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地府戀愛指南>第二十九章 生死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 生死簿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歷史穿越

崔判官冷笑一聲,將桌案上的生死簿重重一合,頭一偏,「東嶽大人最近吩咐的事情多,沒空理你1

我恬著臉從袖中掏出一大早做的四方精緻的桃花糕,「這可是我特意給你帶的,玉葉牌獨門手藝,不嘗嘗么?」

桃花糕的香味漸漸散開,崔判官鼻子動了動,眼神悄悄看了一眼,又立刻收回,「說了沒空就是沒空。」

我嘿嘿一笑,直接將桃花糕攤在桌上,「再加兩壺酆橘釀。」

崔判官臉色好了些,仍是沒有回頭,「這次又是什麼事?」

「小事,我想看看生死簿,查一個人。」

崔判官皺眉,咳了一聲,「平日里幫一些小忙也就罷了,你身為鬼使應當知曉,生死簿嚴禁借閱,本官是這種徇私之鬼嗎?」

我暗自吐槽,也不知道是誰醉酒的時候逮誰拉誰,拉了就不肯放手,非要指著生死簿講凡人的笑話。

不過這是崔判官的一貫作風,既然擺出了譜,總得成全他。

「誰說要你徇私了,我只說那人名字,你替我看了再告訴我不就行了?只要我不看生死簿,不就不算枉法了么?」

崔判官這才哼了一聲,「想得真美。」

說著恢復坐姿,在桌案前將生死簿攤開自顧自看起來。

以我對老崔『口嫌體直』性格的深刻了解,這就是成交了。

我笑道,「明日酉時一刻,我在酆都城西酒鋪子等你。現下不打攪你工作了,告辭。」

「不送。」

交易達成,我渾身輕鬆御了一團陰風朝著酆都的方向飄去。時間還早,足夠我在下值之前將東嶽大人的信送回迷魂殿。

一路有驚無險飄過鹿尾坡以後十分順暢,只花了不到一個半時辰便到了酆都城門口。

我御陰風的速度似乎提高了不少,包括今日與吳青一道自迷魂殿前往森羅殿也很快,修為似乎也略有提升。

大約是吃了靈朱果以後帶來的額外驚喜吧,我暗想。

然而飛得快有飛得快的壞處,給鬼帝送完東嶽大人的回信后,離我日常下值的時間多了足足一個時辰,又不得離開迷魂殿,只得硬著頭皮朝專供鬼使休息的鬼使僚走去。

平日里共事的鬼使們就時常在閑暇時湊在一起八卦,上至天界神女之間的暗自較量下至魔君殿下們的風花雪月,沒有一處不被八卦到的。

我往來於蒿里山與酆都之間,往往來回送一趟信就到了下值的時間,趕不上他們的茶話會。

今日既回來了,我與鬼帝三殿下的那些沸沸揚揚必然又被提及。

我躡手躡腳,已經走到了鬼使僚的門口,掙扎許久都沒有做好思想準備邁進那一步,卻在門口聽見了鬼使們今日興緻勃勃討論的話題。

……

「聽說了么?今日鬼帝下了令,要派兩位鬼差去陽間辦差呢。」

「我也聽見了,說是與天界一位神女和一位神將有關,不過具體的就不清楚了。」

「他們天界不管做什麼事總是要遮遮掩掩的,不過這一回的差使獎勵可真是豐厚,一顆流心丹,我看著都眼饞。」

「要不是修為不夠,我也想要去報名,一顆流心丹可相當於足足五百年修為,以咱們的修為,吃完一步就能成鬼修!到時候就能威風凜凜和那些鬼修大人一樣,穿著大青袍子往官署里一坐,何苦日日送信奔波勞累。」

「省省吧,多少鬼修搶著報名,個個都眼紅這流心丹,哪有你我的份……」

……

原來是鬼帝的新令,還是去陽間辦差,果真新奇。

就連我來地府這些年,都很少有見鬼帝頒布這樣直接去陽間辦差的命令,還獎勵如此豐厚。

偶爾那麼幾次,也都是去捉拿一些在世時做了大惡又因種種機緣未能按照正常流程魂歸地府的惡鬼,尋常時候偶然流落陽間的孤魂野鬼,沒出什麼大事的時候都懶得派鬼差去捉。

難怪共事的鬼僚們一個個這麼熱切,就連我都有些好奇。

「玉葉,這麼巧也在?你怎麼站在門外不進去?」

一個驚喜的聲音將我從思考中拉回現實。

我卻一點也驚喜不起來。

「走吧,一起進去。」

鬼帝三殿下很是喜悅,把我推進了鬼使僚。

果然,方才討論熱切的各位鬼使們瞬間鴉雀無聲,所有的目光都彙集到了三殿下與我身上。

一道道探詢中帶著熾熱,熾熱中透著八卦之光的眼神讓我非常不自在。

「三殿下。」鬼使們一個個恭敬與三殿下打著招呼,低著的頭在相互傳遞著心照不宣的氣息。

我刷的一下臉紅,匆匆走到鬼使們中間去,想湊到其中。

共事的鬼使們卻自覺讓開一條道,於是我成了分割線一般的存在,將之前聚在一起的一團鬼使分成了兩團。

三殿下倒是沒注意,「諸位不必多禮,本殿下這次來是通知一件事。想必你們也有所耳聞,今日父親要選兩位鬼差去陽間辦差,為期半年,獎勵是一顆流心丹。諸位若有興趣可以在司祭大人處報名。」

話音一落,鬼使們開始小聲議論起來。

「諸位可有什麼疑問?」

一位年輕鬼使壯著膽子問,「請問三殿下,報名可有修為限制?」

「鬼使及以上修為的鬼差均可報名參加選拔,司祭大人會住持此次考核,通過考核就能領取差事。」

鬼使們又是一陣嗡嗡。

「還有別的疑問嗎?」

鬼使們不再說話。

三殿下掃過我在內的眾位鬼使,「交代完畢,不叨擾諸位了。」

轉身之前,三殿下回眸看了我一眼,嘴角勾起一個笑容,桃花眼眯起的樣子甚是勾魂。

我心下一涼。

果不其然,三殿下出門以後,共事的鬼使們一哄而上圍住了我。

「三殿下對你可真是情深義重埃」一位年紀略長的鬼使捋著鬍鬚嘆道。

「向來有差使都是由司祭大人通知咱們,三殿下從未來過鬼使僚,今日卻親自來,其實是來看你的對不對?」一個年輕鬼使擠眉弄眼。

「是啊,玉葉,給我們講講你和三殿下的故事唄。」

「給我們講講吧1

「沒有的事,諸位想多了。」我笑得勉強。

「三殿下親口說了,那果園會便是為你而去,我地府向來在情愛一事上坦坦蕩蕩,玉葉你又何須害羞。」另一位女鬼有意無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