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系統讓我去算命>第425章 大師腎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25章 大師腎虧?

小說:系統讓我去算命| 作者:牧三河| 類別:科幻小說

巫俊婉拒了黃庚的退位讓賢,這讓黃庚心裡難免覺得遺憾。

不過巫俊的一番分析,也讓他感觸頗深。

「的確是我太心急了,也想得太簡單了,」黃庚說道,「但我還是想試一試,至少找幾個志同道合的人,一起研究我的那些典籍。」

「這個我倒是可以推薦,」巫俊道,「張白凡和粟明月兩人就不錯,范彭也可以。至於其他人,我沒有接觸過,也就不多做評論了。」

「謝大師提點,我會去找他們的。」

「爺爺,」眼看東邊的太陽就要升起,黃臾擔心黃庚的身體,「你也熬了一夜,還是先回去休息一下,有什麼以後慢慢聊吧。」

「也好。」黃庚道,「那大師,我們日後再來感謝。」

黃庚和黃臾走了之後,巫俊又拿出一根針放在桌上,試圖把它移動。

結果可想而知,那根針紋絲不動。

這讓他稍微有點心煩。

自從有了系統之後,他還沒有出現過心煩這種情緒。

昨天晚上,他親眼見證了黃庚的本事,遠隔千里之外,指引印褚西衝出重重包圍,甚至能夠算到某個具體的路口。

這讓他不由在想,如果換了是他,隔著這麼遠的距離,對方還有高手坐鎮,他能不能做到這種程度?

答案是不能。

倒不是說他沒有解決辦法,他可以親自到場,相信會比黃庚處理得更完美,甚至不驚起一絲波瀾。

但如果讓他坐在家裡遙控,肯定是不行的。

這讓他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之處。

天機眼、命運之輪,相比黃庚的「大占卜術」的不足。

所謂人知恥而後勇,知不足而奮進。

但目前的情況卻是,他想奮進,但根本找不到任何方法。

就是移動一根針這麼簡單的事情,他都做不到,系統也沒有任何提示。

所以他才感到心煩。

難道是因為實力不夠?

於是他讓意識回歸識海,查看了他的身體屬性。

體力:28/28。

精神力:12/12。

天師能量:12/12。

身體強度:31/31。

自從磕了兩朵鐵瓜子,身體強度、體力又有了明顯提升。

但精神力和上次想比,卻是紋絲未動,連帶著天師能量也停滯不前。

看來要想辦法修鍊精神力了。

精神力的修鍊,一般是進入靜養模式,配合宙息術。

但這種修鍊方法效果緩慢,而且現在好像也到了瓶頸。

最後他把目光落在了宇宙樹上。

從黃庚剛才的奇遇來看,宇宙樹的確對精神力的提升有好處。

但一想到那種被吸得要死要活的感受,他又不由菊花一緊。

罷了,為了實現移動一根針這種小目標,死就死吧!

於是他大步來到宇宙樹前,一咬牙就摸了上去。

嗡——

就在指尖接觸到宇宙樹的剎那,他只感到腦袋裡一陣轟鳴,身體猛烈顫抖。

就像打開了泄洪閘,體內的力量瘋狂地流失。

眼前的景物變出了好幾個重影,識海里猶如經歷著宇宙初始的大爆炸。

時間的流逝好像都被扭曲,他感覺只過了幾秒鐘,但又像過了幾個世紀。

最後他渾身無力地坐在草地上時,連眨眨眨眼皮都異常吃力。

雖然早就知道是這樣的結果,但真的再次嘗試時,感覺仍舊是這麼低酸爽啊!

宙息術!

原本恢復一次精神和體力,只需要修鍊幾分鐘宙息術就行了。

但被宇宙樹吸干一次,他起碼需要修鍊一個小時。

這東西實在太厲害了,而且他好像還沒有感受到精神力有所增強,也沒有體會到黃庚所說的那種神奇境界。

那就堅強地站起來,繼續!

嗡——

然後無力地倒下。

經過十幾個小時的艱苦努力,巫俊的精神力已經有了一些增長,雖然效果不是很明顯,但也算可喜可賀。

增長得最厲害的就算宇宙樹了。

原本十多米高,在瘋狂吸收了天師能量后,已經比大腿還粗兩圈,高度達到了三十多米。

枝繁葉茂,樹冠擴張到四五十米開外,把周圍幾棵榕樹都全部遮蓋起來。

儼然已經到了大樹高百尺,手可摘星辰的境界。

「師父,」晚飯的時候,方恆忍不住問道,「那棵樹是怎麼回事啊,怎麼長這麼快?」

「嗯……我給它用了點肥料。」

方恆突然明白了,難怪師父老是對著樹發抖,原來是在施肥。

不過師父的肥料,效果也太好了吧。

不愧是師父。

巫俊也沒有料到,宇宙樹有了足夠的能量后,生長速度會這麼恐怖。

根據系統所說,它可是能長到整個宇宙去的。

希望那一天能晚點來到吧,否則他這院子可能要被當成研究所了。

吃了晚飯,巫俊活動了一下筋骨,繼續修鍊。

不知不覺一整夜就過去,當東方的太陽灑落萬丈光輝的時候,巫俊又有了顯著的提升。

之前被吸干一次,他要修鍊一個小時才能恢復,現在只需要五分鐘,他就能完成一個輪迴……循環。

雖然這樣遭罪的頻率越來越高,但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吸啊吸的,就習慣了。

……

黃庚一行人,再次到來。

當大家看到巫俊摸到樹榦,突然渾身一抖,然後軟噠噠地倒下時,都不由臉色大變。

「大師這是在幹什麼啊?」

「快,這是觸電了1

「別急1黃庚淡定自若地擺了擺手,「大師沒事。」

「黃老,」粟明月略帶焦急地說道,「人都倒了,怎麼能不急?」

「這應該是大師在修行,」黃庚淡然地說道,「你們有所不知,大師這棵樹……咦,怎麼長這麼高了?」

「黃老,你別岔開話題啊,你說我們不知道什麼?」

黃老道:「是這樣的,大師的這棵樹有很神妙的功能,摸一下,就能讓你感受到……死亡的滋味。」

張白凡和粟明月看他一臉期待、回味無窮的樣子,不由同時一哆嗦。

死亡的滋味,這聽起來有點驚悚埃

「黃老,」粟明月問,「我以前也摸過,但為什麼我就沒有感受到有什麼特殊的?」

「這就不知道了,」黃老笑道,「可能是你的緣分還沒到吧。」

粟明月心想幸好沒到,他可不想品嘗什麼死亡的滋味。

這時巫俊搖搖晃晃從地上站了起來,又朝宇宙樹伸出了手,然後渾身一抖,再次倒在地上。

「大師為了修行,果然是刻苦無比,」黃庚最後說道,「真是我等楷模。」

這時方恆騎著電瓶車,給望山魚庄送魚回來。

「你們到裡面坐吧,」見一群人都站在門口,方恆作為半個主人,便熱情地邀請,「師父正在忙,過一會兒可能就好了。」

有客來訪,巫俊自然不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表演施肥了,讓方恆燒開水泡茶,邀請大家到草廬坐下。

張白凡和印褚西,把黃庚收藏的那些書也帶來了。

根據黃庚的意思,這些書放在哪裡都不太安全,所以想請巫俊代為保管。

巫俊覺得這是個好主意。

放在他這裡,安全自然是不用說的,他有時間還可以看看。

儘管系統對這些民間流傳的東西不屑一顧,但他覺得總會有些可取之處。

不過當他隨手拿起一本,發現封皮上的字一個都不認識時,他又打消了這個想法。

「大師,」黃庚讓黃臾拿出一個小小的盒子,說道,「上次的事情,我還沒來得及好好感謝。這是我收藏的一個小玩意兒,希望您能夠笑納。」

巫俊打開盒子一看,只見裡面是一顆玉珠。

從外表來看,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光澤也不怎麼好。

但如果用天機眼去看,就能發現這顆珠子充滿了靈性,可以說是他見過的物品中,靈性最強的東西。

從其他人的眼神就能看出來,這東西定然非常寶貴。

不過這顆珠子對他還真沒什麼用,於是他說道:「黃老先生,這禮物太貴重了,你還是收回去吧。」

「這怎麼行?」黃庚道,「這一次要不是大師出手,我能不能活下來都不一定,更何況先生還給了我一場奇遇和造化,這個禮物還請大師一定要手下。」

巫俊搖搖頭,道:「珠子就不用了,如果你想謝我,能不能把你那桃花符的製作方法和原理跟我講講?別的符也可以。」

「桃花符?」黃庚怔了一怔,道,「那都是不值一提的小手段,大師有興趣,自然毫無保留。但這顆珠子……」

「就這樣吧,珠子你拿回去,你們收集點東西不容易,我就不奪人所愛了,對我也沒什麼用處。」

見他堅持,黃庚也不再多說:「那這樣吧,大師想了解符的事情,正好小臾比較熱衷於此,我就讓她留下來,也好讓她多跟大師學習一下,免得她整天不知天高地厚。」

黃臾不服氣地撅了撅嘴,不過這種場合下,她自然沒有反抗的權力。

再次道謝之後,黃庚便領著眾人回了京城,他磐涅重生,修為又有了一定的精進,自然想做更多的事情。

黃臾則暫時留了下來,準備給巫俊講解桃花符的製作。

不過制符需要很多東西,需要黃庚回到京城再快遞過來,所以黃臾閑著沒事,倒是和方恆很快地熟悉起來。

方恆自從來到望子山後,很少有和女孩子接觸的機會,黃臾的到來,讓他彷彿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縷曙光。

他覺得黃臾性格活潑、可愛,當然有時候也會有點不講道理,不過女孩子應該都是這樣的吧。

所以這麼好的機會,他怎麼可以錯過?

於是這天早上,他從後院的草里摘了幾朵帶著露水的小花,來到黃臾面前。

「我可不可以……」

黃臾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感到非常奇怪:「做什麼?」

「是這樣的,」方恆說道,「自從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覺得你……非常合適做我的……」

黃臾眼睛一睜,不會吧,大家才認識兩天,都不怎麼熟悉埃

再說她現在哪裡有閑心談什麼戀愛,根本想都沒有想過。

不過這還是有生以來,第一次有男孩子向她表白,所以還是挺新鮮的。

這時方恆繼續說道:「你的臉型、頭髮、頭型,都是模特兒的最佳人眩」

模特兒?

黃臾更是驚呆了,現在還有這麼誇獎一個女生的嗎?

這套路是不是太老土了點?

「所以,能不能請你做我的模特兒,讓我幫你吹個髮型?」

黃臾:「……啥?做你的模特兒?吹髮型?」

「對啊1

黃臾瞬間都懵了:「你大清早摘了一把花,來到一個美少女面前,羞羞答答地支吾了半天,結果就是想吹個髮型?」

方恆摸了摸頭,吹髮型難道很奇怪嗎?他很久沒練手了。

「那你以為是幹啥?」

黃臾:「我……」

對不起,沒能get到你的心意,我的鍋!

她轉頭看了看坐在那棵大樹下的巫俊,心道果然是有其師必有其徒。

都是怪人!

註定一輩子單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