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十五章煙花大會(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煙花大會(上)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下班回來了。。一次性補發這三天寫的七章~!~!晚上還會加更2次~~求關注求點擊求收藏~!~!

今天是星期天,凌音直到10點才懶洋洋的起床,她洗漱完換了衣服就下樓了。

乾坐在客廳里研究著本子上的數據,看見凌音下來就跟她打招呼:「小音,起來了?」

「嗯,睡得真舒服啊.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手抽筋』,果然是極品的生活啊,可惜我只能偶爾享受下前一句話,后一句話我什麼時候才能享受到啊?」

乾無奈的扶了下眼鏡,話說小音你那麼愛錢的性格到底是怎麼形成的啊?他以後得賺多少錢才能提供這樣的生活給她啊?乾童鞋陷入了對自己未來生活的哀怨中。

「對了,蓮二說今天晚上神奈川有煙花大會,問你去不去?」雖然柳去了立海大,但是在比賽場下他們還是好朋友,總是會時常的打電話交換數據或聊天的。

「去!當然去1

其實每年神奈川的煙火大會柳都會打電話來邀請兩人去,可是第一年凌音感冒了媽媽不讓她出門,第二年凌音的母親住院她忙著跑醫院,今年她身體健康沒病沒災而且父母都不在家,此時不去,更待何時啊?

「啊,我已經幫你答應下來了,不過你似乎沒有合適的浴衣埃」

「額,不穿浴衣不行嗎?」凌音就一件浴衣,還是小學時被媽媽強迫訂做的,穿上那衣服就要配木屐,一穿木屐她就渾身僵硬不會走路,所以初中后她打死都不肯再穿浴衣了,那是她心底的痛啊!

「柳說今年的煙花大會的主題是遇見,主辦方希望年輕男女能藉由煙花會遇見彼此的唯一,電視台也會來跟拍,為了創造一個比較唯美的氛圍,所以要求大家都穿浴衣。」

乾推了下眼鏡,他已經跟手冢請了假,要不這時候他應該去訓練了。他是有私心的,他希望在這樣的氛圍下小音能開竅,要是能接受自己的感情就更好了,畢竟現在已經有情敵出現了,他不得不防啊!

凌音開始猶豫了,去還是不去啊?終於還是對煙花大會的嚮往打敗了木屐的可怕,她握緊了拳頭,肯定的對乾說:「我穿1

乾輕笑了下,他早就料到凌音肯定抗拒不了煙火大會的誘惑的,他站起身來,對著凌音伸出手:「那走吧,我們去外面吃飯,然後去買浴衣。」

「啊咧,你有錢嗎?」貌似還欠她一萬日元沒還呢,不對,加上利息是一萬一!

乾黑線,小音你對錢的執著度敢不敢再多一點?

「接到柳的電話我就給你爸媽打電話說了你要買浴衣的事,惠子阿姨非常痛快的立刻去銀行打了錢過來,還叮囑我錢不是問題,但是要拍張你穿浴衣的照片給她傳彩信過去。」

乾省去了惠子阿姨聽到他們要一起去煙花大會時特意說他們可以在神奈川的旅館過夜不用回來的話,凌音要知道沒準會立刻飛去找他們行大義滅親之舉。

這下輪到凌音黑線了,為毛她這對無良父母對著乾比對自己這個親身女兒還親熱啊?而且老媽那愛收集自己女兒照片的習慣怎麼還不改啊?!

從小凌音就被自己的母親千葉慧子用各種各樣的理由換裝束供她拍照收藏,偏偏千葉慎吾就是個妻奴,不但不幫她,反而利用身為男人武力值上的優勢強迫凌音就範,所以現在凌音聽到要拍照就糾結不已。

「要照片可以,要她拿錢來買1凌音咬牙切齒的詛咒自己的不良母親。

「啊,阿姨說了她會多打一萬作為照片的費用的,不過照片必須要全身而且清晰。」該說不愧是母女嗎?早就算到了凌音的反應,連後路都給她堵死了,乾心裡的小人笑得無比開懷。

「。。。。。」老媽,你狠你牛X!你最好永遠別回來了!

「走吧。」

凌音無力的抓著乾的手起身,身上升起一股名為哀怨的黑色氣壓,乾憋著笑拉著凌音往門口走去。

很多人都以為浴衣就是和服,其實兩者不一樣的。

和服是日本的傳統服裝,依據場合與時間的不同,人們會穿不同的和服出現,以示慎重。和服的面料一般是絲綢,而且樣式繁多,穿法也相對的複雜,又因為基本都要有經驗的師傅來為你量身後全手工製作,費時很久而且花費不菲,一個普通的日本人,一生或許只有在成人儀式那天才能穿上一回。

而浴衣是一種輕便的和服,製造的材料是棉花而不是絲綢,價錢相對的便宜很多,要求也沒有和服那麼高,不少和服店都有成品出售,只要你穿著合適便可以直接穿走,而且相對傳統的和服,浴衣的顏色更鮮艷、圖案更明快,所以女孩子們在夏日節和焰火表演的時候都會選擇浴衣,它們為夏季增添了歡樂的色彩和氛圍。

乾帶凌音去的是一家很有歷史的古樸的和服店,因為煙花大會的關係,老闆已經擺放了不少漂亮的浴衣供愛美的女生們選擇。

凌音骨子裡也是個愛美的女生,看見那麼多漂亮的浴衣她就甩掉乾的手投身到選衣服的行列中去了。

乾也去了男服區選浴衣,這一年他個子沖得太快,去年的衣服已經穿不了了,他也得為了晚上買套合適的浴衣。

片刻后,身著一套淡青色浴衣的乾走到了大廳里,由於常年的運動加上不錯的身高,乾其實是個明顯的衣架子,可惜那副眼鏡和海膽頭破壞了他的形象,要不肯定會惹來周圍女生的尖叫。

沒多久,凌音也出來了,她選擇了一套鵝黃色的浴衣,衣擺和袖擺的位置淡淡的用粉色的絲線勾勒出幾朵栩栩如生的櫻花,衣服的樣式和花樣都很簡單,但是卻被凌音穿出了異樣的風情。

「啊,很合適。」乾掩去心中的驚艷,對著凌音說道。

「嗯,我也很喜歡這件浴衣呢。」找到自己喜歡的衣服凌音也很開心。

乾忽然上前兩步,將凌音的馬尾散開,然後將她的眼鏡取了下來。

「小音,穿浴衣就不要戴眼鏡了,而且頭髮披著更好看。」

一下,凌音就成了整個和服店的焦點。

如果說剛才的凌音只是平凡中帶有一點異樣的風情的話,那麼現在披著長發取掉眼鏡的凌音就像一個精緻的手工玩偶娃娃站在那裡吸引著眾人的目光。

和服店的老闆笑眯眯的走了過來,對著凌音說:「好卡哇伊的小姑娘,這套浴衣我就只收你成本費好了。」難得遇到一個和自己店裡的衣服這麼搭的客人,老闆很爽快的決定半買半送。

「那麼謝謝老闆了,這兩件衣服我們都要了,希望您生意越做越大,天天發財1

本來還糾結著自己的眼鏡和頭髮的凌音一聽到可以便宜那麼多,立刻扔開乾甜甜的對老闆笑了,一個勁的開始恭維老闆,老闆聽完笑得更開心了,當即決定乾的男裝也只收成本價。

有便宜不佔王八蛋,既然老闆肯打折她當然樂意省錢了,凌音對著老闆躬身致謝,然後沖著乾使了個眼神,意思要他給錢。

換回自己的衣服,乾提著裝著浴衣的袋子,兩人走出浴衣店,凌音忽然轉過頭對乾說:「老媽給你打了多少錢過來?」

「啊,21萬,20萬是買衣服和去神奈川的住宿費,那一萬是你拍照片的報酬。」

「啊咧,那我們不是賺到了?不管哈,是因為我的關係老闆才打折的,所以多出來的部分回家給我,還有我那一萬塊1

乾再次黑線,話說你有必要算得那麼清楚嗎?本來他就沒想過這錢凌音會分給他!

隨即乾又釋然了,這個丫頭的脾氣自己又不是不知道,雖然很愛錢,但是真的自己有什麼事的時候,她會很大方的把錢拿出來幫自己,嘴上說著要他以後還,可是還真沒逼他還過,刀子嘴豆腐心,說的就是她了。

「先去吃點東西吧,然後我們去坐車去神奈川找蓮二。」

「肚子真的餓了,貞治,我要吃烤肉,你請客1

「。。。。好好好,走吧,我的大小姐1

開始默默為自己的錢包默哀的乾拉著準備大吃一頓、笑得燦爛的凌音往不躁走去。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