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你是我的手塚國光>第二十章手塚失蹤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手塚失蹤了

小說:你是我的手塚國光| 作者: 可愛的拖油瓶| 類別:女生小說

都大賽結束了,冠軍是青學,去年打進全國大賽的冰帝因為輕敵,出乎所有隊伍意料地被不動峰打敗。

有了手V的寵愛和悉心陪伴后,新奈即使還是感覺得到那個人在監視著她,不過她已經不再那麼恐懼了,晚上也很少再做惡夢,不過她覺得現在借著這個名義要手V抱著她睡挺不錯的,所以沒告訴手V她已不再那麼害怕了。以前害怕他不代表現在也會害怕,畢竟她也是黑道組織的首領。

「新奈丫頭啊,今天怎麼不和國光那小子在一起,反而來陪我陪我這個糟老頭啊?」手V貞吾是退休的警察,退休后就自己建了個道館,教人練練身子強健體魄,遇到危險也可以自保。手V從小跟著爺爺,所以身手也被磨練得挺好的。現在新奈沒事也會來道館幫一下爺爺,畢竟這裡也有些女學員,手V不能接觸她們,就算可以她也會吃醋的,爺爺雖然老當益壯,不過畢竟是上了年紀,新奈也想幫他減輕負擔。

「爺爺才不是糟老頭,是最最好看的爺爺,很多奶奶可是一直臉紅紅地看著爺爺的。」新奈調皮地說。不過她教人的宗旨是要摔過才會懂,所以目前基本整個道館的學員都被她摔倒在地。他們一致不可置信地盯著新奈,不相信一個這麼漂亮的女生身手這麼好。

「你這丫頭身手還不是普通的好。」貞吾讚賞地看著新奈利落的身手。就算他當了那麼久的警察也沒看到有那麼好身手的,包括警察和匪徒。不過據這個丫頭的說法是,他們從小被綁架習慣了,自然磨練出一身好身手。

「越前那個臭小鬼今天要手V陪他練習一下,所以我先回來了。」

「難怪你肯來陪我這個沒人理得老頭,原來是國光沒空。」貞吾有些酸酸地說。

「才不是,人家之前也經常不理手V來陪你的。」新奈抗議。

「那是因為你在和他鬧彆扭。」

真准!新奈心虛地頓了下手腳,差點被攻擊到,還好她反應快閃過了。「爺爺,你難道還和手V吃醋嗎?不然人家幫你找個伴?」新奈不正經地說。

「你這丫頭,說什麼話呢1貞吾佯裝嚴肅地瞪著新奈,不過新奈知道他是紙老虎嚇她而已並不怕。反而是學員們好奇地看著平時嚴肅的館長怎麼變地這麼的額,可親!

「要出汗了,不玩了。」新奈讓最後的學員躺平后,就趕緊下來。她才不要出汗,那種黏黏的感覺很差。

什麼?所有人都躺平了她還沒流汗?所有學員有撞牆的衝動。

「來,你最愛的果汁。」新奈鍾愛芒果和芒果汁已經是整個新奈家都知道的事,長輩很有心思地經常買這些來讓她吃個夠。

「還是爺爺對人家最好。」新奈不管手V貞吾對他的舉止吹鬍子瞪眼睛,硬是在他的老臉上親了一下,讓老人家不好意思地紅了臉。

「你這丫頭,說話就說話,老愛動手動腳的。」貞吾教訓的口氣中包含著濃濃的寵愛。

「人家喜歡爺爺嘛,喜歡當然要表現出來了。」新奈摟著貞吾的手撒嬌道。

新奈的撒嬌自然換來老人家的偷笑。

到了吃飯時間,新奈發現手V還沒回來。「不可能啊!練個球哪能練那麼久,而且就算要練久些手V應該打個電話回來說一下才對埃」新奈心裡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她趕緊撥了手V的號碼,但是都沒人接聽,這讓一向冷靜地新奈開始害怕了,千萬不要是她想的那樣。

她撥了越前家的號碼,剛好是越前來聽,「小鬼,告訴我,手V還在你那?」

「學姐?沒有啊,部長離開快一個鍾了,他還沒回家嗎?」

「沒事。」新奈急忙掛上電話。她播了播電話會朱雀堂,「火狐,立即調出越前家到手V家那段路得錄像,我立刻回去。」

新奈隨意拿起自己的包包,「爺爺,叔叔,阿姨,手V剛來電話說要和隊員去慶祝都大會的勝利,而且今晚我們會去爬山看明天的日出,明天會直接去集訓,你們不用等我們了。」

「這孩子真是急驚風。」看著新奈快速衝出去,手V貞吾不禁嘀咕。

*****

「有什麼發現?」新奈一進朱雀門就問在大廳等待的火狸。

「堂主,手V國光被捉走了。」火狸如實報告,「他在回家的路上被幾輛車堵住,車上下來的人跟他動起了手,他最後還是不敵那麼多人被捉走了。」

「他受傷了嗎?」新奈冷靜地問。

但跟隨新奈2年的火狸知道這個時候她越是冷靜,代表她越是生氣。「受了點輕傷。」

「手V現在在哪?」

「火狐還在查。」

「我回房間,任何人都別打擾我。」

「是。」

新奈走回房裡,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她決定解除催眠,只有這樣才能了解5年前的事,才能更快的救出手V。

當新奈走出房門時,臉上沒有預期的恐懼,而是自責和懊惱。她開始唾棄自己為什麼要自我催眠。催眠解除她看到5年前發生的事情,她是看到那些令人噁心的畫面,她是親手將刀插進那個男人的胸口,但這些對於現在的她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5年前只有12歲的她害怕這些,選擇了催眠自己忘記那些事,但催眠卻是將恐懼放大無數倍,以致她以致不敢去觸碰那被遺忘的記憶。也是因為這樣,即使她知道那個人一直在暗中盯著她,她也不敢去將他找出來,可是現在自己的懦弱卻害了手V。

「堂主,找到手V國光了。」火狐、火狸這對孿生姐妹早以站在門口等著她。

這時,新奈的手機響了。

「小櫻兒,還記得我嗎?」低沉而又熟悉的男子聲音從電話那端傳來。

「你還沒死啊!你給了我一段那麼難忘的記憶,想忘了你都難。」新奈心中再無一絲恐懼,直接諷刺回去。

「真高興再聽到你甜美的聲音。」男人很有風度的說。

「手V呢?」

「你說那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小櫻兒,你的眼光可真叫我失望,那個小子懂什麼,可以帶給你男女之間的快樂嗎?」男人曖mei地說,「我終於等到你長大了,我將是帶領你領略男女快樂的人。」

「大叔,你有那個能力嗎?」新奈輕蔑地說。

「小櫻兒,千萬別質疑男人那方面的能力,不然你會後悔的,而且我才30歲,正值男人的黃金時期,可別把我叫老了。」男人語氣中儘是寵溺和迷戀。

「少廢話,你想怎麼樣?」新奈沒耐心再聽他扯這些。

「我的小櫻兒還是那麼有魄力啊!不愧是讓我愛了這麼多年的女孩。」

「別跟我說愛,那會讓我覺得很噁心。」

「那好吧。我還是在我們的老地方,以小櫻兒的天才腦袋應該還記得吧。記得要一個人來,不然那小子的命可就沒了。」

「我知道。」新奈直接掛上電話,不想再聽他令人作惡的聲音。

「堂主,你打算怎麼做?」火狐關心地問。

「既然他要我一個人去,我就一個人去。」新奈眸中閃著冰冷光芒。

「但畢竟他對堂主有非分之想,我們擔心堂主會出事。」

「5年前我可以將刀送進他的胸口,5年後我會讓他後悔當初命太硬沒死成。我去救手V,而你們以最快的速度將那個人辛苦多年的成果全部給我毀了。」

「知道了,堂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