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三十六章雙部對決(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六章雙部對決(上)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街頭槌場風波后,跡部又恢復了以前的樣子,凌音想破頭也沒明白他那天究竟是為什麼那麼大火氣,不過既然想不通就乾脆不想了,凌音童鞋還是很樂觀的。

關東大賽在如火如荼的進行中,每天都有球隊含恨告別賽場,不過最悲催的莫過於不動峰了。

在和青學的比賽里,由於手冢和乾臨時改變了出場陣容,越前被安排在了單打一,伊武深司的對手就從越前變成了不二,他的麻痹技術根本就不是不二的對手,再加上手冢親自出馬為凌音報仇,輕鬆的拿下了整場比賽,排在單打一的橘桔平連出場的機會都沒有。

和立海大的比賽就更悲慘了,柳接到乾的電話后也氣得要死,他把凌音被不動峰部長的妹妹掌摑的事告訴了真田,這時候的幸村已經在醫院了,真田雖然被凌音忽悠了幾次,但是對那個女孩的性格還是很欣賞的,加上他也很討厭過於刁蠻任性的女生,於是和原來的劇情一樣,小海帶切原被安排和橘桔平對打。紅眼全開的切原很快的將橘桔平直接打進了醫院。

不動峰的比賽道路到此徹底終結。

沒幾天就傳出不動峰學校被人收購的消息,新任的董事上台的第一件事就是解散了不動峰的網球部,能有這麼大本事的只會是跡部。

因為凌音的關係,橘杏被桃城和青學列為不受歡迎的人物,受了教訓的她也沒有在和立海大比賽后故意去青學挑起戰爭,當然,也就不存在青學和立海大之間的那一系列的衝突了。

時間很快來到了青學和冰帝比賽的日子。

其實凌音真的很不想去看這場比賽,她實在是不想看到那場太過慘烈的雙部對決,可是跡部鐵了心要她必須去,無奈而又糾結的凌音最終還是出現在了賽常

青學的人也看見了凌音,紛紛隔著球場和她打招呼,她也笑著一一回禮,眼神看到手冢時,她不由得停頓了一下,略帶擔憂的看了下他的左手,無奈的嘆了口氣,然後收回視線了。

手冢感受到凌音的視線在自己的左手停頓了下,知道她是擔心自己的手傷,可是他不可能為了手傷而不出場比賽,跡部的實力有多強他在三校友誼賽時已經有所了解,現在的越前根本就不是跡部的對手,而不二雖然實力強,但是缺少勝負心,所以為了青學的勝利,他必須出常

手冢透過眼鏡看了站在冰帝隊伍里的凌音一眼,眼神里含著一抹歉意,對不起,小音,我有必須堅持的理由!

乾看著兩人的眼神交匯,又看了下對面的跡部,伸手推了下眼鏡。小音,對手冢你有憐惜,對跡部你有欣賞,唯有我,似乎在你心裡我真的只是一個單純的青梅竹馬而已。

這次比賽凌音沒想干涉,所以出場名單還是和原作的一樣,最後的單打一是跡部和手冢,而越前和日吉若依然是預備隊員。

柳和真田也特意來觀看這場比賽,看見凌音后,兩人對著凌音笑著遠遠的打了個招呼,凌音作為經理自然要堅守在冰帝的隊伍里,也不方便過去,只好歉意的對著兩人笑了下。

比賽很快就開始了,所有的步驟都和原作一樣,凌音也沒出聲,只是靜靜的等待著最後的雙部對決。

經過兩場單打和兩場雙打,冰帝落後一局。

跡部深吸了一口氣,他拿起球拍站了起來,將外套丟給凌音,剛準備上場,凌音卻忽然抓住了他的手。

「跡部,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冰帝,所以不管怎麼樣,一定要堅持下去1凌音知道這場比賽跡部將要承受多大的壓力,「球品一流、人品下流」這句評語就是在這場比賽后被烙印在跡部身上的。

這是跡部記憶里凌音第一次用這麼嚴肅認真的語氣和他說話,雖然他沒太明白凌音話里的意思,但是他還是反握住凌音的手,語氣堅決的對凌音說:「我會贏的。」說完,他放開凌音,轉身邁著堅定的步伐走向球常

這是跡部第一次在凌音面前不以「本大爺」自居,他並不知道凌音說那話是為什麼,但是話語里那份擔心他感覺到了,這是凌音第一次在他面前表露出對自己的關心,就憑這點,他也要贏這場比賽!

在球場周圍的冰帝後援團看見跡部上場,立刻高聲吶喊著跡部的名字,聲浪震天。而凌音也難得的沒有嫌她們吵,只是靜靜的看著場內的兩人。

手冢站在球場的對面靜靜的看著跡部,這是第二次和這個男人站在賽場上了,今天的天氣很好,不會再發生上次那種因為下雨而暫停比賽的事情,所以,今天是他們的正式對決了!

手冢忽然轉頭看向凌音,凌音感覺到他的視線對他投去一個略帶擔心的眼神,手冢忽然低頭扶了下眼鏡,再抬起頭來時,目光變得無比犀利,小音,我會贏的!

裁判宣布雙方運動員互相致敬,兩人走到了網前握手,跡部忽然說道:「手冢,本大爺會贏的1

跡部下了戰帖,一方面為了冰帝,一方面為了凌音。

「啊,不要大意1

手冢直接接下了戰帖。

因為以往幾次打響指都被凌音吐槽,所以今天跡部沒有打響指,只是將球拍舉向天空,冰帝後援團的眾人立刻靜音了。

跡部將球拍指向了後援團的方向,後援團立刻高呼:「冰帝1

他又將球拍指向了冰帝正選的方向,後援團立刻高喊:「必勝1

接著他將球拍放在了自己的手上,低沉磁性的聲音微微上揚:「本大爺是誰?」

後援團齊聲高呼:「跡部景吾1

跡部滿意的將球拍握在右手,左手輕點著眼角的淚痣,充滿自信和霸氣的聲音震懾全常

「勝者是本大爺1

一下,整個球場完全被後援團和來觀看比賽的冰帝學生的歡呼和吶喊聲淹沒,就連坐在選手席上的冰帝正選們都激動的在高呼跡部的名字。

凌音無力的扶額,她應該懷著無比莊重無比糾結的心情看比賽才對,為什麼她看見這些又忍不住想吐槽了呢?跡部,丫真是個不折不扣的華麗控!

忍足拍了下凌音的肩膀,略帶安慰和理解的說道:「你又不是今天才認識跡部,習慣了就好。」

原來你也在心裡吐槽呢?果然關西人都愛吐槽啊!

凌音忽然有種找到知音的感覺,對著忍足一本正經的說:「侑士啊,讓我們將吐槽這一光輝的事業進行到底吧1

忍足腳下一滑,差點摔倒,他無奈的扶了下眼鏡,對著凌音無力的說道:「啊啦,還是先看比賽吧,小音,你覺得誰會贏?」

凌音聽到忍足的話又恢復了面無表情,她當然知道誰會贏,但是這場比賽真的有贏家嗎?在她看來,兩個都是輸家!

凌音沒回話,只是靜靜的看著賽場內的兩人,忍足也將視線重新投回了賽常

比賽在激烈的進行中,眼看大石在無意間說出來手冢的手傷位置,然後跡部開始用拖延賽的形式和手冢拉扯,手冢的左手已經變得紅腫,即使身處賽場下的凌音都能清楚的看見他因為手痛而流出的滿頭冷汗,而跡部的眼神里也透露著不忍和矛盾。

凌音的心彷彿被撕扯成了好幾半,她不忍的閉上眼睛,將身體靠向身旁站著的忍足。

「侑士,肩膀借我靠一下。」

忍足看見凌音那滿臉不忍的表情,輕嘆一口氣,輕柔的將她的頭靠在自己肩膀上,安慰的說道:「不想看就別看了吧。」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