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你是我的手塚國光>第五十一章誰是最後冠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一章誰是最後冠軍

小說:你是我的手塚國光| 作者: 可愛的拖油瓶| 類別:女生小說

「那一隊有兩個天才在也是辦法的事。」大石也認真地說。「我們只要保證拉開其他人的人數就行了。」

隆是第一個失誤出局的,他由於太大力而將球打在溝里。喝了乾的i醋后,他難受得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只能靠在沙發上休息。

第二個出局的是不二。他從容接過乾第過來的i醋,「乾,這次是什麼味道?」他感興趣地問。

「嘖。乾汁根本對不二不起作用。」菊丸坐著悠閑地說。

「真不知道不二學長的味蕾是怎樣構成的?起碼學姐還會說很難喝,但他居然說味道很好。」桃城是在搞不明白。

「沒錯。」越前剛想點頭就看見不二學長臉色不太對。「不二學長沒事吧?」

「咦?」所有人疑惑地看著不二。

「這次真的……很難喝。」不二臉色發白地捂著胃。菊丸趕緊過去扶著他到一旁坐下。

「糟糕了,連不二學長都受不了。」桃城一臉驚駭地看著頭上冒冷汗的不二學長。雖然他沒河村學長嚴重,但看起來還是很難受。

「說明這次的i醋真的很難喝。」海堂也跟著冒冷汗。他是被嚇到的。

「喂,桃城前輩,我們絕對不能輸。」越前看著桃城說。打死他也不要喝那種東西。

而海堂試圖用蝮蛇球,但是他忘記保齡球和網球是不一樣的,球進溝里后是起不來的,結果海堂也喝下了i醋。

「英二開始追上來了。」龍崎教練看著菊丸認真的樣子。

「嗯。英二隻要注意力一集中的話,誰都不是他的對手。」大石看著認真的菊丸說。

「還有,手V那一組真的很強,除了新奈第一球外其他都是全中,已經超過我們了。」那對優秀的小情侶還真是厲害得叫人心驚。

「阿桃和越前也逐漸追上來了。」大石看看旁邊的另一組可怕對手。

「他們都好認真埃」新奈悠閑地靠在手V懷裡,看著那一個個認真的對員。「我們要不要故意輸掉救救他們?」

「你想喝i醋?」手V不覺得新奈會犧牲自己拯救別人。

「反正白開水嘛!有什麼好怕的。」新奈笑笑說。

「白開水?」手V不解地看著她。

「反正你不可能故意輸掉的,這個以後再跟你說。」現在說就不好玩了。「不過乾還真是逗,連續扔了那麼多顆都是相同的路線,他就沒想過稍微改變一下角度就可以全中嗎?」

「學姐,你不要多事。」越前不知道什麼時候走過來看他們的分數。乾學長再這樣下去墊底不是剛好,這樣就由他喝自己的傑作,但如果點破的話他不就有機會翻身。

「小鬼,你真天真。」新奈敲敲越前的頭,「照這樣下去,乾一定會選擇將球扔進溝里,反正進溝只要一小杯i醋,而墊底要一大杯,這種計算你以為他不會嗎?」

確實經新奈這麼一說,越前才驚覺完全有這個可能。可惡,他要更加認真地打才行,不然落後怎麼辦?打死他都不喝那種東西。

隨著比賽越來越接近尾聲,大家也越來越緊張,乾如新奈所言地很卑鄙地選擇了將球打進溝里,然而喝了自己製作的i醋后,他自己也受不了地直捂著肚子。

「就說不要做自己也受不了的東西嘛1桃城涼涼地說。

目前的分數最低的是勝雄和加藤這對一年級組合,倒數第二的是越前和桃城這個組,更上名次的分別是菊丸組、龍崎教練和大石組,第一當然是手V和新奈這一組。

雖然是倒數第二,但是越前和桃城卻一點也不擔心。「只要贏了他們就行了。」桃城和越前不懷好意地看著加藤和勝雄。

「沒錯。」越前點頭。於是他和桃城和輕鬆地打完全局,接下來翹著腿看加藤和勝雄他們打。

「小鬼,你知道一個人只有一個心臟,卻有兩個心房。一個住著快樂;一個住著悲傷。」新奈拍拍越前的笑臉。

「那又怎樣?」越前聽不明白學姐說這句話的意思。

「就是在告訴你千萬不要笑得太大聲,不然會吵醒旁邊的悲傷。換句話說就是樂極生悲。」新奈惡劣地說。

「才不會。」切!樂極生悲就直說嘛,說那麼多話幹什麼。

手V則有趣地聽著新奈新意的說法,很有趣也很啟發人的比喻。

而這邊勝雄和加藤為了不想喝i醋都拚命一搏,居然球球全中。一開始越前和桃城還不在意,不過越看著他們打他們越心驚。「喂喂,稍微有點危險。」桃城跟越前對看。

直到他們最後一球打完,兩個人心驚地看著電腦得分,「不會吧?」居然是加藤他們比越前和桃城高出一分。

「真可惜啊!一分之差。」新奈同情地說,可話里卻充滿取笑意味。「都叫你們不要笑太大聲了。」

「我說新奈是不是有預知能力啊?」菊丸好奇地問。為什麼什麼事都會被新奈說中呢?

「怎麼可能有這種能力呢1海堂不信。

「這種能力是存在的,我認識一個人他就天生具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不過,很遺憾,我沒有這種能力。」有些靠自己推測也是可以推測出來的。她更喜歡動腦後的成果。

「真的有人有這種能力?」大石驚訝地問。

「這不符合科學。」還是蒼白著臉的乾說。

「這個世界太奇妙了,並不是所有的事都可以用科學二字解釋的。」鷹盟里就聚集一堆具有異能的人。月具有預知未來,但盟里有人能見到異界的生靈甚至能夠駕馭他們為其做事,有人具有呼風喚雨的能力,還有很多別的能力,這些全部都是用科學無法解釋的。

「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不二這時大概恢復氣力了。

「我說,你們兩個想去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