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你是我的手塚國光>第七章患難見真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患難見真情

小說:你是我的手塚國光| 作者: 可愛的拖油瓶| 類別:女生小說

新奈一踏出校門,就察覺到校園外的異樣。她的美眸銳利一掃,立即找出隱藏的山口組成員。「我有些事,先走了。」新奈朝越前他們說,然後快步朝一條人煙稀少的小巷走去。

「學姐去哪?她要回家不是該往那邊嗎?」桃城指指新奈走的反方向。

「我去看看。」手V也匆匆朝新奈走的方向追去。雖然新奈拒絕坐他的車,不過每天他還是會開著車跟著他,連他也不明白自已為什麼要那麼做。

新奈在即將進入巷子時,手被手V扣住了。「你要去哪?」手V挑挑眉看著前面的巷子,裡面是條死胡同,進去能做什麼?

「你別管,你自己先回去。」該死,這男人搞什麼鬼?拒絕了她的告白后又天天跟著她,他的態度實在讓她困惑。

「我已經不可能不管你了你來這裡的目的是因為他們?」手V看著六七輛黑色車子停在他們面前,從車上走下來近二十個不懷好意的穿著黑色西裝的壯漢。

「沒新意。黑幫一定要黑車子黑衣服黑墨鏡嗎?」新奈嘀咕道。

「他們找你幹什麼?」手V擔憂地問。

「我都說了不關你的事,你先回去。」新奈不想把他牽連進來。

「我不可能丟下你一個人走。」手V堅定地說。

「手V國光,你很奇怪,我現在跟你又沒什麼關係,我有沒有事關你什麼事?」新奈生氣地瞪著他。

「我」手V說不出話,他也不明白自己。「我們是朋友,我不可能丟下你的。」

「我要討厭你。」新奈負氣地說。本來以為今天可以好好發泄一下這幾天堆積的怒氣,但因為他的多事她玩不了了。

面對新奈的怒顏,手V只能苦笑。不可否認,聽到這句話,手V的心有些微的刺痛。

新奈拉著手V走進小巷,不想驚擾到附近的學生和人群。

「新奈小姐,我是山口組的副社長左藤新一郎,我們社長想請小姐到敝社住幾天。」帶頭的中年男人恭敬地說,在心裡不禁感嘆新奈家大小姐的美貌,小小年紀就如此美麗,可以料想幾年後該是如何的迷人。

「可是我不認識你們,我爹地讓我別到陌生人家裡。」新奈一派天真地說。

「我們社長想請令兄做一件事,不過令兄不太合作,所以想請新奈小姐幫忙勸服一下令兄。」

「大叔,用我來威脅哥哥就說嘛,別說得那麼好聽。」新奈壞心情地戳破他的話。

「既然小姐如此明白事理,就請小姐跟我們走一趟吧。」新一郎也挑明了說。

「大叔,我可以單獨和你說句話嗎?」新奈笑得很是真誠。

「當然。」雖然是見過大風浪的人,但新一郎還是不自覺沉迷在新奈絕美的笑容中。

「新奈。」手V擔憂地拉住她。

「放心,他不敢對我怎樣的。」看到手V擔憂的俊容,新奈對他的口氣稍微變好了些。

只見新奈和新一郎說了幾句,然後新一郎突然僵直身體,臉色發白,然後垂下臉和新奈一起走回來。

「發什麼愣,走了。」新奈拉著手V的大手往巷子外走。

「副社長?」壯漢們疑惑地看著新一郎。

「讓他們走。」新一郎失去剛開始的意氣風發,慘白著臉。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只有17歲的丫頭居然是讓日本黑幫畏懼已久的鷹盟朱雀堂堂主。基本上日本的黑幫都痛恨著這個朱雀,因為上一任的朱雀雖不會參與販毒、走私軍火這些犯罪活動,但起碼和他們井水不犯河水。不過自從兩年前新任朱雀上任后,經常打壓他們的這些活動,斷了他們不少經濟脈絡,整個日本的黑幫對朱雀這個名字可說是痛恨至極,但他們又偏偏惹不起鷹盟。

手V怔愣地看望著兩人交握的手,她的手很小很柔軟,讓他捨不得放開。

「你發什麼呆,這可不像你。」新奈坐進他的車,回頭瞪著他愣愣的樣子。本來想繼續生氣不坐他的車,不過最後一班公交已經走了,她可不想走回去。

手V再次苦笑,在遇到她后,他早變得不像自己了。

「你跟那個人說了什麼?」

「就不告訴你。」新奈頭靠著椅墊,閉上眼睛。其實她有點累了,這幾天晚上都處理工作到很晚,白天又要跟他鬥氣,她真的有點累了。

手V靜靜地開著車,一邊分心看著她的側臉,臉色浮現出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柔情。

********

接下來的幾天,網球部的人發現部長和經理之間的氣氛又變了,沒有再冷戰,不過兩個人也沒說話。不過讓網球部的人慶幸的是新奈不再那麼頻繁地整他們。

「你們說他們兩個又怎麼了?」菊丸疑惑地問著眾人。

「誰知道?」桃城努努嘴。這兩個人嘴巴比誰都嚴,好心關心問他們,卻只會被瞪。

「他們是不是在交往啊?」越前突然扔出一個炸彈。

「不可能。他們這樣像仇人還差不多,怎麼會是交往呢?」海堂搖頭。

「現在也許不是,不過將來就難說了。」不二有把握地說。

新奈無聊地甩著手上的網球,真悶。她瞄了一眼正面無表情看著隊員練習的手V。她將手上的球扔向手V,「喂。」

手V轉頭挑著眉看她,這還是上次自己魯莽拒絕她的告白后她首次主動找他。「有事?」

「沒事就不能叫你啊?」新奈瞪著他。

「不是。」看來她還是在生他的氣。

「我很悶,你要不要教教我打網球?」

「好。」手V出乎隊員的預料爽快地答應了。

「不二,你說得對,他們真的可能會在一起。」乾看著不庋的手V是不曾出現的。

「但是他們現在這樣要在一起應該很難,除非有什麼導火線埃」菊丸煩惱地說。

「順其自然吧。」越前悠閑甩甩手上的球拍。

「那樣曦凝心情好了應該不會遷怒我們整我們了吧。」隆樂觀地說。

「嗯嗯。」提到這個,其他幾個人都興奮地點頭。

「新奈,我」手V一邊教著新奈打球,一邊欲言又止。

「你什麼,爽快點說,就像你拒絕我一樣爽快。」新奈轉身瞪了他一眼,期待他即將說出口的話。她相信他一定很喜歡自己,也一定後悔那天拒絕自己,不然這些天他就不會這樣了。不過她決定了,在他主動來向自己道歉然後告白之前她都不要原諒他。

「你還在生氣。」手V苦笑。

「當然,我說過了,我是個很小氣很小氣的人。」新奈賭氣地說。「喂,你到底要跟我說什麼?」

「我沒什麼。」手V最終還是說不出口。

「那算了。」膽小鬼!新奈在心中低吼。

*****

夜晚,幾個黑衣人接近新奈的房子,在外面小心翼翼地淋上汽油,然後點上火,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

「堂主,是山口組的人嗎?」新奈和燕姨站在落地窗邊,冷眼看著他們放火燒房子。

「山口組那老頭沒那麼笨,肯定是他放消息給別的幫派,想來個借刀殺人。」那群人一接近房子,警覺性強的她就已經發現了,畢竟普通人不會用這麼輕的腳步聲像怕被人知道一樣。本來想解決掉他們,但看到隔壁的房子她就改變了原意。

「那堂主想怎麼對付他們?」

「讓火狐、火狸查出哪個幫派所為,直接讓他消失,山口組那邊別管,那老頭畢竟和老盟主相識一場,他也不會笨到四處宣揚我的身份。」新奈迅速下命令。

「知道了,堂主。那現在我們不出去嗎?」

「燕姨,你先出去,畢竟你住樓下我住樓上。」新奈浮起一抹笑。

「屬下明白。」原來還是為了隔壁的手V國光,看來堂主真是動了真情。

而手V家這邊聞到嗆煙味,全都醒了。

「糟了,新奈丫頭家著火了?」千惠子著急地大叫。

他們一家人全都跑出屋子,發現新奈家的火燒得十分旺。

「燕姨,新奈呢?」手V看到李容燕從屋裡跑出來,緊張地捉住她。

「小姐,小姐住在樓上,應該還沒出來。」燕姨也裝成一副很擔心的樣子。

「我去找她。」手V扔下這句話,立即跑進火場中,連家人想拉住他也來不及。

「這可怎麼辦啊,老公?」千惠子緊抱住丈夫。

「我先去打電話叫消防車。」手V松一急忙跑回屋子。而千惠子和手V貞吾及鄰居則盡自己的努力從家裡挑水來救火。

「新奈,新奈,你在哪?」手V衝進屋子后憑著記憶前往新奈的房間。

「手V,我在這。」新奈站在走廊上回應。

手V不顧烈火的烤炙,衝到新奈面前,「你沒事吧?」手V緊緊抱住新奈,他害怕她會出事。

「我沒事,我們快點出去吧。」雖然新奈挺想待在他懷裡,不過她沒忘記現在兩人的處境,再不出去可能真的會出事。

「你怎麼這麼久都不下去?」手V將新奈護在懷裡,小心翼翼地避開火吻。

「打包校服。我看到著火就立刻拿校服,不然明天怎麼去上學?」

「這種時候你還想這個?」手V板起臉。

「你是不是想說我很細心,這個時候還可以想到這個?」看他黑著臉,新奈嬉皮笑臉道。

「出去再說。」出去后他絕對會好好教訓她。「小心點。」手V將她護得更緊。

「你」他悉心的保護讓新奈感動,但當她看到天花板的吊燈掉下來即將落在兩人身上新奈趕緊出掌用掌風將吊燈擊開然後借力撲著手V讓兩人倒向地上。

手V以為新奈看見兩人有危險所以將兩人撲倒避開危險,「新奈,你沒受傷吧?」

「我沒事,趕緊出去。」

「嗯。」

當手V一家及鄰居越等越著急,而千惠子激動地想衝進去時,兩人終於出來了。

「兒子,新奈丫頭,你們都沒事吧?」

「沒事。」手V低頭查看新奈沒事後,突然暈倒。

「手V。」新奈這是才發現手V除了身體有幾處輕微燒傷外,全身都浮起紅疹。

「手V少爺剛才看我出來,一時情急碰了我。」燕姨解釋。她記得堂主說過手V的「隱疾」。

「他應該是過敏又加上消耗太多體力才暈過去,沒事的。」手V松一安慰新奈。

「嗯。」新奈心疼地盯著手V。她是自討苦吃,想逼出他的真心,所以現在只能心疼死。

「先扶手V回房休息。」手V貞吾說。

千惠子跑去拿葯,而手V松一則和新奈一起扶手V回房間。

待手V吃完葯,然後他父親替他換了衣服搽完葯,新奈總算放下心來。不過神經一放鬆立即感覺到疼痛。即使手V將她護在懷裡,不過她還是多多少少燒傷了一點點。

「阿姨、叔叔、爺爺,看來今晚我和燕姨要打擾你們了。」

「你們沒事就好。奇怪了,你們的房子怎麼會無緣無故著火呢?」千惠子是在不明白。

「我也不知道。」

「老婆,先讓她們兩人去梳洗搽藥然後去休息,有事明天再說。」松一說。

「也對,瞧我。」千惠子自責地拍拍自己的額頭。「你們快去洗澡搽藥睡覺,有事明天再說。」

「謝謝阿姨、叔叔。」新奈感激地說。她不舍地看了手V一眼,然後走出他的房間。

「老公,你說兒子是不是喜歡上新奈丫頭了?」千惠子開心地問。

「嗯。手V不曾如此緊張一個人。」松一點頭。

「沒錯,兒子對我都沒這麼緊張。」千惠子不滿地說。

「好了,我們出去,別打擾手V休息。」松一牽著妻子出去。他不曾看過兒子慌張的這一面,新奈丫頭的確不簡單。

a

h

ef=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