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三十七章雙部對決(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章雙部對決(下)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凌音做了個深呼吸,將頭從忍足的肩膀上移開,重新站直了身子,又恢復了面無表情,雙眼裡的不忍慢慢散去,堅定的看著場內的兩人。

「不,我是冰帝的經理,我必須從頭看到尾1

忍足輕笑了聲,看來小音比他想象的要堅強的多啊!這樣也好,只有這樣的性子才能在跡部那樣的大家族生存下來埃可惜跡部下手了,要不他真的也想有個這樣的女朋友埃

手冢終於不堪重負倒了下來,最後的回球沒有過網,跡部贏了。

全場鴉雀無聲,這場比賽實在是太過慘烈,很多女生已經開始哭了。

跡部走到手冢的身邊,將他扶了起來,然後高舉起他的右手,頓時,全場掌聲雷動!

「手冢,本大爺承認你有資格做我的對手1

「啊,一樣。」

手冢被擔心的青學正選們扶了下去,跡部則邁步走回了冰帝的隊伍,他沒坐下,而是走到了凌音的面前,他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凌音。

凌音也沒說話,剛才的情景太過震撼,她用了很大的力氣才忍住沒讓眼淚掉下來。

「你知道手冢的手有傷,所以比賽前才對本大爺說那些話,是嗎?」兩人對視了良久,跡部才出聲。

「作為手冢的朋友,我不能對別人泄露他的手傷,但是作為冰帝的經理,我必須提醒你。」

跡部忽然笑了起來,看來凌音果然如她自己說的一樣,誰都沒喜歡,否則做不到這樣的公私分明,自己看上的這個女人還真是特別啊!

「本大爺會為手冢安排最好的復健醫院和醫生。」跡部扭頭看了眼被青學眾人簇擁著臉色蒼白的手冢,眼神里有著一抹歉意和不忍。

「你已經做了壞人了,沒看青學那些人都恨不得殺了你。」

「那又怎麼樣?本大爺習慣做壞人了。」

凌音無奈的白了跡部一眼,丫就是個嘴硬心軟的紙老虎!

凌音把跡部按坐在座位上,隨後遞了條毛巾給他,然後很正經的對他說:「跡部,日吉可能會輸。」

跡部一挑眉,神情轉為嚴肅的看著賽場里的越前。

「你意思是那個小不點會贏?」

「越前的父親是網壇武士越前南次郎,從小被他的父親培養,而且有著很強的可塑性和爆發力,遇強則強,日吉不是他的對手。」關鍵他還是許廢的親兒子,主角光環下你們誰都贏不了他。

跡部低頭沉思了一下,看著在場上奔跑的日吉語氣堅定的說道:「冰帝一定會進全國大賽1

凌音嘆了口氣,進是會進,只是進得不太華麗,而且全國大賽會再次輸給青學。她也不再說話了,視線投向了對面的手冢。

手冢正好也抬頭看向凌音,對她輕輕的點了下頭示意自己沒事,凌音卻皺了下眉,都疼成這樣了還叫沒事?他到底有沒有痛感神經這個東西啊?

日吉和越前的比賽很快就結束了,冰帝最後還是輸了,無緣進入全國大賽。整個冰帝席上都是一片愁雲密布,連一向最愛笑愛鬧的向日都忍不住流下了眼淚,跡部也沉默不語。

「別這樣了!冰帝能進全國大賽的1實在受不了這麼低沉和壓抑的氣氛,凌音忍不住透露了劇情。

「小音,你又知道什麼?」忍足立刻抬頭看向凌音,從和不動峰的比賽到跡部比賽前特意說的話,他總覺得凌音似乎知道很多事情。

「每個地區都有個候選名額,可以從失利的隊伍里選出一隊最強的進入全國大賽,雖然這樣的進入方式會有點憋屈,但是這是能進全國大賽的唯一途徑。」

「跡部,你知道這件事嗎?」忍足回頭問向跡部。

「本大爺不清楚,不過可以去問一下。」跡部看向凌音的眼神里有著深思,連他都不知道的事情,凌音是怎麼知道的?

「太好了!我們可以去全國了1向日立刻破涕為笑,他才不管憋屈不憋屈,只要能進全國大賽他就很開心了。

鳳和戶亮等人也流露出開心和期待的神情。

凌音忽然嚴肅的對眾人說:「雖然能進全國大賽是很值得高興的事,但是你們覺得你們現在就一定能拿到冠軍了嗎?全國大賽你們要面對的是各個地區的強校,立海大、四天寶寺、比嘉中,這些學校比起青學來只強不弱,你們要面臨的問題還很多,現在開心太早了吧?」

凌音毫不留情的對眾人潑冷水,冰帝是很強,但是冰帝也很傲,如果一直學不會收斂自己的傲氣的話,那麼劇情絕對會再次重演。她不知道自己煽翅膀能不能改變冰帝炮灰的結局,但是她現在真的很想試一試,兩次輸給同一所學校的冰帝實在是太憋屈了!

跡部站了起來,君臨天下的氣勢全開,他右手輕撫著淚痣,威嚴的眼神掃過眾人。

「小音說的沒錯,關於候選名額的事情本大爺會去問的,但是訓練絕對不能落下。忍足,回去找神教練重新研究訓練菜單,本大爺的冰帝絕對不會在同一個地方摔倒兩次!明白了嗎?」

「明白1正選們的鬥志又被燃起了,他們是冰帝,絕對不會再輸!

凌音微微的笑了起來,嘛嘛,這才是她心目中的冰帝!作為自己的學校,怎麼能再去當不華麗的炮灰呢?就算最後真的無法改變結果,至少大家都努力了!

看著眾人的情緒已經平復了,凌音起身往青學那邊走去。

大家正準備送手冢去醫院,看見凌音來了就停下了腳步。

「手冢,我就不去醫院了,你好好的養傷吧。」反正最後手冢還是要飛去德國治手的,她現在畢竟是冰帝的經理,還有那麼多冰帝的學生看著呢,里通賣國的罪名她可承受不起。

菊丸和桃城剛要說話,被乾和不二拉住了,他們能理解凌音的尷尬,畢竟是對手學校的,不能讓凌音難做。

「啊,我會的。」手冢掩下心底淡淡的失望,他也明白凌音身份的尷尬,所以對著凌音點了下頭。

「貞治,有事記得給我打電話,我就先過去了,各位再見。」

待到乾對她點了點頭,凌音才轉身離開。

「小音要是我們青學的就好了,可惜是在冰帝喵~」菊丸看著凌音的背影,遺憾的說道。

「冰帝那個猴子山大王還MADEMADEDENE。」越前拉了下帽檐,看向跡部的眼裡燃燒著鬥志,那個人竟然能打敗部長,那麼自己一定要打敗他!

不二也略帶遺憾的看了眼凌音,然後對著眾人說道:「好了,走吧。」

眾人扶著手冢往醫院走去。

凌音又回到了冰帝的隊伍里,跡部微微挑眉,滿含醋意的說道:「本大爺以為你要陪手冢去醫院呢。」

忍足捂嘴偷笑,嘛嘛,好酸啊,真是難得看見跡部這個樣子埃跡部一個眼刀過去,忍足連忙咳嗽了幾聲回復正常表情。

「我可是冰帝的網球部經理,我要真的跟他們去了,那不成了里通賣國了?冰帝的學生還不把我掐死了再集體鞭屍?」說著,凌音還用手卡在脖子上吐著舌頭做了個勒死自己的動作。

跡部看得好氣又好笑,不過不去最好,他可是清楚的知道青學里有兩個情敵在虎視眈眈呢。

忽然,一陣咕嚕咕嚕的聲音傳了出來,就在眾人四下尋找發聲源頭的時候,凌音不好意思的摸了下自己的頭。

「似乎大概可能或者也許應該是我餓了。」

冰帝眾人直接笑噴,本來因為輸了比賽而略顯頹廢的心情瞬間一掃而空。

跡部無奈的伸出手指在凌音的額頭上輕彈了下,然後無視凌音鼓起的包子臉,對著眾人說:「都跟本大爺去吃飯吧!KABAJI,打電話叫司機備車1

「WUSHI1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