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十九章悲催的青學四人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悲催的青學四人組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剛好現在有時間,今天的第二更提前送達,稍候十點會加更一張~~!

那天的報告大家究竟是怎麼寫的我們暫且跳過,三校友誼賽的時間已經定了下來,就在周六,為了表示冰帝對這次比賽的看重,跡部特意叫人趕製了一批用他大爺的話說是華麗無比、用凌音的話說是吃飽了撐的沒事顯富用的印著玫瑰花的燙金邀請函,準備送到青學和立海大網球部。

這個可以公開逃課附帶去欣賞帥哥的機會自然被凌音毫不猶豫捨我其誰的佔去了,在冰帝眾人羨慕嫉妒恨的眼神里,她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瀟洒的離開冰帝去發邀請函了。

據相關目擊人士聲稱,當天冰帝網球部內低氣壓密布,就連一向最愛去圍觀的各大後援團的女生都蟄伏在班級里,拒絕靠近網球部三尺以內。

冰帝網球部究竟是不是真的低氣壓凌音不知道,知道了她也沒啥感覺,她現在已經站在了青學的門口了。

穿著一身做工考究的冰帝校服的凌音進門就成為焦點,她以前都是特意換了便服來的,今天是臨時決定來的,所以忘記換衣服了。她無視眾人或好奇或敵意的視線,悠然自得的漫步向網球部走去。

此時網球部的眾人正在進行練習,她也沒給乾提前打電話,所以沒人注意到凌音來了。

「你是冰帝的?跑來青學網球部幹嘛?想偷取情報嗎?」

凌音現在已經沒戴那副黑框眼鏡了,所以青學的四人後援團自然沒認出這個漂亮的女生就是乾的那位青梅竹馬,掘尾看見她立刻指著她出聲呵斥。

「小朋友,沒人告訴過你當你拿一隻手指指著別人的時候另外四隻手指是指著你自己的嗎?」

凌音很討厭被人這麼指著,她笑眯眯的說著,可是眼裡卻完全沒有笑意。

「你說誰是小朋友呢?你這個冰帝的姦細!青學不歡迎你1掘尾憤怒的跳了起來,另外三個人也怒視著凌音,就連一向柔弱的龍崎櫻乃眼光里也寫著指責。

啊咧?她怎麼莫名其妙就成為這幾個人的公敵了?

凌音微微的眯起眼睛,一字一頓的說道:「你哪隻眼睛看見我是姦細了?就因為我穿著冰帝的校服你就不分青紅皂白的污衊我偷取情報,這不是小孩子才會做的幼稚行為嗎?我是冰帝網球部的經理,來這裡是為了公事,可你現在說青學不歡迎我,請問你是什麼身份?你的話能代表青學網球部嗎?你現在的行為是在對冰帝挑釁嗎?如果兩校之間的關係因為你的行為造成了裂痕,你能承擔這個責任嗎?」

凌音一連串的逼問下來,後援團四人組忍不住一陣冷汗,這時候青學的眾人也被聲音給吸引了過來。

「小音,你怎麼來了?發生了什麼事?」乾立刻發現了凌音,看到後援團四人那滿頭冷汗的表情和凌音那一臉義正言辭的臉色,他疑惑了。

青學眾人這才發現這個穿著冰帝制服的漂亮女孩子竟然是凌音,菊丸立刻跳到了凌音面前,興奮的說:「哇哇,小音,原來你這麼漂亮喵~」

凌音不理會眾人的驚艷和乾的疑問,徑自走到了手冢面前。

「手冢部長,我是代表冰帝來發三校友誼賽的邀請函的,請收下。」

對於凌音忽然的一本正經和生疏客氣的語氣,手冢楞了下,隨即接過凌音手裡那張一看就知道帶著明顯跡部風格的印著玫瑰的燙金邀請函,他剛想說話,凌音對著他和青學眾人躬身說道:「米娜桑,我的任務完成了,既然青學不歡迎我,我先走了,期待各位周六蒞臨冰帝學院,再見。」

說完,凌音便轉身離開了,留下一頭霧水的青學眾人。

「啊咧,誰說青學不歡迎她了?小音怎麼了?」桃城第一個提出疑問。

「呵呵,看來我們的幾個後輩似乎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呢。」不二一眼看出這事情跟後援團四人組有關,湛藍色的眼睛驀地睜開,犀利的眼光直射掘尾四人。

「嘶。。。你們幾個做了什麼?」海棠可沒那麼客氣,本就猙獰的面孔更加猙獰了。

「可惡,你們欺負小音?」菊丸衝過去就想開扁,但是被大石拉住了。

手冢直接一陣冷氣放過去,凍得四個已經被壓力嚇得癱倒在地的人瑟瑟發抖,手冢推了下眼鏡,清冷的聲音命令道:「說1

掘尾不敢說,龍崎櫻乃只好把剛才眾人對凌音的懷疑和凌音的回話完整的複述了一遍,然後可憐兮兮的看著越前,越前一拉帽檐,說了句「白痴1就直接無視她,龍崎櫻乃委屈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知道真相后眾人不淡定了,凌音從來沒有這麼說話過,看來這次是真的生氣了。

「你們幾個傢伙,不知道就別亂說!千葉是和乾一起長大的,是我們的朋友,怎麼可能是姦細?」一向嗦的大石難得正經,嚴肅的訓斥四人。

「乾,怎麼辦?小音是不是真的很生氣喵?」菊丸糾結的看著乾,都怪那幾個可惡的傢伙,小音那麼可愛怎麼可能是姦細啊?亂說話!

乾無奈的放下電話,從剛才他就不停打凌音的電話,但是對方一直不接,他推了下眼鏡,看向四人的眼裡閃過一絲寒光。

「小音從來沒有不接我電話過,生氣的可能是90%。」

「呵呵,看來我們這些後輩訓練量很不夠埃」不二笑眯眯的說,但是話里寒意逼人。

「掘尾負重圍球場跑50圈1手冢凌厲的眼神看向兩個一臉委屈和歉意的女孩子,「與網球部無關人員立刻離開!以後不許靠近網球部1

海棠和桃城立刻將兩個欲哭無淚的女孩子非常不溫柔的請離了網球部,越前則走到掘尾面前,用拽拽的語氣說道:「你不是總要我教你網球嗎?一會你跑完我們對打一常」

乾也走了過來,從背後拿出一罐超大的乾汁。

「啊,輸了的話要把這個喝掉1

掘尾直接崩潰,他怎麼可能贏得了越前?啊啊啊啊啊,他發誓再也不亂說話了啊!

手冢走到乾的身邊,輕輕的問道:「小音真的生氣了?」

「啊,可能吧,她不肯接我電話,等晚上回去看看吧。」乾很生氣,他還是第一次被小音拒接電話。

手冢推了下眼鏡,看著正在拚命跑步的掘尾,鏡片閃過一道白光,看來他還是太仁慈了,應該讓他跑100圈!要不今天就對這些後輩進行一對一的指導賽吧,他親自指導下這個整天說自己有四年網球經驗的後輩!

我們的凌音真的生氣了嗎?答案當然是否要不那麼做的話網球部眾人怎麼可能下大力氣去整那幾個人?敢指著鼻子誣陷她就要付出代價!

她現在已經能預想到那幾個人此刻的悲催生活了,嘛嘛,活該!以前看漫畫時就對這幾個整天咋咋呼呼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後援團沒啥好感,特別是那個龍崎櫻乃,你喜歡越前就塞天在那臉紅害羞外加說話結巴的,裝那副受氣的小媳婦樣子給誰看啊?要不是仗著有個當教練的奶奶,丫這輩子都別指望靠近網球部一步!

想到這裡凌音心情忽然大好,她拿出手機編寫了一條簡訊給乾發了過去。

乾看到凌音的簡訊,下意識的鬆了口氣,還好小音沒生氣,要不他真不知道怎麼去平息那小魔女的憤怒了。

看到乾看了信息后便如釋重負的表情,手冢問道:「小音說什麼?」

「她說她沒生氣了,叫我們別把那幾個人整得太慘。」

「啊,我們只是訓練後輩。」手冢,你黑了啊!有木有!

「沒錯,畢竟以後網球部的未來還是要靠他們的,不把他們技術提高的話我們怎麼放心?」乾你這是遷怒啊遷怒!

「一會安排對初一的後輩進行一對一的指導賽吧。」

「人員怎麼安排?」

「我來指導掘尾,其他人你們自己眩」

乾默,那是掘尾啊,不是越前,要你這個部長親自去指導嗎?你是想讓他對網球徹底絕望嗎?

乾扭頭深深的看了手冢一眼,手冢,你沒發現你對小音的態度已經超越普通朋友了嗎?不過即使你是部長,我也不會認輸的,乾心裡燃起了濃濃的戰意。

不二遠遠的看著對峙的兩人,湛藍色的眼睛睜開又慢慢的閉上,哎,終於還是到了這個地步嗎?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