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地府戀愛指南>第四十章 練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 練習

小說:地府戀愛指南| 作者:曹魏子| 類別:歷史穿越

各自認領了對手以後,鬼差們的心情不一。

很幸運,我的對手並不是鬼帝三殿下,是另外一位年輕的鬼修。年輕鬼修的修為不低,於我而言已是最好的選擇。

抽到對手是我的鬼修明顯鬆了口氣,抽到三殿下的那位倒霉蛋則面如死灰,哭喪著臉。

至此也舒了一口氣。這個結果不好不壞,以我現在的修為想要在對戰的時候勝過鬼修,勝算很低。

司祭大人拈鬚道,「玄武街上的混元館,乃專供武者修習練武之地,是個不錯的修鍊之地,你們可自行前去修習。」

「五日後見。」

司祭大人再次離開。鬼差們沒有像上輪那般嘰嘰喳喳討論,離開的速度一個賽一個的快,生怕耽誤了自己修行的時間。

除了某隻毫不擔心的討厭鬼。

「修為戰力並非一昔之功。我看你也休要徒勞掙扎,不妨直接認輸,省得打出一身傷來。」

三殿下的聲音傳來,看似關心的嗟嘆在我看來十分欠扁。

我心中明了,這擺明就是嘲諷。

於是反唇相譏,「也總比造假銀子還造不出來的好。」

三殿下剛剛浮起的笑意消失,臉色立刻變得不自然,哼哼一聲,「前兩項考核只不過是你運氣好,這一次可是實打實的靠修為,看你還如何取巧。」

一句話戳中我軟肋。

我腦中暗暗將他蹂躪了無數遍,表面上卻不能露怯,故作自如道,「我取巧也罷,實力不濟也罷,都與你無關,我盡我全力,落子無悔。」

「那鬼修的修為雖不及我,你對付起來也不是易事,他也不會對你手軟。你真不怕受傷?」

「這就不勞殿下您費心了。」

「你當真如此想贏么?」

「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咱們走著瞧。」

說罷我再不理他,看似大搖大擺實則憂心忡忡地按照司祭大人的建議找到了玄武街上的混元館。

混元館內地方很寬敞,有刀槍棍棒齊全的練武場供眾人使用,也有單間的練習室供個人使用。

除了我以外,其他動作更快的鬼差前來各自定了私人的練室。

租金不算太貴,十日的功夫也就花掉我三兩銀,爽快掏過錢定好房間的我不浪費任何時間,直接從老闆手中接過鑰匙,走入了自己的練室。

練室空間不大,布置得乾淨利落,最重要的是器具齊全,又很清凈,不容易受他人干擾。

我盤膝坐下,凝神運氣,開始修習。

刀槍棍棒這些靠積年累月功夫的我是指望不上了,一直都未曾練過,只能靠增加修為來比拼。

一個時辰之後,我憂心忡忡睜開眼。練室里的修行效果雖然比外面好,進度卻沒有我想象中的快。

此時隔壁卻難得傳來一聲幾不可見的聲音,似是重物被砸倒地。地面都微微震動了一下。

照理說混元館隔音這麼好,不應該會出現這樣大的動靜。我好奇之下悄悄捏了個訣,試著在有動靜的隔壁練室相貼的牆上開了個透視洞碰碰運氣。

透視洞並非司祭大人所教我的法術,而是之前小傘教的,術法口訣與施法技巧與司祭大人捲軸里的那些截然不同。

法術出乎意料地成功,一個碗口大小的洞出現在我眼前。我能夠通過這個洞明了隔壁的情況,隔壁卻瞧不見我。

敵明我暗。

我順著透視洞朝里一看,好巧不巧,隔壁那位發奮練功的,正是我此輪抽籤抽中的對手——那位年輕的鬼修。

此刻他正重重倒在地上,似是被打傷,我順著他倒地的反方向望去,果然練習室里除了年輕鬼修還有一位,正是鬼帝三殿下,二鬼似乎有了爭執。

年輕鬼修從地上緩慢爬起,擦了擦嘴邊的鮮血,似乎對著鬼帝三殿下大喊著什麼,鬼帝三殿下一臉眉頭緊鎖,神色不善。

頃刻間,年輕鬼修主動動起手來,三道青光幾乎一瞬間朝著鬼帝三殿下招呼過去。結果不出意外,鬼帝三殿下輕描淡寫一揮手化解了年輕鬼修的攻勢,一個側身,握在手中的劍柄飛出,朝年輕鬼修飛去,年輕鬼修躲避不及,又一次被擊倒在地。

此時鬼帝三殿下似乎有察覺一般,朝著透視洞的方向看了一眼。

我心一虛,立刻將術法散了去,以最快速度出了混元館的門。

一路大步流星在路上走了許久,確定並未有人跟上我之後,才發現自己完全沒有必要心虛,嗟嘆一聲,不知不覺思緒沉重。

三殿下鬼王的修為自是不必多說,就連我的對手都很強。

方才年輕鬼修與三殿下鬥法時,發出的三道青光正是三道術法。術法本身倒是不難,難的是這三道術法幾乎是瞬發。

以我目前的修為,最多也只能瞬發兩道術法,相較之下威力弱於對方。

「小爻,你怎的又回來啦?」耳邊傳來婆婆的聲音,我回過神才發現不知不覺我走到了婆婆的攤位。

婆婆正在收攤,見了我以後笑得和藹。

我心下一動,掏出懷中的錢囊,給自己留下二兩銀,將剩下的整個錢囊遞給婆婆。

「婆婆,我找到了另外的住處,也不缺錢了,之前找您借的錢現在還給您。」

反正混元館的錢已經付了,剩下的錢足夠我吃喝不愁過這十天。

即便須彌望的一切並非真正世間的因果,我也不大肯多欠人情。

婆婆表情微微一驚,一開始不肯收,在我堅持之下還是接下錢囊。

「孩子,以後若有困難,一定要和婆婆說。」

到婆婆家門口后,婆婆緊握了我的手,看我的眼神多了些許心疼。

實際上再有十日我們剩下的鬼差便都走了,出了須彌望便再無瓜葛。但見婆婆懇切便隨口應了句,準備道別後重回混元館去練功。正轉身,婆婆卻喊住我,掏出一顆小黑珠子。

「小爻,婆婆沒什麼貴重東西,這顆珠子你拿去當個紀念。」

我看著婆婆手中的小黑珠子,心中升起一絲疑惑。細看之下這顆小珠子外表卻平平無奇,根本看不出什麼究竟。想來也不是什麼值錢東西,便道謝接下了,和婆婆正式告別。

「阿束你說,這個婆婆到底是什麼人?」

我一邊朝著混元館走,一邊晃著手裡的紫手鐲。

「我看不像是須彌望的人。」阿束道。

我點頭同意,「沒錯,婆婆好像是在幫我通過第二輪選拔。莫非是地府里有鬼想幫我得到這次任務?可須彌望幾十年未曾開過府,怎麼可能有鬼願意為了幫我繞這麼大彎子?」

若說相熟有願意幫我的鬼,也就青歌無袖一家子。為了幫我得到去陽間尋找記憶的機會,倒真有些許可能借著鬼差的身份做些什麼。

但很快我就打消了這個猜測。

因為貧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