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諸天萬界監獄長>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在抗爭什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在抗爭什麼

小說:諸天萬界監獄長| 作者:煮酒論咖啡| 類別:恐怖靈異

兩小時后,黛安娜清醒過來,魔力源泉已經在她的識海中創建完畢。

唐鋒問她:「你是返回自己的世界,還是跟我再去其他世界轉一轉?」

「我回去吧。」

黛安娜回道:「這一次出來學到了太多東西,腦子裡有太多知識需要消化,回去后利用我的神職,應該會容易很多。」

其他的事情,她也懶得追問了,畢竟這傢伙能耐滔天,可以隨便穿梭諸多世界,真有什麼事想要隱瞞自己,對他來說肯定是輕而易舉。

她取出了子傳送柱,離開前深深地看著他,只說了一句:「最好是,永遠都不要讓我知道,好嗎?」

「當然1

唐鋒神色坦然,理直氣壯地說:「我啥事沒有,白開水一樣清白,你不可能知道什麼的。」

呼!

傳送啟動,把她送回了dc宇宙。

她走後,唐鋒縮縮脖子,心中嘀咕:這還沒讓她現場捉姦呢,都這麼大脾氣,若真是被她逮到了,確實有可能跟我徹底拜拜。

神奇女俠那可是很有主見很有原則的,有些事,她可以當做眼不見為凈,若真的看到了,估計是無法接受無法容忍的。

這很正常,除了樂兒那種從小接受奴性教育的特殊情況,大部分女人都不會接受和其他人分享自己的男人。

正因如此,唐鋒到現在也沒讓與自己有關係的幾個女人互相照過面。

也正是出於這個原因,到現在,和婠婠的關係也沒有明顯進展。

沒關係,時間可以改變一切,畢竟咱們都有著極為漫長的壽命可以慢慢玩慢慢耗。

水滴都能穿石,況且我現在就可以日穿星球。

「我走了,再見1

唐鋒飛出魔法塔,升到高空中,沖著下放大地喊出了這一聲。

回歸!

幾秒后,艾露恩出現在他剛剛消失的位置,默默地感知了一下,確實有了一種模糊直覺:他真的離開了,已經不在這個位面,不在這個宇宙中了……

現實主世界,唐鋒一回來便喊了聲:「oK了,放假,放大假1

經歷了八個過渡世界,這期間,現實這邊幾乎沒有休息,也就積攢出了差不多二十天的休息時間。

今天是二月十二日,還有四天,就是大年三十了。

今天就走,回家過年!

也沒有什麼可準備的,雞鴨魚肉,可以帶回老家的各種年貨,監獄里都有,而且是最新鮮的那種。

唐鋒還在魔獸世界挖了好多果樹,移植到監獄世界,這趟回去,可以讓親朋好友品嘗到一些他們從未見過的『外國』貨。

當然了,除了年貨,還要帶回去一個女朋友,這才是最重要的。

唰!

唐鋒把提前換過了一身現代化時裝的婠婠放了出來,笑眯眯地問她:「做好準備了嗎?不會有什麼心理障礙吧?」

「演戲而已。」

婠婠淡淡一笑:「當然難不住我。」

「怎麼能叫演戲呢。」

唐鋒立即糾正:「回家見公婆,對你來說,早晚的而已。」

婠婠懶得跟他鬥嘴,只是提出了一個關鍵問題:「別人我都能應付,唯獨你,不許利用任何理由占我的小便宜……別否認,我知道你不至於做得很過分,但你臉皮太厚,很擅長得寸進尺地惹人生氣。」

太過分的那種事,他若想做,早就做了,婠婠知道自己無力抗拒。

大的方面,他還是很不錯的。

但小的方面嘛,這傢伙就是個無賴,什麼噁心人討厭人的事情都能幹得出來。

「情侶關係,拉拉小手總行吧?」

唐鋒懶洋洋地說:「我還不至於下作到,拉拉你的手都當成一種佔便宜吧。」

那確實不至於,婠婠一點頭也就答應了。

那就出發,回老家!

唐鋒把阿諾和阿娟也放了出來,阿娟開賓士,拉著老闆和老闆娘。

阿諾則要開一輛載重四噸的廂式貨車,貨箱里已經裝了些常規的年貨。當然也只是為了掩飾,方便唐鋒從裡面取出來各種各樣的東西。

「這麼多車?」

婠婠坐在車裡,第一次見識到如此繁華的現代都市,也是第一次經歷慢慢騰騰的堵車。

雖然監獄世界里也有一個城市雛形在慢慢發展,但還是遠遠不能與現代化的大城市相比。

唐鋒歪頭看著她,由衷地贊了句:「媳婦兒,你真好看1

說到底,還是婠婠的長相更符合華人的審美,況且她又是漂亮到沒邊沒沿,氣質好到很不像話的那種。

更何況,唐鋒也是第一次見到她完完全全的一副現代派打扮,比一身古裝更顯得真實,更顯得親切了許多。

婠婠轉過頭來白他一眼,接著又轉回去,繼續觀賞大街上密集的車流,和來來往往的路人。

「這才是真正的世界,真正的人生嗎?」

她突然輕聲地念叨了一句。

「不埃」

唐鋒非常自然地握住了她的小手:「每一個世界,每一段人生都是真實的,我經歷過那麼多世界,當然有資格說這句話。」

接著又補充道:「你能來到這個世界,說明你就是真實存在的,所以不需要對自己的身份有所質疑,我覺得,倒是應該讓我摸幾下,幫你確認一下,身材是不是有水分。」

這麼一說,婠婠便把小手抽了回去。

做夢吧你,手都別想碰了!

阿娟在前面通過後視鏡瞥了一眼,毫不掩飾目光中的鄙夷,沒想到老闆也這麼賤,隨便你摸的你不摸,不讓你摸的,你倒是稀罕得不行不行。

看什麼看!

唐鋒也通過後視鏡瞪她一眼:老老實實開你的車!

上樑不正下樑歪,阿娟可不懂什麼叫做老實,立即來了句:「老闆,要不讓我化妝你的小妾吧。又是妻又是妾的,衣錦還鄉,那多風光。」

「喲呵,你還知道衣錦還鄉這種說法。」

唐鋒回道:「不過你能不能有點尊嚴,做人小妾你都樂意?」

「不經歷屈辱,怎能懂得什麼才是尊嚴。」

阿娟的理由也是一套一套的:「所以我不太理解婠婠xiaojie是怎麼想的,明明有機會在老闆心裡佔據最為重要的一種地位,為什麼不去爭取,反而在無謂的抗爭。」

「你在抗爭什麼?你有信心擺脫掉老闆的掌控嗎?你認為自己是萬千世界最為優秀的女人嗎?」

她的目光通過鏡子轉向婠婠:「若是被別人搶了先,將來你卻又認了命,可人家已經是妻,你反倒成了妾……難道,這樣的一種抗爭過程會顯得更有尊嚴嗎?抱歉,我是個機器人,現在還看不懂。」

喲呵!

唐鋒這才知道,阿娟不是在故意搗蛋,而是在幫著自己點醒某人埃

而且聽起來挺有道理的哈!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