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三十四章調戲事件的真相(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四章調戲事件的真相(上)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跡部突然氣呼呼的獨自走了,留下凌音一頭霧水的站在原地,她都不知道這個華麗控怎麼忽然就生氣了,反正這裡離家也不遠了,凌音懶得去思考跡部發脾氣的原因,優哉游哉的慢慢回家了。

第二天整個冰帝網球部瀰漫著一陣低氣壓,他們的部長和經理竟然互相不說話了,而且明顯部長心情很不好,抓著眾正選就是一陣破滅的圓舞曲,連慈郎都沒能倖免。

忍足第一個受不了了,他可不敢去問在氣頭上的跡部,抓過悠然自得的看著書的凌音問道:「小音啊,跡部怎麼了?」

「啊咧?我又不是跡部,我怎麼知道?」凌音很無辜的回答道。她確實不知道,跡部莫名其妙的生氣她也一頭霧水呢。

正在和向日打球的跡部聽到凌音的話,立刻又是一個破滅的圓舞曲對著向日轟過去,可憐的向日球拍當即被打飛,手腕也挨了一下,哀怨的看著忍足,搭檔,救命啊!

忍足無可奈何的走過去把向日拖走,搭檔要是沒了,他就只有改行打單打了,不能見死不救啊!

跡部走到凌音面前狠狠的瞪了凌音一眼,被瞪得莫名其妙的凌音無辜的眨著大眼睛看著他,一臉我什麼都不知道的表情,看得跡部心頭火起,他轉身對著樺地說:「KABAJI,備車!本大爺要早退1

眾人跌倒,啊咧?跡部竟然說要早退?到底是誰讓他受了那麼大的刺激啊?

無視眾人八卦好奇的眼神,跡部直接去換衣服離開了網球部。

「小音,我們跟去看看吧?今天的跡部很反常埃」忍足看起來一臉擔心的表情。

凌音白了忍足一眼,你會擔心?擺明了是想去看戲吧?想想自己也沒啥事,她也好奇部為什麼發脾氣,於是對著忍足點了點頭。

向日忽然跑了過來,對著兩人說:「侑士,我也要去1

忍足直接一個眼刀飛過去,你去幹嘛?添亂嗎?然後又掃了那些也準備跟來的正選一眼,淡淡的說道:「啊啦啊啦,看來你們的訓練還是不夠啊,那麼各位今天就加倍訓練吧1

真當他冰帝No.2和軍師的稱號是叫著玩的啊?跡部不在他最大,不想死的就趕緊乖乖訓練!

無視眾人投來的譴責和悲憤的目光,忍足拉著凌音開車離開了冰帝。

偶是跡部吃醋好有愛的分割線

「他跑來街頭槌場幹什麼?這裡怎麼看都不符合他那套華麗的審美觀啊1被忍足強按著隱身在花圃里的凌音好奇的問一旁的忍足。

忍足推了下眼鏡,無奈的說道:「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蟲。」

「啊咧,你們不是關係很好嗎?」

「關係好也不代表什麼都知道埃」

「忍足你做人真失敗1凌音狀似憐憫的看了忍足一眼。

忍足黑線,誰規定好朋友就要什麼都知道的?你那是什麼眼神啊?

就在忍足想抗議的時候,街頭網球場上演了讓兩人集體愣住的一幕。

「那的確是跡部吧?不是別人COS的吧?」凌音當初看動畫就顧著看帥哥去了,很多情節都跳過的,所以跡部在街頭槌場調戲橘杏的一幕她沒印象。

「啊,應該是吧。」忍足也有點不確定了。

「原來他喜歡這個調調啊?調戲?噗哈哈。。。。」

凌音終於沒忍住大笑了起來,一下整個球場的視線都被她的笑聲吸引了過來,跡部也不例外。

原來跡部越想越生氣,憑什麼他都氣成那樣了,凌音還是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於是他乾脆帶著樺地出來散心,無意間就走到了街頭槌常

本來他對這樣的比賽是沒興趣的,但是在他說出街頭網球是弱旅時,那個女孩子就跳了出來質問他,這讓本來心情就不好的跡部情何以堪?於是他乾脆就以約會為賭注來比賽,誰知道這女孩輸了不認賬還想打他,他剛想發火就聽到了凌音的笑聲。

「小音?你。。。」跡部一看見凌音就立刻放開了橘杏的手,想解釋又想起自己在生氣,忽然就不知道怎麼說了。

凌音和忍足慢慢的從花圃走了過來,她可不知道跡部的心理,她笑著拍了下跡部的胳膊,調侃道:「啊咧,跡部啊,真沒想到你竟然喜歡這種調調啊?哈哈哈哈。。。。」

忍足也頗為無奈恨鐵不成鋼的對著跡部搖了搖頭,跡部華麗麗的囧了!他的形象啊!

就在跡部準備說話的時候,橘杏忽然衝到了三人面前,氣憤的對跡部說:「你必須道歉1

面對別的女生跡部可就沒那麼客氣了,他慢悠悠的轉身,用略帶上揚的聲線慵懶的說:「本大爺不覺得做錯了什麼。」

「你1橘杏的右手再度揚起,卻被跡部身邊的凌音一把抓祝

「說話就說話,動什麼手?一個女孩子怎麼這麼不懂禮貌?」凌音皺著眉看著橘杏,這個女孩子怎麼這樣啊?

「他說我們街頭網球是弱旅,還想調戲我1

「知道他是誰嗎?他是冰帝網球部的部長!去年全國大賽的亞軍!在他面前街頭網球不是弱旅是什麼?至於調戲你,我們一直看了全部過程,明明是你自己同意以約會作為賭注的,輸了不承認還想動手打人,現在還說別人調戲你!你究竟有沒有一點身為女孩子的自覺?開口閉口把這詞掛嘴上!既然賭不起就不要賭,輸了還倒打一耙,你不覺得丟人嗎?」

凌音連番的質問讓橘杏的臉色都變青了,她頓覺羞憤無比,使勁把自己的右手從凌音手裡拽了出來,然後揚起左手就往凌音臉上打去。

「啪1一個清脆的耳光響起,凌音沒反應過來,左臉被狠狠的打了一個耳光。

這下不止跡部發火了,就連忍足都收起了一貫散漫的花花公子態度,兩雙犀利的眼神直指橘杏,嚇得橘杏節節後退。

凌音用手捂著隱隱作痛的臉頰,攔住了即將發飆的跡部和忍足,她不帶任何錶情的問向忍足:「忍足,幫我查下她的學校和名字。」

忍足剛想回話,一個聲音響起。

「小音?你怎麼在這裡啊?你認識橘杏?」

凌音回頭一看,桃城和越前正向她走來,旁邊還跟著兩個不認識的男孩子。

「桃子,你認識她?她是什麼學校的?」

「啊,原來你們不認識啊?她叫橘杏,不動峰網球部部長的妹妹。」

越前眼神比較好,一下發現凌音的左臉有些紅腫,似乎被人打了,他連忙問道:「誰打的?」

桃城這才發現凌音被打了,頓時氣憤的大叫了起來:「小音,誰打了你?告訴我們1

忍足不等凌音說話,直直的看著手足無措的橘杏說道:「啊啦,就是這位部長的妹妹,很厲害呢1他的眼裡閃過一絲寒意。

「什麼?是橘杏?」桃城一臉的不可置信。

「道歉1越前嚴厲的看著橘杏,凌音可是乾的青梅竹馬,雖然總喜歡整人,但是對整個青學網球部的人都很好,部長也很縱容她,竟然有人敢打她,那就是和整個青學網球部過不去。

神尾和伊武深司也是滿臉不敢相信的看著橘杏,那個女孩子看起來那麼柔弱,杏怎麼會動手打她呢?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