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你是我的手塚國光>第六章冷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冷戰

小說:你是我的手塚國光| 作者: 可愛的拖油瓶| 類別:女生小說

自從手V的家人知道新奈舞櫻是唯一可以觸碰手V而手V又沒事的異性后,整家人更是疼新奈舞櫻,將她當成自家女兒疼愛。

網球部的人越來越發現手V生氣的指數一直在提高,因為有個楊曦凝老是刻意在惹他生氣,這也讓別人看到部長原來是有別的表情的,只不過他們段數太低引不出來

跟手V相處近一個月了,新奈發現手V正逐漸因為她而改變,她知道手V是在意她,甚至可以說是喜歡她的。只不過這個男人在感情方面絕不會主動,所以她決定主動出擊。

「手V,我有話跟你說。」在回家的路上,新奈決定逼他面對自己的真心。

「嗯。」

「那你聽清楚了。」新奈難得認真地說,「手V國光,雖然你是一塊很不解風情的大冰塊,但是我,新奈舞櫻已經喜歡上你了。」

「什麼?」沒想到新奈會是告白,手V差點將車子撞向路燈。

「你不是一向處變不驚嗎?怎麼,被嚇到了?」手V難得的驚訝表情讓新奈覺得很有成就感。人嘛,臉上就要有不用的表情,面具用來對婦凸渙恕

「我」頭一次,手V覺得自己說不出話。新奈的出現對他來說是個意外,他早已把自己的人生規劃好,但是裡面並沒有新奈。新奈的出現不斷的打斷他的計劃,這讓他害怕,他想回到原來的軌道上。感情對他來說太陌生了,他不懂,他也怕自己在感情方面的被動會傷害到她。

「你什麼?別告訴我你一點都不喜歡我,我不會相信的。」新奈看著他為難的樣子,覺得有些生氣。現在是怎樣,她這個天才美少女跟他告白他居然是這種表情,怎麼說他們新奈家的品種那麼優秀,他有什麼好嫌的?

「對不起。」手V抱歉地說。

「不好意思,麻煩你解釋一下這句『對不起』是什麼意思?」新奈現在不只是有點生氣,而是很生氣,她,新奈舞櫻,居然被拒絕了,還是被一個明明喜歡她的男生拒絕了。

「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

「理由。」

「我現在不想談感情。」

「停車。」新奈大喊。

「什麼事?」手V急忙剎車。

「我現在不想坐你的車。」新奈下車,用力甩上車門,表示自己現在心情很不爽。要是這個男人不喜歡她就算了,她新奈舞櫻也不會勉強別人喜歡她。但現在這個男人擺明是喜歡她的卻拒絕她,這讓她不爽極了。她現在很想很想去飆車。

「別任性。這裡攔不到車的。」手V皺起眉頭。他,是不是做錯了?他從來就不會逃避任何事情,但面對她的感情他想逃避。他很明白她對他的影響力,他害怕最後變得不像自己。

「我想走回去不行嗎?」新奈踩著重重的腳步往前走。

「新奈,別這樣。從這裡走回去會很久的,燕姨會擔心你的。」手V開著慢車跟著她。

「燕姨知道我不會有事的。而且不用你管。」新奈任性地說。

「新奈,別這樣,快上車。」手V耐心地說。

「我現在知道我以前煩著你你有多討厭了。你繼續當你的冰塊部長別理我,直接按照你以前的作風將車從我面前開走就可以了,謝謝。」新奈幼稚地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想聽他說話。

手V停下車,接著下車拉住新奈。「我從來沒有討厭過你。」

「現在對我來說無所謂了。我討厭再這樣一個人唱獨角戲了。從現在開始你自由了,我不會再煩著你了。還有,以後見面也不用打招呼了,我是一個很小氣的女人。」她才不會大度到以平常心對待一個拒絕她的男人,尤其是她連被拒絕得莫名其妙。

手V僵著身子放開手,心裡害怕著新奈說的話。她的意思是以後再也不會再纏著他刻意惹他生氣了,他應該高興才對,這樣一切就可以回到原先的軌道上了,為什麼他卻覺得有些心痛呢?「我們還是朋友。」

「我都說了我是一個很小氣很小氣的人,我不要再跟你做什麼朋友了。」新奈生氣地朝她大吼后跑開了。

「新奈」手V瞪著她消失在街角的背影。

「燕姨,新奈回來了沒?」手V看著開門的李容燕問。

「手V少爺,小姐還沒回來。」燕姨在心裡感到好笑,這個男孩已經來敲第四次門了。「少爺,要不要進來等小姐?」堂主真是罪孽啊,又一個有大好前程的男生毀在她手裡。跟著堂主這兩年她可是充分見識到堂主的魅力,追求者不斷,不過倒沒見過堂主主動親近過誰,這手V國光還是第一個。

「不用了。我待會再過來看看。」手V抱歉地說。

「不用了。我回來了。」手V後面傳來冷冷的女聲。

「新奈,你怎麼弄成這樣?」手V擔心地看著新奈凌亂的長發,上面還有草屑,還有她的衣服也有些亂。

「只不過遇到幾個不長眼的小混混順便送他們到河裡和青蛙作伴。」那幾個小混混算他們倒霉,挑她心情不好的時候來調戲她,本來揍了幾個人后心情挺舒暢的,沒想到一回來就看到現在最不想見的人,心情又變糟了。

「那你沒事吧。」手V擔心地查看著她有沒有受傷。

「我看起來像有受傷的樣子嗎?」新奈口氣很沖地反問。「還有,現在開始不用搭我上下學了,我自己去搭公車。」新奈說完的一聲用力關掉門。

「堂主,改變策略不主動了?」燕姨好奇地問。

「燕姨,我剛告白被人拒絕了,你快點煮些東西讓我化悲憤為食量。」新奈直接躺在沙發上有氣無力地說。她的眼睛輕掃了一下時鐘,九點半,難怪肚子會那麼餓?

燕姨怪異地盯著新奈,堂主居然會被人拒絕,看來那個手V國光還真是堂主的剋星。

隔天手V依舊等著新奈一起去學校,不過這次輪到新奈將他當成空氣,理不都不理他,很有志氣地去坐公車。不過她還真的是從來沒坐過公交,差點上錯車,還是手V適時提醒她。而新奈故意拿掉那副嚇死人的眼鏡,因為她要證明給他看她新奈舞櫻的行情好得很,雖然這樣的舉動幼稚得她都想唾棄自己。

新奈一踏進教室整個教室的人立即驚訝地盯著她美得彷彿天使般的容顏,應該說她從踏出家門開始就收到了無數驚艷的目光。

「她是誰啊?」班裡的人立即議論起來。

「我們學校有這麼漂亮的女生嗎?」大家疑惑地看著眼前的女生穿著青學的校服。

新奈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不好意思,同學,這裡有人坐了。還有,你是哪個班的同學,是不是走錯教室了?」大石好心地說。

「大石,別跟我說才過一天你就不認識我了?」新奈揶揄地看著大石。

「你是曦凝?」不只大石,全班的學生。

「把你的蠢樣子收起來。」

「手V,她真的是曦凝嗎?」大石問著剛走進可是教室的手V。

「嗯。」手V點頭。

「沒想到曦凝同學這麼漂亮。」教室里開始驚訝聲不斷。

「好美。」

「好像天使。」

放學后網球部。

「那個真的是曦凝嗎?」菊丸不可置信地問。怎麼才一天,原來毫不起眼的容貌霎時變得如此出色。

「你們今天最好別惹她,她心情似乎很差。」大石好心地說,回想今天在教室,新奈毫不留情地提出刁鑽的問題讓老師回答,還頻頻當眾指出老師的錯誤,老師可是緊張地頻頻擦汗,一直在納悶自己是不是什麼時候得罪她了。

「有區別嗎?」越前興緻缺缺地問。還是原來的學姐,還是那麼惡劣,美和丑沒什麼多大關係埃

「越前啊,你除了打球就不對其他事情感興趣嗎?」桃城搭著越前的肩問。「難道你不覺得現在賞心悅目了許多,練習起來也特別有勁嗎?」

「一點都不覺得。」越前老實地搖搖頭。

「你真是沒救了。」桃城傷腦筋地撫著額頭。

「你們是沒事做嗎?還是我這個經理平時太善良了?」新奈扯出溫和的笑容,但出口的聲音卻有如千年寒冰。

「我們去練習。」眾人包括正選隊員趕緊散開去練習。奇怪,明明這麼美的笑容,為什麼他們卻有種要大難臨頭的感覺?簡直比部長還恐怖啊!

接下來的幾天,眾人終於明白原來手V這個部長真的很好,他的冰冷跟經理比真的不算什麼。平常手V部長也只是板著臉訓他們,但經理她會笑得很溫柔很可親,但他們也越來越明白,經理越是笑得溫柔,他們就越慘。而部長也不知道怎麼了,居然任由經理藉機整他們,他居然不站出來捍衛他們。

而這幾天整個網球部都像處在極地一樣。新奈和手V就像南北極,兩個人身上都散發出冰冷氣息,這讓位於兩帶中的他們痛苦極了。

「你們不覺得該做些事讓他們停止冷戰嗎?」菊丸受不了地說。雖然那兩個人什麼都沒說,但是明眼人都知道他們在冷戰。本來以為忍個幾天寒冬就會過去,沒想到兩人還真的是很喜歡持久戰。

「又不知道他們發生什麼事能做什麼?搞不好會越弄越糟。」不二笑著說。其實很難得看到這樣的手V。雖然還是一樣冰冷,但是冷戰期間眼睛卻總是不自覺掃向新奈,眼裡儘是擔憂。

「不二學長,你怎麼還笑得出來?」桃城指責道。

「抱歉,因為實在很難得可以看到這樣的手V。」口裡說著抱歉,但不二看起來卻一點歉意也沒有。

「他們兩個究竟怎麼了?之前不是還好好的嗎?難道吵架了?」隆也很納悶。

「一個人吵得起來嗎?」越前反問。部長怎樣看都不像是會吵架的人,學姐一個人吵得起來嗎?

新奈聽著越前他們的討論,他們還以為故意小聲說她就聽不見,他們卻不知道她是習武之人耳力自然比常人強上好幾十倍。正想過去警告他們,手機突然響了。

「二哥,怎麼突然想到妹妹我了?」打來的正式新奈的二哥新奈辰宇。

「妹妹啊,在新學校玩得怎麼樣?」辰宇痞痞地問。之所以說「玩」是因為他這個妹妹智商實在太高了,早就連大學課程都自習完了,拿不拿畢業證書對她來說本來就沒差。

「不好。」新奈悶悶地說。「二哥,你不會只是打來問我玩得開不開心吧?」

「所以說有個太聰明的妹妹會顯得哥哥太沒用了。」辰宇抱怨道。「最近小心點,可能有人會找你點麻煩。」不過他並不擔心妹妹的安危。他們兄妹三人從小就是綁匪的目標,所以父母都有送他們去學防身術,加上他們天賦又好,所以一般很少人可以傷到他們。尤其兩年前妹妹又加入全球最大的華人組織鷹盟,他就更加不認為妹妹會出事。

「你這個狂妄大醫生又得罪誰了?」雖說醫者要學孔子一樣「有救無類」,不過他二哥當醫生只是興趣使然,跟什麼濟世為懷壓根沒關係。挑病人比挑女伴還麻煩,看不順眼的一概不救,因此時常得罪有權勢的人。還好他身手不錯加上有新奈集團這個後盾,不然他早被砍成八段了。

「一個不入流的黑幫老大。」辰宇輕鬆地說。

「請問二哥,你口中的不入流黑幫究竟是哪個幫派啊?」新奈輕聲問。

不得了,寶貝妹妹現在的心情的確不大好,早知道就別打這個電話了。「小小一個山口組二哥知道妹妹還是沒放在眼裡的。」

山口組自詡是日本最大的黑幫,二哥居然說得出口是不入流,要是讓山口組的人聽到,還不立馬把二哥斃了。「二哥,你惹的禍提醒我幹嘛?」

「外面都知道我有一個老大和一個寶貝妹妹,老大是新奈集團的總裁,他們沒那麼容易下手,但你還是個學生,自然成為他們拿來威脅二哥的對象。」山口組那個老頭做太多壞事所以遭到天譴腦子裡長了個惡性腦瘤。普遍醫生宣稱動手術只有20%的機率,不過由他開刀機率可提高到80%,所以那個老頭派人來讓他去做手術。

「這正好可以讓我發泄一下。二哥,你放心吧,我會好好招呼他們的。」新奈揚起一抹冷笑。

「妹妹啊,你也別下手太狠,斷幾條肋骨就夠了。見血對你的成長可是有害的。」

「看心情吧。」新奈說完掛掉電話。

終於可以好好發泄一下了。新奈笑得很是開懷,但那些不經意掃到她在笑的人紛紛在心裡祈禱倒霉的那個千萬別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