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你是我的手塚國光>第一百一十七章合謀設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七章合謀設局

小說:你是我的手塚國光| 作者: 可愛的拖油瓶| 類別:女生小說

「我要結婚。」現在正好是鷹盟每年各堂彙報工作的時間,在各堂堂主和護法簡要彙報,而閑雜人等也退下后,新奈突然扔出一顆炸彈。

「終於要嫁了?」在場除了熟知內情的藍斯、龍蘭妮和藤溪月外,其他人都欣喜地道喜。bo

「你瘋了?」在大家道喜和揶揄的時候,只有龍蘭妮不符時宜地瞪著她。

「我沒瘋,相反的,我很清醒,從來沒有這麼清醒過。」新奈笑著搖頭。

「凝,你明明知道」月不解地看著新奈。

「藍斯哥哥,你說,這世上除了坐在這裡的大家外,有誰殺得了我?」新奈止住月的話,轉頭笑看著藍斯。

「除非你自殺或者完全信任那個人,否則無人能動你分毫。」藍斯就事論事的說。

「龍哥哥,你說如果你們大家都在場的情況下,有誰能在你們眼皮底下殺了我嗎?」新奈又轉向青龍堂主龍鎧君。

「那個人還沒出世呢1雖然不解朱雀為何突然這麼問,但龍鎧君還是很自負地回答她的問題。

「等等,小雀兒,你為何問這種問題?」白慕冰不解新奈為何會問到誰殺得了她的問題。

「這樣吧,如今也沒什麼好隱瞞大家了,月,你幫我向大家說一下事情的始末,可好?」新奈看著月說。誰叫她那麼懶呢?

「好吧。」月無奈地點頭。於是說起當初自己的預測以及新奈之後種種行為的原因。

「舞櫻,你這傻丫頭,你怎麼這麼傻?」聞言新奈現在的二嫂白玫裳紅了眼眶。「你二哥知道嗎?」

「前不久應該知道的,但知道得不完整。我們親愛的盟主夫人在去跟手V說明一切真相的時候唯獨漏了我是在婚禮上死在手V懷裡的這一點。」新奈邊說邊怨恨地瞪視了龍蘭妮一眼。

「既然如此,你為何還要結婚?」雷天剛不解地看著新奈。

「你別跟我說你愛手V國光愛到連命也不要?」雲飄若不可置信地瞪著她。

「當然不是。以前太在乎了所以沒有靜下心想清楚,但是這幾天我想得很清楚了,鷹哥哥和龍哥哥剛才不是也說了,這世上除了你們根本沒有人能傷到我,更別說殺了我了。」新奈篤定地說。

「這個我同意,我之前就有想過這件事了。」藍斯突然插口道。「我一直不認為有人可以殺得了朱雀。」

「所以我這些天一直在想,月預測到那個畫面沒錯的話,那麼只有一個可能了」新奈突然飽含意味笑看著大家。

「假死。」大家都很有默契地開口。

「近幾年來你堂里有個人似乎不太安分。」龍鎧君沉思了一會後道。

「豈止不安分,私挪堂內的款項,在外面借朱雀堂的名義狐假虎威,甚至對外說自己才是朱雀堂的堂主。」白慕冰冷笑著說。

「若不是給上任朱雀堂主的面子,他又豈能當得了一方的分堂主呢?明明能力不足卻還不安分,妄想他不該得的位置。」火狐不爽地說道。明明那個傢伙身份比她和火狸還低,每次見到她們姐妹還擺什麼臭威風,甚至見到堂主也無禮至極,甚至對堂主有非分之想。

「雖然想殺我的人不少,但是在我的婚禮上都是自己人的情況下,想殺我的人就只有他了。」新奈篤定地說。聽說上任朱雀堂主一身正氣,不過顯然,他的兒子沒有遺傳到他的正氣,反而好高騖遠、野心雄大,為人也有些輕浮,多次用無禮的眼光看她,言語間也時有調戲之意,過去這幾年也對自己糾纏不休,她本來那幾年心情就不好,當然對那個人絲毫不假以辭色,數次讓他難堪得下不了台,她也看得出他眼底的怨恨越積越多。若不是念在傷人朱雀堂主他的父親當年是為保護藍哥哥而犧牲自己的性命的,她早就將那人逐出朱雀堂了。

「確實這個可能性非常大。」月撫著下巴點頭贊同,「我這幾年也一直在考慮究竟有誰殺得了凝?但是也許是我自小就看慣了這些生死的發生,所以也沒想到過這種可能性,不過凝的話的確很有假死的這個可能的。」

「既然是月預測的,無論我怎樣拖下去終歸還是會有發生的一天,我為什麼要每天害怕這個的到來呢?還不如我直接就讓它發生。」茫然害怕地等待預知的未來不是她的作風,她糊塗了太多年了,該是清醒了。

「這才是我認識的朱雀堂主。」月輕笑著點頭。

「這麼說我們要準備好大禮準備送你當結婚禮物了。」白慕冰也終於輕鬆調笑出聲。

「送給日本第一家族的大小姐禮輕怕是會讓人笑啊1龍鎧君已經開始在煩要送什麼禮物了。

「這個舞櫻,你打算跟手V說嗎?」白玫裳看著自家的小姑。

「當然不能說。」龍蘭妮搶在新奈之前回答。「那個男人知道了有可能答應嗎?」照那個手V國光對小朱雀的感情,他是不會允許小朱雀有一點的危險的。

新奈有些煩惱了,該不該說呢?不說事後那個男人應該會很記仇吧,搞不好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理自己;說呢,他根本就不會答應結婚這件事。為了早日解開月的這個預言,只能先瞞著手V了。「暫時先別說。不過在我假死後你們必須第一時間告訴他,我不想他做傻事。」

「看來只能這樣了,但願你婚後的生活會幸福。」白慕冰有些幸災樂禍地說。誰叫這丫頭的唯一軟肋就是手V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