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十七章煙花大會(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煙花大會(下)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第二更按時送上~~明天晚上7點準時兩更。。剛學會一句話,求點擊求收藏求一切啊~!~

生性活潑的凌音很快和立海大眾人打成了一片,丸井、仁王、切原這幾個自來熟已經熟稔的稱呼她小音了。

「小音,似乎冰帝的人也來看煙花大會了哦。」仁王揪著小辮子說。

「啊咧?不是吧?」

「嗯嗯,慈郎跟我說了他們要來的,就是一直沒看見他們呢。」丸井也點頭。

凌音糾結了,千萬別看見她,要不沒準兒又要上演一場兩校對決了,還好青學的沒在埃

忽然一個慵懶的關西腔響起:「啊啦,這不是小音的那位青梅竹馬嗎?晚上好。」

說話的正是忍足,冰帝的眾正選慢慢的走了過來。

凌音無力的扶額,很想抽自己一個嘴巴子,丫烏鴉嘴真是越來越靈驗了,還真的被冰帝的發現了。

「啊,冰帝的各位,晚上好。」乾禮貌的對著冰帝的眾人打招呼。

「啊嗯,本大爺網球部那位不華麗的經理呢?她沒來?」跡部微微對著乾點了下頭,然後問道。

乾猶豫著該不該泄露身邊這個女孩就是凌音的時候,慈郎忽然從樺地身上動作麻利的爬了下來,然後奔向凌音。

「啊,小音小音。。。。你也來了啊?」

「她是小音?」

「她是經理?」

冰帝眾人不淡定了,誰也沒想到自家經理取掉眼鏡放下頭髮竟然是小美女一枚。

「嗯嗯,小音身上的味道我認識呢。。。小音,還是慈郎最好吧?他們都沒認出你呢。。。」

「是啊,慈郎最乖了。」凌音忽然笑著一把抓住了慈郎的臉用力的往兩邊扯,「那麼可愛又乖的慈郎,趕緊坦白從寬吧,你都跟你好朋友丸井文太說了我什麼啊?」不要以為你裝可愛姐姐就不敢收拾你!丫就是個黑綿羊!

慈郎疼得淚眼汪汪,譴責的看向已經躲在桑原背後的丸井,文太你太不厚道了啊!竟然出賣朋友!

慈郎將求救的視線看向跡部,部長,救命啊!

跡部咳嗽了一聲,不自然的將視線移向別的地方,你家部長不想得罪那個魔女,你自求多福吧!

慈郎又將視線投向忍足他們,眾人默契的轉頭無視,誰叫你被逮了個正著,安心的去吧!

慈郎糾結了,一群沒義氣的傢伙,他可憐兮兮的用懦懦的綿羊音對著凌音說:「小音,我錯了。。。文太他也說了你壞話呢1丸井文太,你給我來陪葬吧!

「哦?說了什麼啊?」

「他說你一定是沒人要的女人,所以才會心理變態到整天整人1

丸井立刻跳了出來,對著凌音解釋:「沒有!慈郎亂說的!我只說你可能心理扭曲,沒說你心理變態!而且那時候我不認識小音你啊1

立海大眾人扶額,丸井,你慘了!你怎麼就承認了呢?不知道什麼叫越描越黑嗎?

看到凌音要發飆了,幸村一個眼色,真田立刻一拳打在丸井頭上,「太鬆懈了!丸井明天訓練翻三倍!繞球場20圈!負重1

別怪我們太狠,我們是在救你啊,幸村和真田默默的在心裡說道。

在眾人同情的目光里,丸井鬱悶的蹲在一旁划圈圈詛咒慈郎去了。

「啊嗯,KABAJI,把慈郎那個不華麗的傢伙給本大爺拖過來!忍足,記下來,明天慈郎不許午睡!蛋糕沒收!揮拍300下!繞場20圈1

跡部也開口了,他再不出聲就要替慈郎收屍了,還沒到關東大賽,要是臨時少了個正選,他大爺還怎麼打比賽啊?

「兩位部長真的好威風哦。」姑娘她極度不爽啊不爽0跡部部長,我記得我在網球部是有話語權的吧?」

「埃。。嗯。」跡部糾結了,他現在無限後悔答應那三個條件了。

「那麼,明天各位的訓練就交給我吧,我會好好的行使經理的權力的1

冰帝眾人滿頭黑線,然後同時惡狠狠的看著慈郎,都是你這個笨蛋惹的禍!

「啊啦,小音啊,你不是說網球訓練的事情你不管的嗎?」忍足被推了出來,試圖力挽狂瀾。

「我是不管啊,訓練菜單是你說了算,但是懲罰我說了算,有意見嗎?有意見可以提,不過我不保證會接受哦。」

你說了不等於沒說?忍足無力回天,回頭看向冰帝眾人,他儘力了,大家明天各自保重吧!

「幸村部長,不介意和冰帝來場友誼賽吧?」凌音將頭轉向了幸村。

幸村被噎住了,他怎麼回答?他要說介意,凌音肯定會說他們立海大看不起冰帝,以跡部愛面子的性格絕對會發飆;他要說不介意,丸井絕對會在比賽時被虐得很慘。

猶豫了片刻,幸村看向丸井的眼神充滿了憐憫,他對凌音說:「好的,時間定下來可以直接和蓮二確認。」

話音剛落,立海大眾人殺氣騰騰的眼神射向丸井,就是你這個笨蛋亂說話!

丸井和慈郎兩個難兄難弟抱在一起瑟瑟發抖,55555555,他們真的知道錯了!

能和立海大交手跡部自然是沒有意見,凌音的提議他完全贊成,看來這個經理雖然有點腹黑,還是很為冰帝著想的。

乾忽然走到眾人前,語氣平靜的說道:「再加上青學吧,三校友誼賽,可以嗎?」

「啊咧,貞治,你準備謀朝篡位了嗎?」凌音好奇的看著乾。

什麼謀朝篡位啊?這都什麼形容詞啊?乾糾結不已。

「啊,我剛和手冢打電話了,他同意了。」

話說你什麼時候打的電話?怎麼都沒一個人發現?乾你果然不是地球人啊!地球太危險了,你還是快回火星吧!眾人不由得在心底狂吐槽。

「啊嗯,本大爺沒意見,勝利一定是屬於冰帝的!吶,KABAJI?」

「WUSHI1

「呵呵,王者立海大沒有死角1

凌音四十五度望天,內牛滿面,她就知道,只要兩個網球部部長見面除了挑釁還是挑釁,莫非真的是王見王死棋嗎?

隨著「砰」的一聲,絢爛的煙花忽然綻放在天空,眾人也停下紛爭,不約而同將視線投向天空。

一朵又一朵的煙花在天空爭奇鬥妍,爭先恐後的用短暫的生命點亮夜空。

「其實,愛情就像煙花。」

凌音忽然幽幽的說道,乾和立在她身邊的柳、跡部、忍足、幸村等人不由得被她的話吸引了視線。

「拼了命,只為那一時的絢爛,即使照亮了夜空又如何?最後還不是化為塵土消失不見。。。煙花雖美,但是太過短暫。」

凌音說完覺得心裡有點沉甸甸的,她忽然笑著轉頭問向被她的話陷入沉思的眾人:「本姑娘忽然很想唱歌,給你們唱首關於煙花的歌吧,不過是中文的,聽不懂可別怪我哦。」

眾人點了點頭,乾直接打開了手機的錄音功能,聽不懂他可以先錄下來去查啊,有困難找度娘,跡部等人也有樣學樣的拿出了手機按下錄音鍵。

「繁華聲遁入空門,折煞了世人,夢偏冷輾轉一生,情債又幾本,如你默認生死苦等,苦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輪。。。。」

這首歌是周杰倫的《煙花易冷》,本就是首帶著淡淡哀傷的中國風歌曲,經過凌音的演繹,加上天空正在綻放的煙花,莫名的空氣里都平添了幾縷愁緒。

凌音唱完便抬頭看著煙花不再言語,乾看了她一眼,從小一起長大的他沒想到一向開朗的凌音竟然也會有如此感性的時候,這樣的凌音他還是第一次看見,讓人有種淡淡的心疼。

柳看了一眼凝視著凌音的乾,又看了下周圍似乎各有所思的幾個人,心底微微嘆了口氣,貞治啊,小音似乎並不怎麼相信愛情,你的情路坎坷啊!

跡部輕撫著淚痣陷入沉思,似乎自己對這個經理的關注越來越多也越來越放縱她了,會這樣對待一個女生,這在以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他需要好好的想想了。

忍足深深的看著凌音,對這個女生一開始是興趣,但是相處的久了,發現她和自己接觸過的女生有太多的不同,露出本來面目的她身上似乎有種天生的吸引力,這就難怪她要在冰帝那麼隱藏自己了。忍足側頭看了下陷入沉思的跡部,推了下眼鏡,青學那個手冢似乎對她很有意思,她那個青梅竹錄也不單純,現在看樣子跡部似乎也有興趣了,嘛嘛,這樣的女生雖然很有意思,但是他一點也不想去跟別人爭奪一個女生,還是看戲的好。

幸村心思則單純得多,對這個初見的女生只是覺得她很有意思,加上跟自己還有那麼點相同點,不免有一種找到同類的感覺,他掃了一眼在思考的幾人,微微笑了起來,呵呵,看來自己答應三校友誼賽很正確啊,以後有戲可看了。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