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地府戀愛指南>第三十三章 選拔培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三章 選拔培訓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科幻小說

「一次任務而已,為何還要簽生死狀?」

對於陽間的人而言,死意味著魂魄與肉身分離,魂歸地府,要麼修鬼道,要麼轉世輪迴。

對於地府里已經死過一次的鬼差而言,死意味著魂飛魄散再無輪迴可能,意味著徹底從世間消失。

司祭大人對我翻了個白眼,「早就有言在先,這次任務獎勵不菲,難度同樣不低,甚至有可能喪命,參加選拔的鬼差自然要簽生死狀。」

「可最終只有兩位鬼差能夠通過選拔,為何大家都要簽?」

司祭大人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我,「在你下次開口之前,先仔細看完條款。」

我拿起生死狀,看完一遍以後發現最後一行的小字:「生死狀通過考核後生效,否則作廢。」

我訕笑一聲,「我這就簽,這就簽。」

刷刷兩筆,在生死狀上留下名字,按了手櫻

司祭大人收起我的生死狀,「好了,選拔明日開始,準備好出行三日用的行囊,明日卯時三刻來我這裡報道,切記不可遲到。」

「你要參加選拔?1

一個驚訝且高了八度的聲音在我背後響起,如炸雷一般,嚇我一跳。

鬼帝三殿下悄無聲息出現在我身後,一把抓住我的手。

司祭大人已經站起來,不卑不亢對三殿下行禮,「三殿下。」

三殿下不在意地對他擺了擺手,目光仍是盯著我,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

每次都喜歡拽我的手,這真是一個讓我不悅的動作。

我一把掙開,「不錯,我要報名。」

「這次選拔很危險,你為什麼一定要去?1三殿下質問到接近咆哮。

他並不理解我的選擇。

但我也不需要他的理解。

「我自有我要去的道理,只是我不想告訴你。」

「你若是為了流心丹,那大可不必!我向父親給你求一顆就好了,你何苦以身犯險?」鬼帝三殿下越說越著急,大聲道,「不行,我不同意你去1

我向來吃軟不吃硬,三殿下此話正觸中我的逆鱗,我冷哼一聲,「你與我什麼關係,我參不參加任務關你何事?何須你同意?」

「且現下我名已經報上,生死狀也簽了,你想攔也晚了。」

三殿下怒氣沖沖,「司祭,把她的生死狀拿來1

司祭大人不動如山,「三殿下,這不合規矩,恕在下難以從命。」

「我是三殿下,讓你拿就拿1

「除非鬼帝親自下令。」司祭大人依舊不卑不亢,半步不讓。

三殿下的臉垮下來,面色陰沉得可怕,如同隨時要爆發的火山。

我的內心毫無波動,甚至頭一回覺得不苟言笑的司祭大人如此可愛。

我,三殿下,司祭大人皆沒有說話,氣氛很快壓抑起來。

過了許久,沒有任何一方有退讓的打算。

「我還要準備明日的選拔,恕不奉陪了。」我轉身欲走。

「站住1

我轉過頭,絲毫不懼,「你想怎樣?」

三殿下轉過頭面對司祭大人,咬牙切齒,一字一頓,「給我生死狀,我也要報名。」

我驚異,「你瘋了?」

堂堂三殿下,跑來與一群鬼差們搶差事?

「你管我。」

司祭大人已經拿出報名的名單與生死狀,「請三殿下籤字畫押。」

三殿下速度比我更快,眼睛也不眨的分別在報名的名單與生死狀上留下龍飛鳳舞的「楊恭」二字,按下手櫻

兩張紙上簽字畫押完畢后,三殿下嘴角扯起一絲挑釁的笑,「我雖然不勤勉,修為比你還是要高個幾千年的。」

「我,就,是,要,讓,你,選,不,上1

說完一轉身,拂袖而去。

一句話氣得我牙根疼,渾身顫抖。

本來我身為鬼使修為就不佔優勢,以三殿下鬼王的修為這麼一攪局,直接將我通過選拔的成功率降低一半。

除了幫助無袖與青歌拿到定顏草,這些年我所有的願望只是找回自己的記憶和心臟,僅此而已。

如今無袖與青歌馬上就要有自己的孩子,我的願望就只剩下一個。

我不願當個異類,只想當一個正常的鬼,再無他求。

我也從未想過從別處祈求幫助,只想通過自己努力實現這個簡單的心愿,還總是三殿下以各種方式阻撓。

我黯然低頭,鼻頭有些發酸。

司祭大人好心安慰我,「你不必過於失落,此次任務的選拔標準,並不只看修為深淺。」

「真的嗎??」我淚眼汪汪看著司祭大人。

司祭大人平日里雖然經常花式嫌棄我們鬼使,卻也從未苛待過我們,否則鬼使僚的八卦氣氛也不會如此融洽。

「不錯,除了修為深淺,還要看培訓成績。」

「謝謝你,司祭大人。」我心頭一暖,發自內心地向司祭大人鞠了一躬。

「快去準備吧,明日莫要遲到。」

司祭大人此刻臉上的笑在我眼中格外慈祥。

「嗯1

不管有沒有三殿下的攪局,我都要拿到這個任務的名額!

我暗下決心,握緊拳頭,鬥志昂揚回了家。

院中的小方桌上堆滿了大包小包,都是各種無袖愛吃的小零嘴。

無袖在院中悠悠閑邊吃話梅邊喝茶,平日喝的紅花茶已經換成了龍井,青歌早早就回來了,樂呵呵地蹲在地上給無袖捶腿。

「小紅,正好你回來,來嘗嘗青歌新買的話梅。」

「不了,我報名了去陽間辦差的選拔,要準備一些東西。」我拒絕了無袖的盛情邀請。

青歌詫異,「你去陽間做什麼?」

我笑笑,「我吃了靈朱果,卻只恢復了一部分記憶,生前與我相關的人在陽間,我想去找他。」

又歉然對無袖道,「這次任務若能選上,得半年才能回來,你如今有身子,這半年沒法照顧你。」

無袖哼了一聲,「粗手笨腳的,誰要你照顧?我使喚青歌一個就夠了,要去就去,少嗦。」

青歌道,「小紅,我們都知道你一直以來都想找回記憶,既然有這個機會,就去做,家裡的事你放心,有我。」

翌日清晨,我背著小包裹提前半個時辰趕到鬼使僚門口,不巧與三殿下狹路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