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你是我的手塚國光>第二十二章手塚的選擇(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手塚的選擇(上)

小說:你是我的手塚國光| 作者: 可愛的拖油瓶| 類別:女生小說

「很難受嗎?」新奈拿著手帕擦著手V臉上的汗水。

「別碰我。」手V推開新奈的手。如果是別人他還可以強忍,但在他身邊的是新奈,她身上令他熟悉的清香不斷傳入鼻翼,讓他實在是無法抵擋她的誘惑力。但是他不要做出傷害她的事,他們還太年輕,這樣對她的名聲不好。

「哦。」新奈出乎意料地老老實實地坐離他遠點。並不是她擔心自己那層薄薄的**,她從來就不是傳統的女孩,況且現在17歲不是處女的女孩多得是。她知道手V比較傳統,而且要是清醒後知道自己是以這種方式zhan有她的話,他一定會自責極的。

這段不算短也不算長的路程現在在新奈和手V眼中看來特別長,尤其是手V。他的眼神逐漸變得迷離,看著坐在不遠處的女友,他情不自禁地伸手將她拉近懷裡,柔軟的身子貼上他的瞬間他覺得似乎沒那麼難受了。

「手V?」新奈吃驚地抬頭看著他。

「新奈,你好美。」手V著迷地撫著她的臉頰,「我要你。」

「等一下,」新奈話還沒說完就讓手V壓在身下,「你冷靜點。」新奈臉紅地盯著眼前裸露的古銅色肌膚。之前那個琳達已經挑開可手V校服的扣子,所以現在手V是露出大半個胸膛的。

充當司機的火狐很識相地按下前座和後座的玻璃,這種玻璃具有防彈、隔音的功能,最重要的是後面的人可以看到前面的人,而前面的人看不到後面的人。

「我要你。」手V再重複一次,隨即低下頭封住新奈的唇。

這個吻跟之前的不一樣,這一次火熱很多,幾乎奪走新奈的呼吸。「別這樣。」趁他給她換氣的空擋,新奈趕緊找回自己的聲音。

「你好吵。」手V再次封住她的唇。

新奈不禁杏眼圓瞠,他居然嫌她吵。可是她再怎麼瞪他都不理她,只是徑自地吻著她和等等,怎麼有點涼涼的,新奈低頭看到他已經解開她的衣服扣子,露出裡面淡藍色的內衣。

「你好美。」手V雙眼火熱地盯著她吹彈可破的肌膚,白裡透紅煞是吸引人。手V不禁伸出左掌隔著薄薄的內衣罩上她的渾圓。

「別這樣。」首次讓男人觸碰自己如此私密的地方,新奈不禁再次紅了俏臉,她紅著臉伸手拉開他放在自己胸前的大手。

手V不滿地將她的小手捉起來,放在唇邊懲罰性地輕咬。

「疼。」新奈不甘地抬頭咬他的下巴,卻忘了這個舉止對yu望中的男人來說簡直是邀請。

「小野貓。」手V憐愛地低笑,溫柔地吻著剛被他咬的手指。

正當新奈差點要迷失時,火狐在前面敲窗,表示已經到了。新奈看手V已經失去理智,只能點了他的昏穴,然後紅著臉整理完衣服,才打開車門走出去。

「我還以為會看到限制級的畫面呢?」一個誇張的口哨響起,一張俊逸的臉出現在新奈面前。

他就是朱雀堂的專屬庸醫南[email protected]。「讓你失望真是不好意思,姓南名[email protected]的庸醫。」

「你在日本待得久忘記中文我可以諒解你,請容許我再提醒你,我複姓南宮單[email protected]。」這個女人每次都亂叫一通,實在是有惹聖人生氣的本事。

「知道了,南庸醫。」她會忘記中文,他們現在不就以中文交談嗎?新奈不理不自說自話的南[email protected],徑自走進總堂。

「火狸,幫我扶他。」南[email protected]示意剛下車的司機。

伸出的手頓住並收回來。

「你做什麼?」南[email protected]疑惑地盯著火狸。

「你叫的是火狸,而我是火狐。」火狐勾起一抹嘲諷的笑,轉身走近堂里。

「什麼?」南[email protected]瞪著走進去的火狐,眼光轉向在一旁捂著肚子偷笑的火狸,「你們這對狐狸姐妹,老玩同樣的把戲不嫌煩嗎?」剛才來的時候他很嚴肅地問她是火狐還是火狸,然後她回以同樣嚴肅的語氣說她是火狐。

「只要有人上當就不煩。」火狸愉快地在他的瞪視下走進去。

「我真是上輩子作孽了,怎麼會遇到的女人都是狐狸一族呢?」眼前就有三個比狐狸還狡猾的女人。南[email protected]再一次感嘆自己遇人不淑。他本來是哈佛醫學院的資優生,前途可是不可限量的大好青年,誰知剛好是小新奈辰宇一屆的學弟,和他交情好所以來日本遊玩時順便去他家拜訪。沒想到他家有一個披著天使外衣的惡魔,連說帶哄地勸他應該發揚醫者精神要服務全世界,所以他就傻傻地被拐進鷹盟,連反悔都不可以。誰叫他當初要迷上那張帶著甜美微笑的天使面孔?

「庸醫先生,麻煩停止你那無意義的牢騷,堂主正在想著怎麼慰勞你這幾年來的辛勤付出呢?」火狐走到門口打斷那個羅嗦男人的自言自語。

「咦?」突然被打斷的南[email protected]大腦有片刻的空白,隨即像被人追趕一樣火速衝進去。

「膽小鬼。」火狐看不起他的膽小行徑。

*******

「我已經幫他注入解藥,手上的傷也幫他包紮了,不過我建議你找一下學長。」南[email protected]難得地認真起來。

「手V身上有別的傷?」新奈擔心地問。

「我剛才順便檢查了一下,發現他的左手手肘曾經受過傷,不過也復原過。他是網球選手吧,可能在練什麼絕招吧,手肘的傷已經再次複發,而且已經傷及到肩膀,你最好找學長趕快替他治療,不然他以後都別想打網球了。」

「我知道了。我會聯繫二哥的。」新奈眼神複雜地盯著房內熟睡的手V。現在正進行著全國爭霸賽,以他對青學的責任感,恐怕不會輕易退出的。

「你真的愛上他了?」南[email protected]眼神有點晦暗。他真的喜歡這個惡劣的女孩,否則他不會任她將他拐進鷹盟卻無怨言,除了偶爾幾句牢騷。

「是。」新奈倒回答得乾脆。

「你真是個可怕的女巫,居然不委婉一點回答,存心想讓我傷心死。」南[email protected]一副受不了打擊的模樣。

「南哥哥,我是讓你長痛不如短痛,一刀斃命比較仁慈,讓你苟延殘喘才是大罪過。」新奈拍拍他的臉讓他面對現實,然後走進房間,「門在哪你知道,不送了。」

「過河拆橋的小陰謀家。」南宮烈不禁嘀咕,不過眼裡卻充滿寵溺的笑,聰明人不會讓不屬於你的愛捆住你,他有成人之美的風度,直接將這女孩當成妹妹,未來生活可能會更美好。他同情被她愛上的男人,以後的日子肯定不好過,他有些酸葡萄心理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