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地府戀愛指南>第三十五章 咒語考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五章 咒語考核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女生小說

我一連點了兩杯涼茶猛灌下去,才略去了火熱,稍微舒服了一些。

我往身後一望,鬼帝三殿下並未跟上我。

這很好,省事兒。

我這才悠悠打開捲軸觀看其中內容,捲軸前排第一道術法名稱印入眼帘——防晒術。

「防晒術?」

如果不是來了須彌府,我一定會笑出聲,但眼下對於我們這些受不得太強日光直射的鬼差來說,這個術法可以說是非常實用了。

默念了三遍,我很快將術法口訣記熟,運用自己的法力試了試。

只見暴露在外微微泛紅的皮膚上凝結了一層蟬翼一般幾不可見的薄膜,帶來一陣清涼舒爽之感,方才暴晒之下聽司祭大人訓話時帶來的灼燒感開始慢慢減退。

涼茶鋪子外面的太陽依然火辣,我付完涼茶錢,將小二找回來的銅板揣好以後,小心翼翼將手伸到太陽底下。

果然,有了一層薄膜以後,灼燒感大為降低,我只是感覺皮膚微微有些燙,還不到灼痛的程度。

我放下心來,慢慢走到烈日之下的街道中,匯到人流里。

這一回的感覺好多了,雖仍是不能曬太久,反應卻也與凡人無異。

司祭大人讓我們學這些術法倒真有一定的道理,使了防晒術后,日後在陽間行走不至於見不得光,不至於被凡人當成異類,做任務也方便些。

這一次的選拔,並不單純比較的是修為,而是實用性。

我心下稍安。

只是眼下,我不可能一直都在陽光下行走,須彌望既然完全按照陽間的規則來,日落以後也總得尋一個安身之處。

司祭大人給了我們每位鬼差紋銀五兩,雖說哪怕日日住店也夠用,我還是打算小心著用。

畢竟這只是第一項考核,說不定後續的考核內容中會很費銀子。

得先找個地方落腳。

我在街上漫無目的的逛了一圈又一圈,在一家客棧前猶豫不定,乾脆先在客棧旁,挑了曬不到日光的一面倚著牆,掏出捲軸。

我將捲軸前一半的內容都掃了一遍,發現多數是貼近凡人生活的實用術法,心中大致對第一次考核的重點有了數。

一陣香味飄來,是我平日愛吃且愛做的糯米甜糕味。

一抬眼,果然對面正是一個賣蒸糕的小攤,眼前一亮。

賣蒸糕的是一位看上去五十許的老婆婆,頭髮花白背部佝僂,許是日頭太大日光太亮,躲在攤布下的老婆婆眼睛眯成了一條縫。明明時候還早著,婆婆卻慢慢伸手準備收攤布,像是要收攤。

我收起捲軸懷中揣好,朝小攤走去。

「婆婆,蒸糕怎麼賣?」

見我靠近,老婆婆收攤布的手停了下來,慈祥一笑,「小姑娘來得真巧,再晚一些婆婆就要收攤了。」

我笑應著,「看來是我運氣好,麻煩婆婆給我來一塊。」

婆婆打開白棉布下蓋著的蒸糕,給我盛了一大塊蒸糕。

我笑著接過,卻沒有直接吃,而是先揣入袖中。

「婆婆,您一個人收拾這麼重的攤位不容易,我橫豎無事,我幫您一起吧1

婆婆本要推脫,我堅持幾次以後才同意,我身為鬼使,力氣比尋常人大,三下兩下替婆婆將攤面與放蒸糕的物件收好,一路將婆婆送回了家。

婆婆的家並不遠,就在城中一條小衚衕里,我幫婆婆將小攤推車推入院中之後,不出所料被婆婆邀請留下喝一碗涼茶,順便閑聊了一陣子。

婆婆一人獨居,每日做一些蒸糕當早點來賣,因年老體力不濟,往往到了未時便要收攤回家。許是年邁孤寡,婆婆話匣子一開就很是健談,不知不覺到了日落,我自告奮勇替婆婆做飯。

這正是我擅長且樂此不疲的活兒。

「婆婆嘗嘗我的手藝。」

我用膳房簡單的素菜與調料,比照著平日在地府的方法,做了兩個簡單小菜,又蒸了幾方糕點。

婆婆笑著嘗了一口,看我的眼神頓時多了好幾分驚艷。

我回想了下過去數年裡崔判官給我講過的故事,隨口捏了個身世背景,只道自己前來盛京投親卻找不見人,再過幾日便住不起客棧云云。

果不其然,婆婆主動答應收留我幾日,條件很寬裕,幫婆婆做做糕點和一同出攤就行。

婆婆家中不富裕也不算貧寒,兒子離鄉后正好空著一間房,我簡單收拾了一下,掃了掃床鋪的灰,開開心心住了下來。

夜間借著一盞搖搖燭光,我打開司祭大人給的捲軸繼續研習剩下的術法。

一個時辰后,我成功用廁紙造出了假戶籍與假路引,吹熄蠟燭安然入睡,睡得安穩香沉。

接下來的四日,我很自覺起床為婆婆做糕點,然後隨婆婆出攤,有客時便幫忙,無客時便琢磨術法,學完前十個術法之後,進度卻慢了下來。

雖身為鬼使修為比鬼靈要高,在陽間施展同樣的術法消耗的修為是地府的數倍,我一日之內頂多能夠施展十次術法,便會耗盡靈力。

且其中一次術法,要用在防晒術上,也就是每日我只有九次練習的機會。

第五日正午,我尋了個理由離開婆婆的糕點攤,頂著防晒術勉強按時到達瞭望京城樓,按照司祭大人的要求將學會的術法依次展示一遍。

除了三十四道術法盡已掌握的三殿下,多數鬼修都學會了十五六個術法,進度快些的甚至有學會了二十多個的,我毫無懸念地排到了最末。

這讓我有些難受。

若是再過五日之後的考核中,我還不能排到前十六位的話,便會在第一項考核中被淘汰,更別說後續了。

散會之前,三殿下還志得意滿地斜了我一眼,成功加劇了我的難受。

垂頭喪氣了一整日,一直到收攤回到婆婆家,我都蔫蔫的抬不起精神。

平日里不喜歡看書,捲軸後面二十幾個術法講解看得我都一知半解。

要是阿束在就好了。

天已經有些黑,我正打算點一根蠟燭,左手手腕上的紫手鏈卻抖了一抖。

一道幽幽的紫光泛起,自手鏈如煙霧一般騰出,在我眼前裊裊成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