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回80當大佬>第145章 被追得有家不能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5章 被追得有家不能回

小說:重回80當大佬| 作者:浙東匹夫| 類別:女生小說

「媽,怎麼了?」蕭穗對著話筒親熱地問。

她剛剛跟著老公料理完特區的事情,回到香江的寓所,就接到了母親蘇萍從單位里打來的電話。

蘇萍先是噓寒問暖關心了一會兒,然後倉促切入主題、節約點國際長途費:

「那個演『丁力』的小李,跟你們在一起吧?有個中原製片廠的領導,在籌備一本叫《少林寺》的合拍電影,港方合作單位是長城影業。他看小李在《滬江灘》上的武戲表現,覺得不錯,想請他演男主角。」

「等等,你讓我捋捋,我跟小顧商量一下。」蕭穗一下子沒Get清楚這拐彎抹角的關係。

一部兩地合拍電影,怎麼會讓內地方面選角呢?《滬江灘》這種合作模式,不都是港方選角、港方看不上的次要角色才給內地的么?

不過,她稍微跟顧驁轉述了一下,顧驁就聽明白了,比蕭穗還清楚。

他笑著掃盲:「長城影業跟邵氏不一樣嘛,長城就是內地資本控制的文化橋頭堡,這是正常的——穗子,你的行業nim還是不夠了解吶。」

顧驁前世也算半吊子的武俠迷了,對於功夫片的大致發展史心裡還是有點數的。依稀記得原本的歷史上,李聯傑的正式出道,就是靠《少林寺》實現的。

如今,顯然是是因為《滬江灘》提前在內地熱播,連帶著導致李聯傑的驚艷實力提前半年多被人注意到了。

而出品方「長城電影公司」正是一家位於香江、但基本上受大陸方面控制的,算是對外宣傳的窗口「1950年時就被改組的,就是大陸留在香江的「底」」。

所以歷史上的《少林寺》才會大量使用內地人來演,除了李聯傑之外,於承惠、於海、計春華這些也都是國家隊的武術運動員。

用人、取景、接待這些工作,全部分包給了中原製片廠以及荷蘭省當地的旅遊部門。

香江方面只是出錢投資、委派導演,以及持有版權。

大體上就是這麼一個特殊時代下特殊合作模式的產物。

……

捋順了這裡面的關係后,對於這種內地有關部門深度主導的項目,顧驁也不想過多介入。就直接把李聯傑叫來,告訴他這個好消息。

對於顧驁而言,他也是樂於見到李聯傑有機會快速成長的,以免耽誤了他《終結者》的大業。

李聯傑此前只拍過一部電視劇,還只是男二號,歷練終究有限。既不懂電視和電影的要求區別,更沒有演過男一號,這一切都是他急需的。

「阿傑,情況就是這樣,恭喜你能自己贏得機會了,都不用我幫你介紹。」顧驁把情況大致說完。

李聯傑又驚又喜,不過並沒有忘本:「顧哥您說哪裡話,在您面前我永遠是一個因傷退役的武術運動員而已,要不是《滬江灘》讓我為人所知,內地製片廠的領導怎麼可能聽說我。」

「這次的機會,你就當是一個不錯的歷練。恰好我《終結者》的資金兩個月內到不了位,我也答應了卡梅隆先生能暫緩一下項目、讓他去接別的私活練練手。

所以我對你的要求只有兩個:第一,我會跟長城影業的人說清楚,把你的戲份集中安排,三個月內一定要騰出檔期,最好兩個多月就收掉。

第二,我會自掏腰包,也不求占版權比例,到嘉禾請袁八爺做武術指導,你這兩個月好好跟他學動作戲的電影表現手法,到時候在《終結者》里的效果,才是我真正追求的。」

「明白了,顧哥,我一定會珍惜機會的。」李聯傑拍胸脯保證。

《少林寺》雖然號稱歷史上第一年就有1億多人付錢買票觀看、後來多年累計售票四五億,但前世的顧驁也看過,覺得這部片子實在算不上太好。

完全是因為「早」,是第一部進入內地人視野的武俠片,當時人民沒別的娛樂活動可眩即使靠兩毛錢一張電影票、最後累計票房有幾千萬人民幣,那也才《終結者》不到十分之一的零頭而已。

從絕對的金錢獲利額度來說,犯不著在有內地zhngf部門介入的片子里佔便宜。

因此這部片子對他來說最大的價值,還是讓自己的馬仔們露臉宣傳這些無形資產。畢竟名聲是不用計算匯率的,而且會隨著觀眾收入的增長而增值,比絕對票房值錢多了。

除了李聯傑,顧驁很想把他其他的小弟小妹們統統塞進去跑龍套,只可惜他現在的馬仔還不夠多。

……

顧驁是說干就乾的脾氣,跟李聯傑商量好后,他立刻親自開著賓士,按提前偵查好的聯繫地址,登門延請袁八爺當動作指導。

「請問你找誰?」

顧驁摁電鈴時,來開花園大門的是個精壯的年輕人。袁家班住的是大別墅,但地段並不太貴,因為家裡兄弟人口眾多,才這樣安排。

「顧驁,前幾天打過電話的。」

「哦,跟著邵爵士混的那個顧驁啊,我們一貫跟著嘉禾鄒老闆干,你倒是有誠心。」對方嘴裡如是說,倒也不阻攔,帶著顧驁去見大哥。

在1980年代的香江,邵氏因為對演員和創作人員的高壓,素來以刻薄寡恩著稱。相比之下,鄒老闆的嘉禾模式,就被很多人吹捧了。

「我是大陸來的,跟邵爵士合作過,不是跟著邵爵士混。」顧驁不卑不亢地點到即止,也不多解釋。

很快,顧驁就見到了正主,一個年近四旬、長相瘦削、臉頰凹陷、顴骨凸出的中年男人。

顧驁直接說明了來意。

袁八爺也不跟他虛偽,直截了當挑明:「顧少,我知道你能折騰,不過我現在已經是當導演的人了,武而優則導嘛,你應該知道我的身份的。」

他這番話並不是自吹自擂,因為兩年多前、程龍剛改投嘉禾系時,最初的兩部功夫喜劇《蛇形刁手》和《醉拳》,就是袁八爺既當導演、又兼武指的產物。

「知名導演」的身價,可就比「武術指導」貴多了。

武俠片里的「武而優則導」,有點兒像科幻片領域的「特效優則導」——卡梅隆不就是那麼轉型的么。

「八爺報個價吧。」

「一百萬,港幣就行。」

「可以,如果我要連續雇你兩部呢。」

「不打折。」

「第二部是好萊塢的,而且到了你就知道,你會跟非常有功夫底子的人合作,而不是費力教外行人,你會喜歡上這份工作的。」顧驁不急不躁,循循善誘。

電影圈裡的人,要價波動幅度都是很大的。有些時候是電影不喜歡,合作對象也不喜歡,故意報個很高的價,想讓對方知難而退。

比如後世很多大腕兒聽說某部片子有J甜,就是神秘大老闆想讓名角給自己要捧的小鮮肉小鮮花踩著上位的,那大腕們就幾千萬上億瞎報。如果神秘大老闆非要當這個冤大頭、硬捧,認了這個價,那就拍唄。

但如果看到好的劇本、樂於合作的演員和導演,給個友情價也是很正常的。

武術指導要價高低,跟合作對象的底子也有很大關係。如果要扶起一個毫無功夫的小鮮肉,武指難度暴漲,要價自然也高。

所以,聽了顧驁敘述的條件后,對方也狐疑起來。

他上下打量著李聯傑:「你要指導的就是這小子了?《滬江灘》里的武戲我也看了,不過沒什麼表現力,不知道真功夫怎麼樣。

而且,一部是內地片,一部立刻就是好萊塢科幻片,這也太跳了吧,我憑什麼信你真能搭台起好萊塢大片。」

「那就第一部我先認了你100萬,第二部你看錶現,再決定是否要介入。我顧某人從不說虛話。」顧驁非常坦蕩,「阿傑,打一遍給八爺看看。」

「是。」李聯傑恭恭敬敬鞠了個躬,然後開始套路。

袁八爺僅僅用了幾秒鐘,眼神就像鷹隼一樣凝聚了起來。

果然,一部mngu時期的年代劇,是看不出真功夫的。

「這個活兒我接了。如果他進步夠快、第二部的投資和潛力夠大,我就算買一送一給你拍掉好了。」

袁八的算計也不傻,他知道程龍的《殺手壕》已經撲街了,香江武術人要在好萊塢露名聲暫時是遙遙無期。如果顧驁真能在好萊塢打出名聲,他們袁家班只要在製作人字幕里露個臉,也是不小的江湖地位提升了。

……

搞定一切之後,顧驁給李聯傑和袁八買了機票,讓他們做好準備去荷蘭拍戲。另一邊,他也把這邊全部籌備完畢的消息通知了內地那邊。

顧驁和蕭穗,則搭乘航班回錢塘,準備回家盤桓數日、然後送蕭穗回復旦開學、顧驁再回京復命。

中原製片廠和長城影業聽到有港商自作主張贊助了武術指導后,莫不嚇了一跳。

因為《少林寺》的全部製作預算只有200多萬港幣而已,一下子多花這麼多錢,到時候版權怎麼分?

幸好後來聽說這是港商「捐」的,只要加塞幾個人,不要電影版權,內地方面才鬆了口氣。

不過,隨著電影的開拍,又有一大堆破事兒發生。

香江方面的取景組到了荷蘭嵩山,發現所謂的少林寺幾乎是斷壁殘垣,所有的泥塑菩薩都塌了,寺里的荒草一人高。

十年不可描述期間,這裡早就破敗了。要不是《少林寺》這部電影拉動了旅遊業發展,後世遊客看到的重修寺廟根本就不可能存在。

最後只能緊急讓提前趕到荷蘭的演員們,臨時從少室山改到隔壁太室山,上中嶽廟取景拍幾個鏡頭——說句題外話,中嶽廟雖然帶個廟字,卻是一個道觀,根本沒法取廟宇建築內部的景,一取就穿幫了。

這地方是古代皇帝封禪嵩山的祭祀場所改的,所以嚴格來說,是「少林派」佔了「嵩山派」的地盤拍戲。

明州籍的張導演急得沒辦法,又不知道全國還有哪兒有完好的古剎可以取景,只好回故鄉協調,幸好劇組裡一個反角計春華是錢塘人、吳越武術隊的,算是張導的老鄉,推薦了去花港觀魚和旁邊的「凈慈禪寺」取景。

這些寺之所以保存的好,全賴周首相當年請尼克松總統路過,所以沒人敢破壞。

「註:此為史實,和主角沒有關係。《少林寺》拍攝時,真的少林寺完全不能用,是在中嶽廟和花港觀魚兩處取景的。」

張導本來一直是跟中原製片廠與荷蘭省的有關部門打交道,突然跨省取景,一個香江人完全抓瞎不知道找什麼衙門。

病篤亂投醫,發現捐資港商里有一個說得上話的,連忙來求顧驁:

「顧少,我知道這事兒不關你事,但請你高抬貴手,幫我們找有關的外事部門、旅遊部門打個招呼。您在《滬江灘》時的能量,咱都是知道的,事後必有感謝。」

「感謝就不必了,你給我把阿傑的戲份集中排一下,到時候讓他提前離組就好。」顧驁也不拿捏託大。

張導連忙滿口答應。

顧驁幾個電話,然後就非常地頭蛇地搞定了有關部門。

畢竟只是取景,並不是什麼有政治風險的事兒。香江導演之所以抓瞎,無非是不知道拜哪個碼頭而已。

顧家人在本地有一個縣處級的幹部,顧驁自己又跟文創部門那麼熟,幾個電話搞定也就不足為奇。

甚至有關部門在聽說荷蘭省的同行已經把主意打到了「請港商來拍《少林寺》、學《廬山戀》和《滬江灘》拉動地方旅遊業」后,本地旅遊局的領導紛紛找上門來。

請顧驁幫忙聯繫聯繫港商,看看能不能也拉投資拍點兒本地的傳統文化旅遊宣傳片。

顧驁哪有這個空,當然是全部婉拒了。

「小顧同志,你連滬江人都幫了,不能看著家鄉旅遊業蕭條袖手旁觀吶1

「姜局長,您言重了,我只是認識一些港商,什麼都決定不了。如今真是沒空,以後有機會再說吧,告辭了。」

顧驁千辛萬苦把旅遊局的領導們婉拒出門,然後麻溜兒閃人回京開學彙報,在故鄉他是一天都不敢多住了。

老爹剛剛下半年分到的清波門外的小別墅、顧驁掏了3萬塊買下,結果都沒住三天過夠癮,就被人逼得有家不能回。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