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星蘊偃師>第一百七十二章 北荒學院 慕容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二章 北荒學院 慕容白

小說:星蘊偃師| 作者:居樓| 類別:科幻小說

北境之地,本就荒涼,那裡群山霧繞,鮮有人煙。

可惜總有那麼些祖祖輩輩在那裡長大的人,在已經認定北境荒山才是他們命里的根,生與死,也要在這漫天雪山裡度過。

那裡的宗族,蠻橫不知禮數,常年與妖獸廝殺,更不要說讀什麼書籍,學什麼文章了。所以,一個北境之地的人來參加考試,並且到現在還沒有被淘汰,這讓宗懷義很吃驚。

「朱雀天將,星羅大醮不是不允許偃師宗門來參試嗎?為何北境蠻荒之地,有人能夠取得考試的資格。」

甘寧望著慕容白,嘴角不自覺流露出些淺淺笑意,「閣主大人,你怕是在群星殿閉關久了,已經不知道北境早就變天了吧。」

「哦?說來聽聽。」

甘寧拿起毛筆,邊陳述邊把自己要講的重點寫出來。

這是甘寧的習慣,他講話的時候,喜歡把講過的事情寫下重點,以免自己說的事情前後邏輯不順,或者說抓不住要害,講著講著極有可能把話題說偏。

「二十年前,荒涼的北境,出了一個蓋世英雄,真名已經被許多人忘記了,只知道他的名號「天狼星」。之所以稱他為英雄,無非就是憑藉著個人實力,與數以千計的妖潮相鬥而不落下風,並且斬下了獸潮首領北域天狼的首級,故而得『天狼星』之名。」

宗懷義眨了眨眼睛,覺得甘寧是不是把話題給帶跑偏了,他問的是為何北境會有偃師學院,結果講了一堆關於「天狼星」的事情。

天狼星的大名如雷貫耳,身為群星殿閣主又豈會沒聽過。

甘寧咧開嘴笑了笑,看出了宗懷義心裡的疑問。

「閣主莫急,接下來就是重點了。」

宗懷義不耐煩地說道:「好吧,繼續。」

甘寧運筆,寫下了兩個字「滅族」。

「天狼星的家族,一直都有將剛出生不滿九歲的孩童放到有弱小妖獸出沒的冰天雪地里的傳統,讓其謀生並取得一顆妖獸頭顱,方能被家族認可,反之便被家族拋棄,死路一條。」

宗懷義忽然覺得北境之人雖然野蠻,不過也是挺可憐的。

望了望一臉認真答題的慕容白,心裡生出了同情。

「不過,這個規則就在天狼星成為星羅偃師,並且成為英雄之後,便因為一件事而改變了。」

「什麼事?」

甘寧放下了筆,指尖敲了敲「滅族」二字。

「天狼星的直系親屬,最後只剩下他與姐姐兩人相依為命。姐姐被不知名的族人姦汙,生下了一名孩童。當這個孩童長到八歲的時候,便要面臨冰天雪地的命運。不過,天狼星卻為了這個孩子,與族長抗爭,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不得而知。因為那個家族已經不復存在了,只有天狼星一人活了下來。」

宗懷義問道:「你老是敲著那倆字,意思是不是說,他們被滅族了?」

甘寧點頭。

「誰那麼厲害?還那麼狠?」

甘寧鎮定答道:「天狼星。」

「什麼?」宗懷義震驚得直接站了起來,「就為了那個孩子?不會吧?」

甘寧提起筆,寫下了「姐姐」「族長」「孩子」。

「簡單來說,當時姦汙姐姐的人就是族長,而那個孩子是族長的親生孩子,可是卻沒想到那個族長居然把這個事情給說了出來,大概意思就是『我親生骨肉的生死還輪不到一個外人來管』。本來天狼星成為了族中英雄,就開始不把他這個族長放在眼裡,心中長年累月積攢下來的憤怒讓他不經大腦就把事情給說了出來。」

宗懷義繼續問道:「這就是天狼星動手的原因?」

甘寧搖搖頭,道:「不是,他的姐姐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緊緊抱住了自己的兒不肯鬆手,害怕一鬆手便是天人永隔。可是,那個族長,卻動手了,結果,姐姐死了,弟弟當然要發飆了。」

宗懷義撇撇嘴,道:「世人都說北境蠻夷不通人性,我看跟禽獸差不多,一個道貌岸然的長者和一個喪心病狂的天狼星。那個『英雄』如此容易失控,滅了自己滿門。」

甘寧又搖搖頭。

宗懷義有些鬱悶。

「你小子又搖啥頭,我說的不對嗎?」

甘寧冷靜說道:「不滿閣主,我曾經親眼見過天狼星。所以,即使只有他一個活口,他也聲稱是自己滅了自己滿門,不過,我從他的眼神里能看出他是一個耿直的人,而且不善說謊。」

「你什麼意思?」

甘寧說道:「天狼星在說謊。」

宗懷義更加鬱悶了,見甘寧指尖的火將寫過的字燃成灰燼,便沒有再問什麼。

就算甘寧能猜出天狼星在說謊,他也不可能從天狼星嘴裡得出什麼答案。

愣了愣神,慢慢抿了一口茶之後,忽然想起了什麼,一拍腦門,宗懷義問道:「你小子又岔開話題了,這跟我問的事情有關聯嗎?」

甘寧訕笑道:「天狼星家族被滅之後,不過北境之人並沒有覺得他有什麼不對。在他們的世界,強者做什麼,只要情有可原,都能夠被原諒。所以,孤獨一人的天狼星開辦了北荒學院,雖然學生不多,不過好歹也平日熱鬧一些。久而久之,還招到了一些實力不菲的老師坐鎮,現在的規模可不一定比中州某些二流的學院校」

宗懷義長舒一口氣,繞了一大圈,總算說到正題上了。

「不過……」甘寧話鋒一轉,將撐開的紙扇遮擋住了自己半邊臉,「北荒學院上一次本就可以來參加星羅大醮,結果卻沒來,這次到底是為何?」

見甘寧的眼神悄然落在了慕容白身上,說出的話也純粹是自言自語,宗懷義便沒有理會。

人家愛啥時候來就啥時候來,關你毛線事?瞎操心。

百無聊賴的宗懷義瞅了瞅已經燒完的香,再遠觀那三個已經起身的考生,宗懷義低聲嘟噥道:「如此龐大的題庫,居然能答這麼久還不被出局,這三人,根本就是怪物。」

莫秋懷裂開嘴,對自己唯一認識的考官宗懷義笑了笑,卻被宗懷義一雙怒眼給瞪了回去。

知道老人家對自己有偏見,便只好尷尬地移開了自己的視線,落到了慕容白身上。

莫秋懷的蓮瞳能看很遠,很早的時候便看到了慕容白手中的牌名。牌名是考生報名的名姓,慕容白,聽起來很有文藝范的名字,配上這種簡單粗暴的穿著,總有種很不搭的感覺。

算了,本以為黃十三那個平日里愛裝逼的貨能撐到最後,沒想到那麼快就出局了,真是白期待他了。

倒是這個慕容白,竟然如此厲害,可是卻從未聽說此人。

莫秋懷移動著自己的小碎步,故意與楊廣裝作很熟的樣子,用自己手肘輕輕戳了戳一臉不高興的楊廣,「學長,那人誰啊,居然能我們兩個優秀的才俊一起走到最後,真是厲害哦,說不定,這傢伙是匹不錯的黑馬呢。」

楊廣說道:「此人是北荒學院的學生。」

「北荒學院,是哪裡?」

楊廣鄙視地看了一眼莫秋懷,覺得這傢伙是不是作弊了,如此孤陋寡聞還能走到最後而不出局,反倒是那個在初試表現驚人的黃十三,出局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幾乎是屬於第二批離場的人。

「等閑學弟,北荒學院,是北境唯一一家偃師學院。」

「嗦噠斯餒1

聽出莫秋懷嘴裡忽然冒出這麼莫名其妙的一句話,楊廣雖然很想問,但是不好挑明,免得顯得自己無知。

一聽是北境,莫秋懷就來了精神,上次放天狼星走,本來是看在他蘊脈已經被廢,無法再對自己造成威脅,才放他離開。沒想到這傢伙背後竟然站著一座學院,而且他就是院長。媽賣批喲,早知道這傢伙自己有這麼大勢力,就不該放虎歸山。

閉上一隻眼,另外一隻黑眸盛開白蓮,觀其心,呈白火。

雙眼恢復,莫秋懷心中啞然。

白火?

不是壞人啊?

不一定,有些心善之人,也有可能被惡人欺騙行惡事。

不行,如果他是北荒學院的人,那麼極有可能還是會受天狼星驅使。

說不定是七曜之一的天狼星派來做底的。

不由分說,莫秋懷便做下了一個決定,尾隨他!

……

……

許久之後,莫秋懷一路尾隨慕容白,來到了青城山腳下。

做一個尾隨痴漢還真的不容易。

莫秋懷頓時有些後悔了。

慕容白一路沒有休息,當走到半山腰上,忽然鑽進茂密的叢林,莫秋懷心中冷笑,呵呵,看來自己被發現了啊,你以為你躲得掉嗎?

平靜的雙眸,盛開一對黑白蓮。

「坐蓮觀星1

方圓一里地之內,所有風吹草動,花鳥魚蟲,盡在眼底。

可是,卻抓不到慕容白的身影。

靠!他娘的見鬼了!

「兄台,你是在找我嗎?」

抬頭一看,數米遠的高空,慕容白撐開一對羽翅,穩穩立在了一顆樹梢旁,像一隻身體輕盈的鳥兒,雙腳輕點鮮嫩的枝丫。

怪不得找不到這個傢伙,原來在上面!厲害啊,靈御羽翅,看來此人有照心境實力。

「兄台,你為何跟蹤我?莫非,家師失蹤一事,與你有關?」

莫秋懷眨了眨眼睛,摸了摸後腦勺,不解問道:「啥?家師?你師父是誰?」

本來神色凝俊的慕容白,眉頭一松,順著樹榦,乘著清風,滑落下來,並收起了翅膀。

很明顯,他已經收起了警惕之心。

「家師天狼星。」

「你師父是天狼星?他怎麼了?他失蹤了?什麼時候失蹤的?」

莫秋懷一連四問,直接把慕容白給問懵了。

本來以為這個叫做莫等閑與自己師父失蹤一事有關,沒想到居然什麼都不知道。

想想也是,這個傢伙才多大,與自己年紀相仿,而天狼星乃星羅境里的佼佼者,一個少年又怎能對自家恩師有何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