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地府戀愛指南>第三十八章 考核與因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 考核與因果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歷史穿越

蒸糕小攤的生意比之前好了不少,我剛剛走到婆婆擺攤的路口,便見到一堆人圍著買糕點,婆婆忙不迭的收錢遞糕點,都有些忙不過來,我連忙加快腳步趕上前。

「婆婆,我來幫你。」說著熟練按照客人的要求切了一塊糯米甜糕,又包了一包福祿壽喜麻糖遞過去。

我回來以後婆婆壓力頓時輕了一半,原本半眯著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細縫,慈祥溫和道,「小爻回來了啊,這回可找到什麼制糕點的靈感了?」

我一邊給客人遞糕點一邊笑著應,「是呢,婆婆。有點靈感了,等今日的糕點賣完了,回家便試試製新糕點。」

收攤以後,我將之前在地府做過的那些糕點,以及鬼間雜貨鋪送到無袖家的一些糕點品類都捋了一遍,選了原料相對容易獲得的桃酥來做。原本想做相對貴一些的蟹粉酥,然自我到了地府以後很少沾葷腥,地府的菜色實在有限,很少有機會用蟹粉練手,想著只有短短几天,便作罷。

成功制了兩百份桃酥之後,我回到自己房間琢磨生財之道。

單純靠著製作糕點,要保住現今的名次實在有些勉強,況且前幾日便是因為我省錢的好習慣,才取得的一些優勢。

一旦其他鬼差也如同前三位鬼差,紛紛跑去賭坊或者街頭賣藝,超過我是很容易的事。

這一次,不論如何也要晉級。

思來想去,除了迅速擴大糕點攤的規模老老實實做糕點之外,可能真的要走一些捷徑了。

我細細數著自己的特長。

造假?

算了算了。

鬼帝三殿下前車之鑒就在眼前。

替人送信?

身為鬼使多年,我御陰風的功夫可以說是爐火純青,尤其是吃了靈朱果以後,靈力比以前濃郁不少。

不行不行,在須彌望根本沒辦法御陰風,況且跑腿也掙不到幾個錢,還不如賣糕點。

也去街頭賣藝?

身為鬼使,修為和體力還是不錯的,只要找到另外一位鬼修合作,說不定也能夠如第二第三名那般迅速斂財。

不行不行,若論修為,比我修為高的鬼差多了去了,其他鬼差未必願意與我合作。

一連否決了三個辦法,我開始左右為難。

若是單憑做糕點,到了第十日我最多也就能夠有十兩的積蓄。

現下有沒有擴大蒸糕鋪子規模的本金。

等等。

本金?

三殿下之前造假的時候,便是當了自己的玉佩,得了二十兩銀。

他能夠利用當鋪得到本金,我也可以效仿!

只是

以什麼作抵呢?

我翻遍整個包裹,環顧全身上下,值錢的東西除了脖子上掛的東嶽大人送我的粉色項鏈墜子,就只有左手手腕上阿束送我的紫手鏈了。

看了看粉色項鏈墜子,又看了看紫手鏈,幾番掙扎以後,狠狠搖了搖頭。

思路正亂著,婆婆敲了敲我的房門。

「小爻,是我。」

我收起混亂的思緒,起身給婆婆開門。

婆婆拄著拐杖一步一緩走進房門,我連忙扶她坐了下來。

婆婆坐下以後開口,「小爻啊,這幾天看你魂不守舍的,可是有什麼心事?」

我思忖著,猶豫著要不要將自己缺錢的事情告訴婆婆。

「若是有什麼困難的話,可以說給婆婆聽聽,婆婆或許能夠幫你。」婆婆見我猶豫,又問了一聲。

婆婆一直都對我很好,這些日子很是照顧我,即便婆婆心善,總歸是一個孤寡老人,提錢的事情我實在有些不忍開口。

然這畢竟是考核,五日後的結果直接決定了我能否有資格參加下一項的選拔。

婆婆看著我臉上掙扎的神色,忽然說了一句,「孩子,萬事萬物自有定數,你我相見便是有緣,自有因果,婆婆既然問了,你也無需顧慮,若能幫的婆婆願意幫忙,若是幫不上的,婆婆也沒有辦法。」

我一臉錯愕地抬了頭,怎麼聊著聊著,婆婆說的話忽然變得這麼深刻了?

婆婆已經拄著拐杖緩緩起身,只說了一句,「孩子,婆婆也不勉強你,何時你想說了,再和婆婆說吧。今日天色已晚,婆婆先回去睡了。」

我答應了一聲,扶著婆婆送出了門。

坐下來以後,思來想去總覺得婆婆話中有話,可又不得其解。

想不通還是找了阿束。

紫霧如前幾日一般紫手鏈中緩緩成形,阿束的身影又一次出現在我面前。

阿束換下了之前幾日穿的翩翩白衣,今日穿了一身藍色綢衫,很是儒雅。

我倒是暗道了一句奇怪,須彌府與地府的時間流速乃三十比一,即須彌府中一個月功夫,地府才過去一日。

換算到上次與阿束見面,相當於才個把時辰的功夫,阿束便換了一套衣服。

不過,或許長得英俊的男子都喜歡頻繁更衣也未可知。

很快我將這個忽然冒出的想法拋到腦後。

「阿束,剛才婆婆跟我說,萬事萬物自有定數,相見便是有緣,自有因果。還問我有什麼困難需要幫忙,你覺得這是什麼意思?」

阿束眉頭微微蹙起,過一會兒又舒展開來。最後阿束眉頭一挑,看向我。

見我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不由笑道,「玉葉,此處是須彌望,到底不是真正的陽間。」

一語點醒!

對啊,此處不是真正的陽間!

阿束不愧是阿束!

我眼前一亮,發自內心開懷對阿束說,「我知道了!阿束,謝謝你1

阿束對我讚許地點點頭,「你做決定的話需得想好,既然講的是因果,那就得想清楚這個因果。」

輪廓漸漸散去,紫霧隨之收入紫手鏈,恢復平靜。

第一次來到須彌望的時候,司祭大人就已經說過,須彌望的一切都是擬著陽間大晉望京而建,風晴雨雪亦是與陽間別無二致。

而陽間沒有我們這些鬼差。

也就是說在我們來到須彌望的那一刻起,須彌望的變化便與陽間不同了。

從這一刻起,產生的一切的因果都是另外的因果。

獨屬於我們二十位鬼差的因果。

司祭大人說得很明確,除了禁止坑蒙拐騙的聚財之道,生財之道可以變通。

這些因果,自然也可以當做考核的一部分。

婆婆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

我心下有了決計,洗漱更衣后吹熄蠟燭,安心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