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地府戀愛指南>第三十章 我要去陽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 我要去陽間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女生小說

一提起果園會,果然眾位鬼使眼神中的光更亮了幾分。

待不下去了。

我呵呵一笑,扒開他們,腳下生風,「不好意思,諸位鬼僚,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這是我勤勉當差多年以來的第一次早退。

第二日為了避免與鬼僚們見面,我早早便來到迷魂殿正殿等待鬼帝的吩咐。

我是每日都要送信的,平日里待在正殿的時候比鬼使僚多。

正好這些日子以來,鬼帝也同東嶽大人一般忙碌得緊,送信的活兒也密集許多,一日送兩趟的時候也是有的。

我來到迷魂殿正殿時,鬼帝比我更早就到了,如平日一般在案前奮筆疾書,不過今日的臉色看起來比昨日要好很多。

見是我來,鬼帝直接遞給我兩封信,分別標了不同的標記。

「一封給森羅殿,一封給梁父山。」

我心下一凜,接過信件並不停留,出了迷魂殿以後以最快的速度御陰風而去。

梁父山是訓練鬼兵之地,沒有戰事時一般與酆都少有信件往來,我心下暗忖著這封信的分量,又疑惑著鬼帝今日的輕鬆臉色。

今日御陰風的速度同樣很快,我只花了一個時辰就到達目的地。梁父山的大人很乾脆,接過信件以後便放我離去,看神色也是一片輕鬆,我稍稍放下心來。

接著便是森羅殿,東嶽大人這一次看完信以後,神色同樣比昨日好上許多,難得開懷笑了起來,還開玩笑說讓河牟替我算一卦姻緣,我自是紅著臉婉拒。

我悄悄問吳青,是否神魔之井的狀況有所改善,吳青說昨日我前腳走,天界的使者後腳便到了森羅殿,今日天界的大人便會與東嶽大人一道加固封印,自然是大喜事,但臨走之前還是囑咐我要隨身攜帶山河扇,我笑著應下。

我徹底放心,開開心心回了酆都,將東嶽大人的回信交給鬼帝之後,直奔城西的酒鋪子。

時間剛剛好,酉時。

地府安寧有保障,身為鬼使的我也心懷大暢,替崔判官點了兩瓶酆橘釀以後又給自己加了兩瓶最烈的『醉鬼』。

老崔換了一身常服就來了,進了我們熟悉的包廂。我、青歌與老崔基本上每隔一個月都會來城西酒鋪子喝一次,彼此相熟得很,酒鋪老闆也會特意給我們留位子。

打了聲招呼以後,老崔也不客氣,入了座直接打開一壺酆橘釀就是一口灌,灌了差不多半壺酒了,才開口,「你要查的那人叫什麼?」

「吳戈。」

老崔翻開生死簿仔細查閱,過了一會兒皺眉道,「此人陽壽還有三十餘年,尚在陽間。」

我奇道,「怎麼可能?可我前些日子才在地府見過他,你莫不是錯看了同名之人吧?」

老崔斜了我一眼,「你是判官我是判官?就這整個生死簿上就這一個吳戈,不可能出錯。」

「我看看。」

老崔迅速將生死簿放回懷中揣好,一臉嫌棄瞪我一眼。

我似笑非笑,只舉杯,「來,喝酒。」

老崔好酒,還沒等我喝完一瓶醉鬼,兩瓶酆橘釀就已經下肚,又笑呵呵將手伸向我另外一瓶醉鬼。

我沒有阻攔,靜靜看著。

半刻鐘后。

「你看這個叫李甲的,居然將腦袋伸進夜壺卡死了,還有這個張乙,投湖自盡嫌湖水太冷又爬上來結果得了肺癆活活病死的,話本子都不敢這麼寫哈哈哈哈哈」

「怎麼不看啊?崔哥讓你過來看你就來看1

「還楞著做什麼?快來啊1

「那我要看吳戈的。」

「好說,崔哥我這就給你找1

老崔平日慘白的一張臉醉酒以後成了蜜桃色,笑得嘴都合不上,不住顫抖的手卻仍是準確無比將生死簿記錄「吳戈」的那一頁攤開遞到我面前。

不愧是地府工作多年的專業素養!

「第一百世,吳戈,幼習武,弱冠年官拜威武將軍壽六十一」

我一邊看著生死簿,一邊疑惑。

吳戈一生戎馬,除了受過幾次暗殺,一生也算有驚無險,最終與公主終成眷屬。

「吳戈就是個苦戀公主的武夫,不是打打殺殺就是談情說愛,從生到死平平無奇有什麼好看的,不如我給你找幾個有新意的死法」

老崔飲盡最後一口『醉鬼』,猶嫌不足,湊到我身邊要拿生死簿。

我一把扒開他,「老闆,再來兩瓶『醉鬼』1

「好1

「老崔,地府可有陽壽未盡的凡人前來這種先例?」

「多了去了,比如黑白無常偶爾眼神不好拘錯的,再比如天界下凡受劫的,再比如用過鬼祭之法的。」

「鬼祭?」這二字刺得我一驚。

鬼祭之名,名換命

一個聲音在我腦中來來回回蕩漾。

「就是一種以命換命的邪術,獻祭者能將自己的陽壽轉移到獻祭的對象身上,不過這種術法早已失傳幾百年都未曾見過,除了有次瞎貓碰上死耗」

紅著臉的老崔腦袋直直撞在酒桌上,不省鬼事。

酒鋪的夥計恰逢其實將兩瓶新的『醉鬼』端了進來。

我翻來翻去,生死簿上只能看到吳戈的前生今生來生的三世記載,且內容寥寥無幾。

第九十九世只寫了十六歲新婚之夜死了妻,金榜題名以後續了弦,一路官道亨通當了宰相,卻終生無所出鬱鬱而終。

第一百零一世是一片空白。

照理說按照時間來算,我與吳戈的糾葛,發生在第九十九世,生死簿上卻未見隻字片語。

看來得另想辦法。

八成得親自去陽間找他一趟,才能有新的線索。

我嘆了口氣,將生死簿好生給老崔塞回去,給老崔留了張紙條,付清了酒錢以後出了酒鋪子。

酒鋪子后的西二衚衕深處就是小傘的家,我順道拐進了西二衚衕。

門口已經沾了灰,估計是憤怒的女鬼們發現蹲守數日卻半個鬼影都找不到后,各回各家了。

我沒有敲門,直接御了一團陰風翻牆而過。

才一落地,一大把石灰粉自牆角向我撲來,我一騰身躲過,沿著一條弧線朝屋內走去。

這是小傘曾告訴過我的,躲開他家一些小機關的辦法。

屋內有光亮,看來今日小傘是在家的。

我在外敲了敲門,輕輕咳了一聲,「小傘,是我。」

房門倏地一下打開,阿束驚喜的聲音傳來,「玉葉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