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地府戀愛指南>第三十一章 紫手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 紫手鏈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科幻小說

「阿束1

我驚喜望去,正是眉目清秀的阿束,才幾日不見,看著像是比之前瘦了些。

「你這些天都去哪了,我來這裡找了好幾次小傘都不在,又聯繫不上你。」

阿束老是神神秘秘的,叫我心裡有些不舒服。

「那日你與小傘為何那般匆忙,連靈朱果都忘了拿?還好靈朱果是能放的,不然豈不是白跑一趟?」

我略有些不滿地抱怨道,阿束只是含笑看著我,待我一口氣說完才開口,聲音一如既往的溫柔。

「那日我昏迷以後,小傘原本想帶著我回到這裡養病的,沒想到衚衕口已經圍了不少鬼眾,小傘只好把我送到蒿里山我的住處。」

「我不是刻意躲,是我今日才醒過來。」阿束說著,又有些微微喘氣,似乎病還未好全。

阿束解釋完,我心中好受了些,又見他有病容,有些不忍,「好吧,看在你昏迷的份上,原諒你了。你既然病還沒好全,就在此等我,我這就回去給你拿靈朱果。」

走之前,卻還是忍不住嘀咕了一聲,「阿束,我回來之前你可別走了,酆都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想要找到你實在有些難。」

阿束一怔,低下頭,過了一會兒吐出幾個字,「玉葉,對不起。」

「行了,等我一會兒,我去去就來。」

我擺擺手,飄出房門。

御上陰風的我不到兩刻鐘,便從家中的冰玉盒子里取了靈朱果,再次回到小傘的家中。

阿束仍是一副很虛弱的樣子,朦朧的燭光下,清秀的眉目微微蹙起,倒像是病西施一般,另有一種美。

天色不早,我另外尋了一根蠟燭點上,屋內稍微亮堂了一些,將靈朱果遞給阿束。

「我看了地府志上的介紹,靈朱果紅透了以後就可以吃了,現在正好可以拿給你妹妹。」

阿束從我手中接過靈朱果,輕輕說了一聲「謝謝」。

「你從未跟我講過你家中的事,包括你的妹妹,行蹤也都神神秘秘的。」我低聲道。

阿束拿著靈朱果的手僵了一下,微微斂起眉,面色顯得有些為難,但更多的是歉意。

難道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或者是我無意中揭了他的傷疤?

阿束一向內斂,恐怕真的有不便之處。

我見他情狀,思忖著措辭打了個圓場,「若是不方便說就算了,朋友之間也不是無所不知,總得各自留些餘地。」

阿束似下定決心一般,從左手手腕上取下一條手鏈,遞給我,「玉葉,家裡的事我暫時不能告訴你,還請你見諒。這個手鏈我戴了多年,現在送給你,就當這些日子你為我辛苦的賠禮。」

這是一條通體紫色的精緻手鏈,藤蔓一般的紫葉間墜了一顆黑珍珠,設計很是精巧。

我不明所以,獃獃看著阿束掌心裡的精緻手鏈,沒有第一時間去接。

阿束笑道,「收下吧,這個手鏈與我心意相通,你只要戴上這個手鏈,以後若找不到小傘,就能用手鏈聯繫到我。」

「你戴了這麼多年,應該是你珍惜之物,就這樣給了我,不好吧?」我婉拒。

畢竟我幫助阿束也不是圖他什麼。

阿束已經輕輕解開手鏈的環扣,將手鏈環在我的左手上,輕輕扣祝

原本喝的『醉鬼』酒似乎在我血液中再次升騰起來,此刻,我又有些醺醺然。

阿束見我仍懵懂,輕輕道,「玉葉,對著這個手鏈,喊我的名字。」

我迷迷糊糊按照阿束的指示,聽話地對著手鏈喚了一聲,「阿束。」

手鏈上的黑珍珠輕輕晃動了一下,我睜大眼睛,這才發現手鏈葉邊上鐫刻了一個小小的「樹」字。

阿束笑著抬起左手,原來他左手上還有一條一模一樣的紫色手鏈,手鏈上的黑珍珠同樣微微顫動,與我手中的手鏈遙相呼應。

「這上面有一個『樹』字,給我看看另外一條手鏈上刻了什麼字。」

我好奇地朝阿束湊過去,阿束卻略帶羞澀地躲開了。

「哼,不看就不看,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嘟起嘴巴。

阿束微微一笑,伸手揉了揉我的頭髮。

我的眼睛忽然朦朧起來,感覺周遭的燭光忽的透出一股粉紅色。

「阿束,我」我結結巴巴,不知道自己想說什麼,開了口又驟然停祝

阿束目不轉睛看著我,眼中泛起一陣柔光,微涼的手從我發間滑到耳邊,不自覺顫抖起來。

「吱呀」一聲,一陣不知從哪裡吹來的陰風,將房門吹出了一絲小縫。

我如夢初醒般後退一步,低頭囁嚅道,「謝謝你的手鏈,我收下了。」

逃一般地跑到門外,身後隱隱傳來一陣刻意壓抑過的咳嗽聲。

我沒有回頭,御上陰風,失神一般朝院外走。

一不留神,牆角的機關觸動,撒了我滿身的石灰粉,險些入眼。

一陣涼水從天而降,又險些澆了我一身。

若是連中兩招,身上不燙出幾個泡才怪。

我總算徹底清醒,躲過剩餘的機關,飛快回了家。

無袖與青歌都不在家,也不知道是去哪了。

天色不早,我匆忙換了一身衣服,將沾了滿身石灰粉的衣服換下,沐浴更衣后直接躺到床上。

前幾日恢復工作以後比以往勞累,我每日都睡得很早,睡眠質量也很高,今日躺在床上卻有些睡不著。

翻來覆去想著今日阿束的神色,略帶病容的樣子,以及最後隱隱聽見的咳嗽聲。

我乾脆翻身而起披上衣物,無意中被硬物咯了一下。

是山河扇。

是我方才更衣時,從沾滿石灰的臟衣服里拿出來以後,隨手扔在床上的。

「山河扇滴血認主以後,即便不用使用法力,平日裡帶在身上,普通魔族也不敢近身。」

我驀然記起吳青那日的話,身上原本的暖意漸漸消失。

今夜的天氣似乎有些涼,我不自覺打了個寒噤。

撫摸著左手手腕上的手鏈,又狠狠搖頭,努力將這種怪異的感覺拋在腦後。

院門外一陣響動,傳來對話聲,是青歌與無袖,似乎在說些什麼很是興起。

腳步聲越來越近,緊接著我房間的敲門聲響起,聲音急促清脆。

我迅速將衣服穿好,打開房門。

「無袖,青歌,這麼晚了什麼事?」

青歌已經激動得滿臉紅,無袖稍稍淡定,也是難得一臉不加掩飾的笑。

「小紅,我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