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你是我的手塚國光>第十九章五年前的傷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五年前的傷害

小說:你是我的手塚國光| 作者: 可愛的拖油瓶| 類別:女生小說

「真是抱歉,難得的假日也要佔用您的時間。」這是一間優雅地咖啡廳,手V見到走過來的英挺男子,略帶抱歉地說。

「不要緊。我在家也只是工作而已,讓那個丫頭知道肯定又要罵我笨,當上位者的好處就是你不去公司報到也沒人敢說什麼,錢是賺來花的,不是用來錢滾錢的,會賺沒時間花是笨蛋舉止。」提起寶貝妹妹,行雲神情煞是溫柔,讓整個咖啡廳的女人都陶醉在他無邊的

手V一聽不禁失笑,很怪也很有道理的論調。「她很可愛。」

「她是我們一家人的寶貝。我相信你也跟我們一樣愛她。」行雲在商場打滾多年,對人性自然看得透徹。他知道眼前這個男人愛自己妹妹有多深。「舞櫻呢?」

「每個周六她都會失蹤一天,她自稱是去做壞事。」

行雲知道妹妹去做什麼,她是朱雀堂的堂主,應該固定個時間會朱雀堂處理事務。「你今天找我出來有什麼事嗎?是不是舞櫻發生什麼事了?」

「她最近經常做噩夢,醒來以後就像那天在大哥的辦公室那樣。我想知道她是不是受過什麼傷害。」

「這件事也一直是我們一家人的痛。」行雲閉上眼睛,再睜開時眼裡充滿心痛。「老實說,除了新奈,我們沒人知道發生什麼事。」

「請大哥告訴我。」手V堅定地說。

「好。也許你可以幫助到新奈。」行雲點頭。「那是5年前的事,舞櫻只有12歲。當時舞櫻突然失蹤了,我們動用新奈家族和楊氏企業所有的力量都找不到她。一個禮拜后舞櫻卻自己回來了,我永遠也不會忘記那天的情景。她全身是血,眼神空洞,然後只是淡淡的掃了我們一眼就走回自己的房間,好像我們是陌生人一樣。然後她把自己鎖在房間里,三天後才出來。但三天後她卻像沒事一樣,還是和以前那麼調皮搗蛋,那根本不像裝出來的。辰宇推測,舞櫻很有可能對自己進行催眠,將那七天的記憶都藏起來。」

「新奈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會讓她選擇消去自己的記憶。」聽著行雲痛苦的聲音,手V彷彿看到全身是血、雙眼空洞的新奈,他感到自己的心一陣陣刺痛。

「我們猜測過,但那是我們最害怕的答案,也許新奈在那段時間受到侵犯了。我們的父母很是相愛,從小到大在我們面前親熱是很正常的,新奈一向都不避諱,有時甚至正大光明的偷看說要學習新知識,但自從那件事後,新奈一看到他們親熱,就會全身冰冷顫抖,眼睛變得毫無焦距,好像整個靈魂被抽走了。至此,我們全家的人都不敢再他面前和異性親熱,就算最花心的辰宇也斬斷了桃花,不再濫交女朋友。」

「所以那天在你辦公室看到那一幕,新奈才會那樣。」

「是。該死,要是讓我找到誰敢這麼傷害她,我一定會將他碎屍萬段。」行雲陰狠的說,沒有人可以傷害他的寶貝。

「她那麼美好,居然有人捨得傷害她?」手V想到新奈受過的傷害,他的心比她更痛。「但她不是已經催眠自己了,為什麼最近會總是做噩夢呢?」

「這個我也不明白。照理說應該不會,除非當初傷害她的人又出現了。」行雲一臉嚴肅。

「最近新奈經常敏感的觀察四周,好像有人在監視她一樣。」手V說出自己觀察到的,希望可以幫助到他們共同想保護的人。

以那丫頭的武功,會這樣應該是真的有人在暗中監視她?難道真的是當初捉她的人嗎?行雲不禁握緊掌心,眼裡充滿戾氣。「我想應該是有人在監視她。我會派人去查的。」

「那一切拜託了。如果有什麼進展的話,希望您可以通知我一下。」

「我會的。」

*******

一個大概25歲的男子著迷地撫著年僅12歲的女孩精緻無暇的臉蛋,

小小的新奈冷視著眼前的男人,他長得很俊美,但卻很陰沉,身上充滿黑暗邪惡的味道,讓她覺得不舒服極了。

男人迷戀地撫著她晶亮的水眸。

男人有恃無恐地說。

「不,我不會的。」新奈突然驚醒,腦海里一直響著那個男人的話。

「新奈。」隔壁的手V立即衝進來,「你又做惡夢了?」手V將滿眼茫然的新奈抱進懷裡。

「對不起,又吵到你了。」新奈抱歉地看著他。「明天就是都大賽了,你回去睡吧。」

「不用,我陪你。」手V抱著新奈躺下,大手幫兩人蓋好被子。

「手V,你都不問我做什麼惡夢嗎?」新奈在手V懷裡悶悶地出聲。

「我不想讓你再去回想那些惡夢。」

「最近有人在監視我,而那個人的存在讓我害怕,但我居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害怕。」

手V知道新奈要對他說自己的心事,於是靜靜地聽著。

「我應該曾經對自己催眠讓自己忘掉一些痛苦的事。我在夢裡經常看到一個男人,我記不起他的樣子,但我記得他的眼睛,像荒狼那樣饑渴的眼睛。我還看到一些很不堪的畫面,好噁心。」

「那些都過去了。」手V撫著她的背安慰。

「但最近那個監視我的人的感覺很像那個人,他又出現了。」

「他已經無法再傷害你了。憑你的機智和身手,還有我們在你身邊,他根本傷害不了你。」

「我是怕我會記起以前一些不堪的事,也許我根本就不像你想的那麼美好。」她知道以她現在的身手,這世上根本就沒幾個人傷得了她,更何況她還有鷹盟和新奈家族這兩個後盾。但隱藏在內心的恐懼是如此的深,她控制不住自己別去害怕。

「在我眼中,你永遠如此美好。」手V吻住她的唇,不讓她再說出一些貶低自己的話。

原來人脆弱時真的不像自己,誠如新奈這樣聰明冷靜的人也會失去該有的自信和判斷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