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二十六章雨中的華爾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雨中的華爾茲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今天第三更送上。話說這是我最喜歡的一章。。希望大家也能喜歡。。

或許是綾音的祈禱老天真的聽到了,不過老天似乎特別厚待她,於是,雨一直下。。。。

本來第二天是進行冰帝和立海大的對決,還有尚未決出勝負的跡部和手冢的對決,可惜雨一下就不停了,直到第二天的傍晚雨還是沒有停止的跡象。周一大家都還有課,比賽也不能耽誤課業的,所以立海大很遺憾的告辭了,青學也告辭了,看來想看見三校的對決只有等到關東大賽了。

對於這樣的結果,綾音是最高興的。

本來這次比賽拿她的高中歸屬作為賭注她就不爽,再加上又擔心手冢的手傷會提前發作影響劇情,所以她這兩天一直糾結著。現在好了,手冢和跡部的對決因為下雨取消,而立海大也因為下雨不能跟冰帝比賽,雨啊,果然是個好東西啊!

綾音跟冰帝眾人和藤原告辭后,就懷著無比愉悅的心情回家了。

綾音打開門才發現乾沒有回來,估計網球部要做賽后總結,她打開冰箱,額,竟然只剩下一個西紅柿了!她這才想起前天本來打算給冰箱補充食材,但是由於這兩天吃住都在冰帝,而且心情不好,所以忘記了。

哎,果然是奔四的人了,瞧這記性!綾音拍了下額頭,無比糾結的拿上錢包和雨傘出門了。

下雨天散步是綾音前世最喜歡做的事情,特別是在濛濛細雨的黃昏,不撐傘,獨自漫步在人潮湧動的街頭,感覺雨絲落在發間的冰涼觸感,閉上眼睛,似乎能聽到雨點有節奏的掉落在地上,配合著行人走路的腳步聲和雨點敲打在物體上產生的不同聲音,似乎在聆聽一出只屬於雨中的交響曲。

可惜現在下的是雷陣雨,是要浪漫還是要身體?我們的綾音童鞋向來很實在,所以她毫不猶豫的摒棄了浪漫細胞,撐著傘急步往超市走去。

下雨天來買東西的人不多,所以她很快的選好了東西,結賬后往家走去。

經過公園時,一個熟悉的身影忽然出現在綾音眼前。

是手冢,此刻他正撐著傘獨自佇立在公園裡的一棵樹下,低著頭似乎在想些什麼。

綾音提著東西慢慢的走了過去。

「手冢,你怎麼在這裡?」

沉思被打斷,手冢抬頭便看見了打著傘提著一袋東西的綾音正面帶疑惑的站在自己面前。

「啊,隨便走走。」

「怎麼了?心情不好?有什麼不開心的事說出來讓我開心一下啊1

手冢無力的撫額,這丫頭,就喜歡在嘴上占別人便宜!

「沒事,你怎麼來這裡了?」

「家裡冰箱空了,貞治又不在,所以我只好冒雨出來買點東西填冰箱咯。」

說完,綾音還貌似委屈的對著手冢指了指手裡提著的一大袋東西。

手冢的眼裡劃過一絲笑意,伸手從綾音手裡接過袋子,清冷的聲音解釋道:「今天部里做賽后總結,我有事就先走了,乾應該也快回來了。」

綾音毫不客氣的將袋子交給手冢,有免費勞工不用過期可就作廢了,她促狹的說道:「啊?你這個最負責的部長竟然也會找借口提前開溜?你所謂的有事就是站在這裡發獃啊?」

手冢搖了搖頭,低頭沉思了一陣方才說道:「可能是因為下雨的原因,手肘有點不舒服,所以剛去了醫院。」

「醫生怎麼說?」綾音鬱悶了,不是吧?自己都已經阻止了雙部對決提前上演了,怎麼手冢的傷還是發作了?

「啊,沒什麼大礙。」

當她三歲小孩呢?沒什麼大礙會在雨中站在樹下發獃?這個把責任看得比什麼都重的笨蛋肯定是想自己躲起來調整心情了!

「手冢,網球部不是你一個人的,是屬於大家的,有的時候,別把所有的責任都抗在自己的身上,適當的分擔一些給你的隊友並不是推卸責任,而是對隊友的信任!一個好的上位者不止自己要有能力,還要懂得善用手下人的能力。」

手冢聞言深深的看了綾音一眼,一向清冷的心有了一絲波瀾,她竟然能懂自己!

一直以來,作為部長他總是把什麼事都自己抗著,只想著盡最大的努力做好每件事,本來他的性子就很淡薄,又不愛說話,所以他的辛苦他的無奈只能躲起來自己跟自己說。

他的手肘其實恢復得並不算好,因為他沒有聽醫生的話停止練習,今年是他在初中的最後一年了,為了能拿到全國大賽的冠軍,他已經付出了太多,如果這時候因為手傷而影響了比賽,那麼他根本無法原諒自己。

所以他才漫步到了公園這裡,本想自己呆著調整下心情,沒想到會遇到綾音。

「我送你回去吧。」

雨慢慢的小了下來,不過天色越來越暗,街上已經沒多少人了,考慮到晚上一個女孩子回去不安全,手冢決定送綾音回家。

綾音忽然丟掉了傘,伸出雙手接著雨水,抬起頭閉著眼睛似乎在聆聽著什麼。

「小音?」

「噓,手冢,你閉上眼睛,看能不能聽到什麼。」

手冢雖然疑惑,但還是閉上了眼睛,可是除了雨聲他什麼都沒聽到。

「吶,手冢,每次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最希望下雨了,因為我最喜歡這樣下著小雨的天氣。在雨中,閉上眼睛,感覺雨點一滴一滴打在身上的冰涼的觸感,然後靜下心去聽雨滴彈奏的樂曲,慢慢的我心情就會平復下來,你也試試。」

手冢開始認真的聆聽,或許是綾音的話起了作用,他似乎真的聽到了雨中似有若無的旋律。

綾音睜開了眼睛,看著手冢明顯放鬆下來的表情笑了笑,她開始輕聲的哼一首曲子,雙手作成搭在舞伴上的樣子,隨著音樂跳起了華爾茲的舞步。

手冢睜開眼睛時,看見的就是綾音哼著一首不知道名字的悠揚曲調,在雨中跳著一個人的華爾茲,雨滴掉落在她的裙擺上又被甩開,在空中劃出一個優美的弧度,這樣子的綾音彷彿一個錯墜時空的精靈。

片刻后,綾音停下了哼唱,拉起裙擺對著手冢優雅的做了個謝幕的動作,然後調皮的沖著手冢吐了下舌頭。

「怎麼樣?心情是不是好多了?」

「啊,很好聽的曲子,不過我沒聽過。」

「呵呵,是班得瑞的《夏日華爾茲》,很適合現在的季節哦。」

「沒想到你會跳華爾茲。」

「你沒想到的事多著呢。有人說女人就是一本書,需讓人看了就忘,而有的書則讓人百看不厭。本姑娘呢,絕對是一本超厚的《大不列顛百科全書》,想要完全看懂,很難哦1

手冢無奈的搖了搖頭,將地上的傘揀了起來給綾音撐上,淡淡的說:「很晚了,走吧。」

——————偶是很想看手冢跳華爾茲的分割線——————

入夜,手冢的室。

手冢難得的沒去溫書,而是在聽歌,MP3上顯示的「正在播放的音樂」赫然是綾音哼的那首《夏日華爾茲》。

聽著音樂,回想起晚上綾音在雨中起舞的身影,手冢的手輕輕撫上了心臟的位置,這樣的感覺,是動心了嗎?

忽然他又想到綾音用狡黠的語氣說自己是一本《大不列顛百科全書》的情景,手冢微微的笑了起來,冰山消融后的笑容足以魅惑眾生。

手冢抬頭望向夜空,天空中似乎浮現出綾音的臉,小音,我想我有一生的時間去仔細研讀你這本書。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