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三十五章調戲事件的真相(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五章調戲事件的真相(下)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下班回來看見點擊過千了。。狐狸決定加更一章。。。

橘杏被眾人的目光看得心驚膽寒委屈不已,她沒想到會引來這麼大的反應,她也只是被凌音的話氣極了才沒忍住動手的,為什麼大家看著她的眼神都帶著譴責呢?

跡部看見凌音的左臉已經腫起來,心疼的拿出手帕捂住她的臉,轉頭對著橘杏一字一頓的說道:「轉告你們不動峰的部長,這件事冰帝記下了1

「沒錯,小音可是我們冰帝網球部的經理,你敢動她,就做好承受整個冰帝網球部怒火的準備吧1忍足淡淡的介面道,平靜的語氣里卻有著無盡的寒意。

「是她先說我的!你們為什麼都幫著她?」橘杏被兩人話里的壓力壓得受不了了,滿臉委屈的跳起來為自己辯解。

「呵呵,我說你說錯了嗎?我話里可有半個髒字?何況我只是說,而你直接動手,道理佔在誰那邊,大家看得很清楚1

凌音的臉上沒有憤怒,她平靜的說完后對著跡部和忍足說:「這件事我自己解決,省的別人說我以勢壓人。」

「你本來就是以勢壓人!這些人都認識你,當然都幫著你1橘杏不服氣的說道。

「呵呵。」凌音忽然笑了,轉頭看向橘杏,眼裡卻完全沒有笑意,「我要真想以勢壓人,你信不信你們不動峰網球部會徹底消失?」

「你以為你是誰?」

「我是冰帝網球部的經理千葉凌音!青學的乾貞治是我青梅竹馬,手冢是我朋友,立海大的柳蓮二是我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我絕對相信我有這個本事讓冰帝、立海大、青學三大網球部挑了你們不動峰!如果你不相信的話我們可以試試1

「啊嗯,本大爺的冰帝絕對不會放過傷害小音的人1跡部看向橘杏,眼裡是深深的冷意。

「啊,青學也不會坐視不理1一個清冷中帶著怒意的聲音響起。

眾人回頭,竟然是手冢和乾。

乾趕緊跑到凌音面前,心疼的看著她腫起的左臉,擔心的說道:「小音,你怎麼樣?沒事吧?」

看見凌音笑著對自己點了點頭,乾一直提著的心才終於放了下來,他推了下眼鏡,轉身對著橘杏冷冷的說:「小音說的話是真的,我現在就可以給立海大的軍師柳蓮二打電話,相信他很樂意讓立海大和不動峰來場友誼賽1

原來桃城和越前看見事情似乎很嚴重,趕緊打電話通知了乾,乾這時候正在和手冢討論訓練的問題,接到電話兩人立刻趕來了。

手冢看見凌音那紅腫的臉心頭也是一陣火起,不動峰是吧?似乎下場青學的對手就是不動峰,看來有必要調整下出場順序了!

橘杏被三人的話嚇得呆住了,哥哥的願望是打進全國大賽,如果真的和這三大網球部結怨,那麼哥哥的願望根本就無法達成,那她就成了扼殺哥哥夢想的罪人了!

橘杏越想越怕,嚶嚶的哭了起來。

神尾和伊武雖然也覺得橘杏做的過分了,但是畢竟大家都是一個學校的,總不能真的不管她,何況神尾一直喜歡著橘杏。

他連忙一邊安慰痛哭的橘杏,一邊對著凌音道歉:「對不起!小杏其實個性不壞,她可能真的是氣過了頭才會動手,我替她給你道歉!對不起1

說完,神尾對著凌音深深的鞠了一躬。

凌音扶著神尾起來,示意自己接受他的道歉,然後走到已經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橘杏面前。

「這件事到底怎麼引起的,你心裡最清楚。女孩子刁蠻任性一點沒什麼,但是如果你的刁蠻任性會傷害到別人,那麼就是你的錯!做錯了事沒關係,只不過做錯了事就要承擔後果,如果你根本無力去承擔後果,那麼就請你約束自己,不要隨便去犯錯!這一耳光就算了,我原諒你不是因為你的眼淚,而是因為那個男生肯為你的錯而對我低頭道歉。」

說完凌音就轉身回到了跡部旁邊,不去看橘杏了。

橘杏感激的看了神尾一眼,然後略帶一絲不自然的對凌音說了聲謝謝,就和神尾和伊武離開了。

看著三人漸漸走遠,乾推了下眼鏡,問凌音:「你真的就這麼放過她?」

「別說得我好像報復心很強一樣好吧?」凌音白了乾一眼,繼續說道:「我記得沒錯的話,青學和立海大都會和不動峰交手吧?」

「啊,沒錯。我們先和他們比賽,然後才是立海大。」

「嘿嘿,那麼你們就好好的比賽吧!記得給蓮二去個電話,一定要好好的比賽哦1

凌音刻意的把「好好」兩個字咬得很重,在場的人都聽出了她的言下之意,就是要他們在球場上收拾不動峰就對了。

乾黑線,這還叫報復心不強啊?不過,就算凌音不說他也會這麼做的,看手冢也是這個意思,至於蓮二,他肯定不會袖手旁觀凌音被人欺負的。

劇情至此被改變很多了,不動峰,你們就不要大意的當炮灰被兩個學校蹂躪到死吧!

「小音,去醫院看看吧。」手冢看著凌音依然沒有消腫的左臉,眉頭皺起。

跡部和乾也看著凌音的臉微微皺眉,看來真的打的很重啊!

那個不華麗的母貓!跡部在心裡恨得咬牙切齒。

橘杏是吧?他記住了!乾推了下眼鏡,鏡片閃過一道白光。

跡部忽然對忍足使了個眼色,然後一把拉過凌音就走,忍足則趕緊拉著樺地阻擋意欲跟來的手冢和乾。

「忍足,你什麼意思?」乾嚴肅的看著攔在自己面前的忍足,手冢身上也開始散發冷氣。

「嘛嘛,小音畢竟是我們冰帝的經理,你們就別擔心了。跡部帶她去我家的醫院了,我也要去看看,樺地,我們走,兩位再見。」

直到看見跡部和小音上車後車開走了,忍足才出聲,說完他對著兩人微微點頭致意就帶著樺地坐車離開了。

「手冢,我忽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乾看著遠去的車,忽然淡淡出聲。

「啊,跡部畢竟在冰帝。」他們在青學,隔的太遠,那邊容易近水樓台先得月。

「看來高中必須讓小音轉學了。」乾在心裡下了決定。

手冢沒有說話,高中他準備去德國轉為職業選手,可是一旦他離開,或許就徹底跟小音沒可能了,他該怎麼辦?

一時之間,兩人都沉默了。

無視兩個為情所困的男人的分割線

凌音莫名其妙被跡部拉上車,才知道他要送自己去忍足家的醫院檢查,凌音也就沒意見了,檢查就檢查吧,那一巴掌確實打得姑娘她很痛,NND,沒想到那個橘杏看起來小小的,手勁兒還不小!

「對不起。」猶豫了很久跡部終於鼓足勇氣對著凌音道歉。如果不是因為他,凌音也不會挨這一巴掌。

「啊咧?幹嘛忽然說對不起啊?又不是你的錯。」凌音被跡部的道歉弄得一愣,哦買噶的,跡部大爺竟然跟她道歉?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姑娘她可承受不起。

「那個不華麗的母貓!本大爺根本不可能看上她,本來只是一句玩笑話,本大爺壓根沒想過和她約會!不去就直說好了,誰知道她竟然說本大爺調戲她1跡部滿含怒氣的說完,然後帶著一絲歉意和心疼看著凌音,「沒想到連累你了,本大爺不會放過她的1

「嘛嘛,她這一耳光可是很貴的,我相信青學和立海大會好好的虐她哥哥的,她付出的可比我多得多,別在意了。」

跡部忽然猛地停下了車,不顧凌音詫異的眼神堅定的對她說:「敢動本大爺的女人,就要有承擔本大爺怒火的準備!本大爺的仇不用別人報1

「啊諾,你說的你的女人不是指我吧?」被跡部的話弄得腦筋有點打結的凌音弱弱的問。

跡部深深的看了凌音一眼,發動了汽車,在汽車重新開始行駛的時候他幽幽的說道:「本大爺說過給你五年時間就不會反悔,不過,你註定了是本大爺的女人1

凌音黑線無比,話說你的自信究竟從哪來的啊?她想跑你還攔得住?算了,反正五年還早著呢,大不了她跑回中國找個小城市隱居去,就不信你還找得到!

凌音沒有答話,將視線投向了窗外,跡部也不再說話,他側頭看了凌音一眼,本大爺知道你想逃,千葉凌音,你跑不掉的!既然你招惹了本大爺,那麼就用你的一生來賠吧!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