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竹梅鵑>(五十五)居功不傲
小說:| 作者:| 類別:

(五十五)居功不傲

小說:竹梅鵑| 作者:風雲堅果| 類別:恐怖靈異

頂包之事,文竹隻字不提,陳嘉明也不提一字,兩人心照不宣。

廠子里卻傳得沸沸揚揚,說文竹在山東撞死了人,花了老闆好多冤枉錢,估計沒什麼好果子吃了。

有些同事靜等著觀好戲,看文竹如何被打入冷宮,而事與願違,見文竹與老闆關係越發親近密切,很是納悶。

又傳文竹是頂包處理,否則老闆不會如此護著他。樹欲靜而風不止,謠言止於智者。文竹沒空搭理這些,手上的事還忙不過來呢。過了一段時間,恢復了平靜。

七月初,文竹拿了交通事故處理文書向陳嘉明彙報,保險出了大頭,振興工具出了小頭。

「小文啊,讓你受冤了。」

「老大,此事已過,莫提。為振興工具赴湯蹈火是我份內的事,為老大出生入死也是我心甘情願。」文竹也不知自己何時改口稱老大的,大概是水到渠成的緣故。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但文竹的豪言壯語還是明顯打動了陳嘉明。

「好啊!如果我的屬下都像你如此忠心耿耿,兢兢業業,何愁大業不成?」

「大業必成。」文竹又恭維了一句。

「根據你上半年的優異表現,我代表董事會決定,寶馬車從今天起歸你使用。」

說著陳嘉明就把車鑰匙扔了過來,文竹一把接祝

不知是陳嘉明忌諱那車撞死過人晦氣呢,還是對文竹有所愧疚呢,還是真正想獎勵文竹呢,也許是情緒一時衝動所致呢。

文竹不為所動,又把鑰匙恭恭敬敬地退了回去。

「萬萬不可。」

「不可?難道寶馬不如帕薩特1陳嘉明疑問中帶著驚訝。

「不是。」

「那又為何不可?」

「幾個副總中我年經最輕,卻與你走得最近。」

「近又怎麼啦?」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李苦路邊,無人采之。如副總中我獨開寶馬,等於陷於我不義。當然,老大你一言九鼎,威儀全廠。但我還是希望你收回成令,重新考慮。」

「那你的意思呢?」陳嘉明反將了一軍。

「既然老大如此看重,我小文就言無不盡,以供參考。」

「請直言。」

「生產副總曹東明,年邁資老,能力稍缺,辦事勤懇。可讓老大的光輝照耀他一下,讓他自我鞭策,發揮餘熱。」

「哈哈哈哈,好,透徹!你居功不傲,卻便宜了曹東明這個老朽1

曹東明不知文竹的一席話卻讓他開上了寶馬,只知陳嘉明對他信任有加,從此拼了老命也要為陳嘉明賣命。

見時間尚早,兩人喝著茶,聊起了企業的未來,也算未雨綢繆吧。

「我們也算細分行業中的翹楚,比台資稍有差距,比老三還領先一步。如果再年輕十歲,我定要坐上龍頭老大。」

「老大龍體正佳,再干二十年又何妨1

陳嘉明神采奕奕,滿頭烏黑,不間一絲白髮。

陳嘉明搖搖頭道:「思想還能與時俱進,身體不服老真的不行。真希望有人來幫我撐一把啊?」

文竹知道其說的是其獨子陳澤楷,比文竹小二歲,美國斯坦福大學畢業,博士。是其導師史密斯教授的得意門生,現在導師實驗室搞攻克癌細胞的發明,是其第一助手。

「可以叫令公子歸來助你一臂之力埃」

「不提他也罷。」

「何出此言?他可是生物醫藥的高材生,說是領軍人物也不為過。隨便給我們弄一個專利,我們就能改行,從傳統行業跨入新興行業,大展鴻圖了。」

「小文埃我也是這個意思啊,可是他不聽。去年打電話給他,一說就轉話題。防我像防賊一樣。」

「也許他有他的苦衷吧。」

「對,他有苦衷。今年上半年回來一趟,才說清楚。他對我們企業不感興趣,對科研創新感興趣。因此振興工具是不指望他發揚光大了。

「那我說:『你給我搞個專利,行唄?』

「他斷然拒絕:『不行。』

「我又問:『為何不行?』

「他才娓娓道來:『像我們這樣來自於中國的高端人才,老外想用你,又是重點防著你。怕我們泄露機密,電話都是竊聽的。所以你電話里說這個不是授他人以把柄嗎?間諜罪可不是鬧著玩的。這種高科技美國曆來是對中國封鎖的,原因你也知道,怕中國強大,它要壟斷市場,稱霸世界。』

「我說:『中國現在也強大了,你也可以回來搞科研啊?』

「他苦笑一下,說道:『現在國內還差點火候,缺少美國那樣的土壤和環境。你說,誰會願意花一億建個實驗室,請我搞科研,還不一定有成果?』」

「一個億?」文竹慨嘆道。

「是美金1陳嘉明補了一句。

「啊!要7.6個億啊!我們的產值還差著遠呢1文竹驚嘆道。

「所以我請他回來,請得起嗎?不過他說了:『我遲早會回來的,再過十年,中國肯定會建成好多這樣的實驗室。我會回來搞科研,講學,要把所學致用,散播,縮小與國外頂尖科技的差距。」

文竹不竟想起了小小,這些人雖然人在國外,心卻是中國心,終有一天,學有所成,會回來報效祖國的。

「令公子學夷勝夷,中國終將站在世界的前列。」

「對國家有利,除了面子光彩,於我有何益呢?」

「老大,你也可以通過鳥槍換炮,騰挪之術,壯大企業,給令公子建實驗室呀?」

「談何容易!小文,你說說看,如何騰挪?」

「做大,上市1

「哈哈哈哈1陳嘉明大笑不止。

「老大,我說錯了?」文竹給他笑得一頭霧水。

「哈哈哈哈!知我者文竹也1

文竹聽了,也是放肆大笑。雄心壯志,展翅高飛。

陳嘉明除了貪以外,真是老謀深算,無人能敵。

過了一晌,陳嘉明透露了一個蓄謀已久的收購計劃:收購風雲市中天工具有限公司。

風雲市中天工具有限公司,行業排名第三,老闆霍中天,其它文竹一無所知,靜等陳嘉明一一道來。

「前幾年,我收買了中天工具財務上的一個女的,叫蘇馨月,每年給她一筆不菲的情報費。別無它意,就是想了解一下中天工具的客戶,價格,好讓我們與之競爭中處於有利地位。

「中天老闆叫霍中天,年齡跟我相仿,育有二兒一女。大兒叫霍文,二兒叫霍武,小女叫霍雙。

「去年下半年的消息,老大霍文喜歡上了一個寡婦。老二霍武吸毒成癮,戒毒所戒了二次還是不行。老三霍雙喜歡上有婦之夫,跟人私奔了。

「比電視劇還狗血,最讓人大跌眼鏡的是那個女的搭上了霍中天,還生了個娃,叫霍全,現在想上位,鬧的不可開交。這個是我從其它渠道獲知的。」

文竹聽他說的輕描淡寫,好像講一個事不關己的山海經一樣,其實振興工具獲利多多。本來是行業老四,現躍至老二。

「老大的意思趁他家內亂,再讓他亂些,其他方面再做點文章,讓他四面楚歌,無心經營?」

「因此我派你去摸摸真實情況,讓他越亂越好。亂到一定程度,我們假意助他渡難關,然而一舉吞併他。」

「高,實在高。老大高瞻遠矚,我輩難望項背。」文筆恭維后,心裡罵了一句:「趁人之危,好陰。」

「小文啊,你有沒有暗地裡說我趁人之危啊?」

陳嘉明好像洞悉了文竹的心思,文竹一驚,趕緊辯解:「沒有,沒有。」

「其實市場經濟就是這樣,弱肉強食,『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蝦,蝦蝦吃泥巴』。你不發展,別人加速發展,你落後,就得淘汰,就得給人吞併。所以我不敢懈怠,日益壯大企業,別人就不敢輕舉妄動,而我可以用最小的代價伺機吞併別人。」

「精闢!精闢!太精闢了!老大,什麼也瞞不過你。吾之楷模1文竹由衷地誇道。

「此去風雲市,給你派個助手,你想帶誰去呢?」

陳嘉明的關懷讓文竹心頭一暖,感激道:「謝謝老大體貼,帶馬向遠吧。」

馬向遠也是愛心資助里的第一批人,比曹文龍高二屆,畢業後文竹把他招進公司,在人力資源部工作二年,吃苦耐勞,踏實上進。曹文龍剛畢業,跟成邦去北京為奧運趕綠化工程呢。

臨近結束時,陳嘉明把文竹叫到身邊,悄悄地說:「你此去風雲市,明裡是調研收購之事。暗裡你得幫我辦個私事,此事你知我知,絕不可走漏一點風聲,必須你本人去辦理。」

隨即給文竹一個信封,裡面有一張發黃的黑白老照片,一個很年輕的女子,豆蔻年華,風華絕代。背後備註:方菲,拍攝於1968年。一張紙條上寫著:風雲市歸隱鎮。

文竹當時一驚,這不是加強版的方蓮香嗎?

「有人在此處見過她,找到她,並不要驚動她,向我及時彙報。」陳嘉明指著紙條說。

文竹點頭,從陳嘉明的眉宇間流溢出來的青春光彩,隱約覺得裡面曲折浪漫。

  • (快捷鍵:←)
  • 竹梅鵑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