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你是我的手塚國光>第二十四章新奈很善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新奈很善良?

小說:你是我的手塚國光| 作者: 可愛的拖油瓶| 類別:女生小說

手V下來的時候,新奈已經開始吃了,因為她肚子實在太餓了。「你來了,快來吃吧,你肯定也很餓。」新奈拉著他在身邊坐下。

「這些是?」手V看著這些只有在電視上才看到的菜式。

「這些是中國的名菜。」新奈解釋,「鷹盟是華人組織,組織內的人還是偏好中國的菜式,而且我是半個中國人,我也是非常喜歡中國的食物,中國的滿漢全席實在是讓人看了都流口水。」

看著新奈提到中國名菜的饞樣,手V覺得她可愛極了。從小跟著爺爺,爺爺很喜歡中國的文化,連帶他也受到影響,他也很喜歡中國這個有著五千年文化的國家,對於中國的正宗的美食,他早就想嘗嘗看了。

「這是蟹肉雙筍絲,你吃吃這蟹肉,很好吃的。」他的左手是為了她才受傷的,新奈不僅殷勤地幫他夾菜,還直接喂他。

「新奈,別這樣。」手V看著同桌的火狐和火狸都停下筷子,感興趣地盯著他們,他直覺很尷尬,他還不習慣在外人面前跟新奈這麼親昵。

「對了,我忘了幫你介紹一下,她們是火狐和火狸,是一對孿生姐妹,長得一模一樣,連性情也差不多,所以很多人會將他們認錯,她們是朱雀堂的護法。」新奈介紹著眼前的少女姐妹,並用眼神示意她們吃自己的,別想拿她當娛樂。

手V客氣地朝他們點頭,「手V先生,請當我們是透明人。」火狐滿眼笑意地說。真難得見堂主對一個人這麼好,簡直就不像外面黑道人人聞風喪膽的朱雀。

「沒錯,沒錯。」火狸直點頭贊同早她5分鐘出生的名義上姐姐的話。

「你快吃啊,人家手好酸。」新奈一副很可憐的樣子盯著手V,「這些菜都是燕姨做的,你不吃她會哭的。」

手V聞言張口含下送至唇邊的食物,為口中嘗到的美味而略為吃驚,「燕姨也是鷹盟的人?」

「是啊!她是我的專屬廚師埃」新奈又夾了一塊牛柳送到手V唇邊。

「新奈,我還有右手,我可以自己來。」他是不反對享受她難得的溫柔,但是旁邊坐著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還拿著看戲的眼神直盯著他看,他實在是覺得不自在極了。

「你嫌棄我。」新奈佯裝受傷的模樣看著他。

「我沒有。」手V好脾氣地回答,知道她故意在無理取鬧。

「沒有就讓我喂。」新奈霸道地說。

手V覺得回答好和不好都怪怪的,不過又拗不過她,只能回答「好。」

「再嘗嘗這個鮮蝦球。」新奈夾了一個鮮蝦球送到手V唇邊。

「對了,我們一夜沒回去,爺爺他們」

「你放心,我昨天跟他們說我們要去爬山看日出,今天會去合宿訓練。」新奈手不停地喂著手V。

「別光喂我,你也吃。」手V將送到唇邊的豆腐丸子反送到新奈唇邊。

「好埃」新奈張口不客氣地吃下去。「燕姨的手藝實在太好了,要在古代肯定是御廚。」新奈一邊吃一邊讚歎。

「嗯,沒錯。」看夠戲的火狐和火狸也開始奮鬥,手不停地夾著各式菜肴。

「佐藤黑澤那邊有沒有再做什麼?」手V擔心他對新奈仍不死心,會做出些傷害新奈的事。

「這個,我本來還打算吃完后再說,不過現在說也沒差。」火狸拿出一份文件交給新奈。

「遺囑?」新奈打開的手顫了一下。

「沒錯,佐藤黑澤在今早6點自殺了,他死前解散了『暗』,並寫下遺囑,將他名下所有產業都送給堂主。」

「他一輩子肯定都做壞事沒做過好事,將這些都捐給慈善機構,算是幫他做件好事,免得下了地獄直接被打入18層永不超生。」新奈將手V的文件遞給火狸。

「新奈,你真善良。」手V知道她是原諒了那個男人。

「你沒事吧。認識我的人都說我是披著天使外衣的惡魔,或者是天使中的墮天使,你居然說我善良,你想受到全天下人的指責嗎?」說她邪惡她可是會當讚美地全盤接受,可是他居然說她善良,這個恐怕連她媽都要出來反對,她只承認她生了一個小惡魔。

手V發現她居然會不好意思,連耳根都有點紅,她真是可愛極了。「好吧,善良的小惡魔。」

「惡魔就惡魔,幹嘛加個善良,惡魔會覺得受到侮辱的。」新奈不滿地說。

這次的事件總算告一段落,連帶地也解了新奈藏在心裡5年的心結。

******

回到手V家,家人很是關心手V怎麼會受傷,而新奈的說法是,開車閃躲路旁的貓,結果撞到安全島,手被玻璃割破,至於車還在維修中。車的確在維修中,因為手V當時被佐藤黑澤的人盯上,為了捉他,他們用車撞手V的車。反正要開車,新奈車庫裡還扔了幾輛跑車,不過她懶得開罷了,那些基本上都是那群愛妹成狂的哥哥買來送她的,雖然她拒絕了很多輛。

陪爺爺下完幾盤棋,新奈洗完澡後來到手V房間,打算和他商量一下他的手傷的事。

「在洗澡埃」走進房間里看到沒人,又聽到沐浴室的水聲,新奈只能無聊地坐在手V的書桌前,翻著他整齊的書桌。她是經常進手V的房間,不過通常不去注意他的書櫃,現在突然好奇他都在看什麼書。

「中文教學課程?咦,沒想到他居然在自學中文。」新奈愉快地勾起唇角。「還有中華上下五千年歷史,中國文學發展。」

「新奈?」手V一出來就看見新奈在他書桌前翻來翻去。

新奈回頭髮現手V竟然只在下身圍了一條毛巾,整個健壯的胸膛裸露在空氣中,濕發還在滴水,水珠滴落在胸膛上真是該死的性感。「你別引人犯罪好不好?」害她心跳加速,恨不得撲上他。天啊,原來她也是個色女!

「引人犯罪?」手V疑惑地盯著她。在這方面他的確比較遲鈍,資優生也不是什麼都知道的。

「意思就是你再這樣勾引我,我就撲倒你將你吃干抹荊」這本應是男人該說的話,沒想到卻出自新奈口中,而且還說得理直氣壯,一點也不會不好意思。

聽到她的話,手V反而像是被人調戲的大姑娘,臉上微紅,趕緊拿件浴袍披上。

「你臉紅了。」新奈不客氣的笑他。一點都不像當初她認識的冰山部長。

「小姐,是你說話太出格了。」手V沒好氣的敲敲她的小腦袋。

新奈劣性難改地更想逗他。「人家只是說話出格,不像手V部長你用行動來表現。」

「我?」手V不解地指指自己。

「難道你都忘記你做的那些事了?」新奈哭喪著臉,一副他始亂終棄的樣子。

「我做了什麼?」

「你忘了,那天你在車上,硬是把人家壓在身下。」新奈為了喚起他的記憶,她還身體力行地重現當日情景。她環著手V的脖子,往後一倒兩人倒在床上,形成nan上nv下的曖mei姿勢。

經新奈這麼一提醒,手V腦海中浮現出一幅似曾相識的情景。「我還做了什麼嗎?」手V眼中充滿歉意。那時的事他全忘了,他一直以為新奈找人給他吃解藥就沒事了。

「你說一個男人把一個女人壓在身下還能做什麼?」新奈調皮地反問。

「你可以阻止我。」以她的身手,他絕對相信她有能力阻止他。

「我有埃可是你說我吵。」新奈不滿地嘟著嘴,說到這個她就有氣,他居然敢嫌她吵。

「然後呢?」

「然後,就這樣。」新奈壓下他的頭抵著自己的唇,在他唇上稱讚,「我喜歡你那時的吻,比平時熱情多了。」

手V這下連耳根也紅了,他稍微移開唇,眼裡的愧疚更深,「我還做了什麼?」

「沒有了。天啊,你連耳根也紅了。」新奈這下笑得更是猖狂。

手V這下終於明白他又被這個小魔女給騙了,「你真是太調皮了。」看著她如此燦爛的笑臉,手V竟不捨得責怪她,只能低下頭去,深深地吻住她,阻止她再發出猖狂的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