犀角的判官緊閉雙眼,手裡握著一本書搖搖欲墜,一腳翹在桌上,橫仰在桌子上張著嘴,一邊打呼嚕一邊流口水。

判官一向勤勉,難得被我看到偷懶的時候,我當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好啊老崔,東嶽大人在正殿忙得團團轉,你卻在此偷懶,信不信我去大人跟前告你的黑狀1

我笑嘻嘻上前,一把抽出他手中的書,「啪」的一下往桌上一拍。

崔判官被我一驚,眼睛還未睜開的時候腿就下意識一抖,直接從椅子上翻倒在地,睡得白裡透紅的臉一下子嚇得通紅,狼狽從地上爬起來,紅著臉怒道,「玉葉,又是你嚇我一跳!每次遇到你就沒好事,這回休想我再幫你1

我並不驚慌,悠悠閑拿了一把椅子坐下,「我這是報你當年裝弔死鬼嚇我的一箭之仇,當年我可是從梁父山的懸崖上摔下去,差點沒斷腿。」

崔判官余怒未消,狠狠瞪我一眼,沒好氣說道,「找我什麼事?」

「自然是正事。」我笑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