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秦時小說家>第一百九十五章 《連山》(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五章 《連山》(第三更

小說:秦時小說家| 作者:偶米粉| 類別:

「公子,昨天夜裡紫蘭軒很是混亂,許多姐姐都被抓走了。」

靜修一夜,參悟玄妙之門的深層次隱秘,距離悟虛而返更進一步,雖不知道何時突破,但也已經是時間問題了,想要直接頓悟碰觸其內太難太難。

或許,一次次的小突破到最後會演變成這個境界的大突破,這倒是與儒家荀況的理念相似,迎著清晨初起的朝陽,靜坐在雲舒的房間中,聆聽琴音之妙。

每一次,雲舒的琴技都有所提升,若是可以,現在周清可直接灌輸力量,令雲舒成為一個先天層次的武者,一曲而畢,餘音繚繞不絕。

許久之後,脆音而起,身著白色的長裙,秀髮精緻的梳攏在肩頭,纖細的手掌輕輕撫摸著面前的床琴,美眸忽閃,隨意而語。

「昨天,姬無夜死了,新鄭自然要大亂。」

斬殺一個姬無夜,如同滅殺一個螻蟻,實在是不能夠在周清心中留下更甚的影子,輕輕回應,不以為意,彷彿昨夜在新鄭死的是一個普通人一樣。

姬無夜的死,對於新鄭的每一個勢力來說,都是影響巨大,他的死,令得夜幕的影響力會在接下來的很長時間內受到巨大的打擊。

五代相門張家、韓王四子韓宇、流沙、乃至於在新鄭之外的天澤都會有巨大的行動,這一點也是周清希望看到的。

也許流沙能夠笑到最後,但那又需要多久呢?而留給流沙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姬無夜!他……死了?」

很明顯,對於雲舒來說,這個人還是了解的,在自己的印象中,對方是如此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竟然也會死亡,實在是令人詫異。

「姬無夜他也是人,是人的話,終究要死的。」

「或許不久之後,血衣候白亦非也要死,雲舒,到時候你要不要親自動手?」

微微閉合的雙眼睜開,看著雲舒那白裡透紅的精緻容顏,悠然而起,臨窗而立,靈覺擴散開來,辰時已經過去一刻鐘了,算算時間,也該來了。

念及此,對著雲舒輕輕一笑,接下來的新鄭會死好多人,如此,血衣候若是死在其中,似乎也沒有什麼讓人值得注意的。

「血衣候……白亦非1

《清境》運轉,歷經月余的修行,一顆心本以為已經波瀾不驚,但對於血衣候這個稱呼,心中仍舊有些悸動,腦海深處,一幅幅久遠的畫面翻滾而出,整個人周身為之隱隱顫抖。

這一次,周清並沒有出手壓制,那些東西已經被雲舒鎮壓了月余,許多東西已經被磨滅,剩餘的東西雖然還有,但相信她會自動走出來的。

與之同時,在靈覺的無比敏銳感知中,紫蘭軒內走出兩道身影,隨即,對著雲舒看了一眼,周身青色的光暈隱現,消失在房間之中。

******

今天,自己還有要事需要處理。

形不逢影,影不離形,變化莫測,八面玲瓏。異心一體,一體八面,昨天從姬無夜府上出來的時候,就在新鄭隱約感知到這股凌厲的殺伐之氣。

這股氣息堪稱自己迄今為止遇到的最強殺意,看似混亂、分散,實則本源如一,對於他們,歲月長河中已經彰顯了一切。

黑白玄翦!

那個自己數年前在文信候呂不韋府上遇到的那位化神層次殺手,當時的他,雖然是化神層次,卻不過是第一層次的巔峰,距離自己所處的層次,還有一段距離。

但是不曾想,對方似乎尋找到了突破之路,參悟八卦之妙,根據周清的推演,那黑白玄翦應該是從《連山》中得到的修行之法。

三代以來,各有占卜之法,遠古有三易,《周禮》云:太卜掌三易之法,一曰《連山》,二曰《歸藏》,三曰《周易》。

三種占卜均是從遠古傳來的先天八卦衍生而出,各有奇妙,其中《連山》以艮卦開始,如山之連綿,四季六氣為旺衰指引,六甲值符為吉凶判辨之坐標,三元九運為時空轉換,陰陽輪轉無窮。

《歸藏》則是乾卦而出,由天乾位出,轉向金兌位、山離位、水震位、火巽位、風坎位、木艮位、地坤位,成就八卦之形體,玄妙無雙。

《周易》則是周文王所著之《易經》,與道家《道德》之經一般,分為《經》和《傳》兩個部分。主概論六十四卦和三百八十四爻,卦和爻各有卦辭、爻辭,作為占卜之用。

那黑白玄翦能夠修鍊至化神層次,傳承非一般,而今將心神一化為八,本體沉睡其內,待八個分身有朝一日均可以成就化神之境的時候,那就是對方衝擊悟虛而返之時。

八卦歸一,九宮歸元,這是對方的修行,雖劍走偏鋒,但能夠有這樣的突破之法,諸夏之內,絕對罕見,而今心神分化,黑白玄翦的實力也絕對入化神第二層次。

八面玲瓏,將軍壁率先死亡,成就艮師,這是必然,其後巽蜂、離舞、坤婆、坎鼠、兌鯉、震侯、乾殺,最後黑白玄翦將乾殺殺死,破開枷鎖,沉睡於其體內。

八玲瓏的實力單體或許不強,但均是死人,故而八人無所謂生死,非一舉將八人全部摧毀,根本不可能破滅八玲瓏。

浩瀚無垠的靈覺擴散,數十丈、數百丈、上千丈的區域籠罩,數十個呼吸之後,正立無影於虛空之中的周清眉頭一挑,揮手一招,一道青色的劍刃鋒芒從城中某一處飛出。

「這裡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1

這裡是新鄭城北偏西的一處庶民區域,建築很是普通,很是簡陋,然則,靈覺之下,他們渾身上下彌散的殺意根本無法瞞過自己的眼睛。

由空而落,鷹劍持在手中,站立在此刻八人所停留的房屋頂部,一語輕落,夾雜淡淡的真氣,擴散在方圓數十丈的區域內。

「而且,你們也不該出現在這個世界1

看著遠在百丈之外的一條水流,長劍所向,道道水流飛來,化作一道巨大的球形光鏡,虛空初起的陽光照耀,映襯十方一切,一切種種都在其中浮現。

旋即,又是一掌打出,整個房頂被自己削平,下一刻,道道不含任何情感的冷漠視線投向自己,水球光鏡化作漫天碎片。

旋即,一道道視線豁然間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