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四十二章手冢離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二章手冢離開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接下來的幾天凌音的心情都有點低落。

雖然乾後來特意找了她說以後會以哥哥的身份繼續守護她,但是她對乾的愧疚卻越來越深,畢竟是十幾年的相處,雖然她不願,卻還是深深的傷害了乾。可惜感情這個東西就是這樣,沒感覺就是沒感覺,勉強不來的,即使對著乾愧疚她也不可能因此去接受乾的感情,那是對自己和乾的不負責任。

愛情啊!你真是個讓人討厭的東西!凌音趴著社辦的桌子上第N次嘆氣。

跡部看著趴在桌上貌似很頹廢的凌音皺了皺眉,自從那天去山上看日出后凌音一直都是這樣,似乎是回家的那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他的洞察力雖然驚人,但是卻不足以看透人心,無奈之下,他對忍足使了個眼色,要他去問凌音到底怎麼了。

忍足糾結的走到凌音旁邊,他是軍師啊不是知心姐姐啊!為什麼還要負責這些事情啊?忍足童鞋內牛滿面。

「啊啦,小音啊,怎麼了?這兩天都唉聲嘆氣的,發生什麼事了嗎?」

凌音從桌上抬起頭,無限哀怨的看了忍足一眼,看得忍足毛骨悚然,話說小音啊這樣的眼神真的很不適合你啊!

「忍足啊,你每次拒絕那些不喜歡的女生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心情啊?是不是很愧疚?愧疚到自己很難受?」

啊咧?你拒絕了誰還是你被誰拒絕了?忍足推了下眼鏡,八卦的看向跡部,小音拒絕你了?

跡部一個眼刀飛過去,不是本大爺!趕緊問!

「既然不喜歡,那麼勉強接受的話,最後痛苦的是兩個人。」忍足不知道乾的事,不好發表太多的意見。

「我也知道,只是心裡還是覺得很愧疚,不知道怎麼去面對他了。」

「小音啊,你拒絕了誰了?手冢還是乾?」忍足試探的問道。

凌音對著忍足拋去一個衛生眼,你這個大八卦!姑娘她才不要告訴你呢!再說手冢跟她只是朋友好吧?怎麼一個個老喜歡把他們倆湊一對啊?

看見凌音擺明了不想說,忍足無奈的走回了跡部旁邊坐下,輕聲的說:「她不肯說,要不我用美男計試試?」

「忍足,你是想被本大爺破滅幾次是吧?」敢打凌音的主意,你這個關西狼皮癢了是吧?

「嘛嘛,我開玩笑的,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我還是懂的。不過看樣子,小音似乎是拒絕了手冢或者乾,跡部,你有機會了1忍足攤開了雙手做無辜狀。

「本大爺本來就沒把那兩個人放在眼裡1拒絕的好!最好全部都拒絕了,那凌音就鐵定是他的了!

忍足聳了聳肩,將身體靠在了座位上,跡部則是將手撐著桌子手掌支著下巴,側著頭眼含深意的看著凌音。

這時候跡部的電話忽然響起,接完電話后跡部猶豫了下,起身走到凌音旁邊,用手指敲了下桌子,待凌音抬頭的時候,他說道:「手冢要去德國治手,兩個小時后的飛機。」

「納尼?他都沒告訴我1凌音猛地一下站了起來。

「本大爺也是剛接到消息,似乎他除了網球部的人都沒通知。」看見凌音的表現跡部眉頭再次皺起,手冢,你果然是本大爺命定的對手啊!

「跡部,開車送我去機場1凌音說完就開始快速的收拾東西。

跡部難得的沒出聲指責她不華麗,轉身吩咐樺地備車,然後三人很快上了車,向東京國際機場駛去。

因為路上有點塞車,當凌音趕到機場的時候,青學的眾人已經在和手冢做最後道別了。

「手冢1

聽到凌音的聲音,手冢猛然抬頭,看見跟在凌音身後的跡部和忍足的時候,他猜到是跡部告訴了凌音自己要走的消息,本來他是不想說的,越是在意的人就越不願讓對方來送行,因為分離的苦澀不忍心讓對方品嘗。

「要走也不告訴我!太不夠意思了1凌音很鬱悶,難道在手冢心裡自己連朋友都不算嗎?這麼大的事情也不告訴自己!

「只是去治手,很快會回來的,所以沒告訴你。」手冢帶著一絲歉意對著凌音解釋。

菊丸剛想和凌音打招呼,不二忽然睜開湛藍的眼睛,一個眼神過去,大石立刻將菊丸拖走,不二再一個眼神,桃城速度的將越前拉走,乾也很自覺的將海棠和河村拖走,然後不二閉上眼睛恢復那副笑眯眯的樣子對著凌音說:「小音,我們就先走了,你和手冢道別吧1

幾秒鐘內,青學眾人消失無蹤。

凌音滿頭黑線,這速度…真是嗖嗖的!

手冢黑線之餘也不免對不二心懷感激,知道他是在幫自己製造和凌音單獨相處的機會。

跡部皺了下眉,也拉著忍足走到了一旁稍遠的地方,雖然很不想讓凌音和手冢單獨相處,但是畢竟人家要道別,這點風度他還是有的。

「手冢,保重!全國大賽你一定能趕上的1凌音很快恢復了過來,對著手冢微笑的說道。

「啊,會的。」手冢忽然很痛恨自己的寡言,難得有這樣的機會他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凌音從包里拿出一個十字繡的紅色的福貓手機掛飾,遞給手冢。

「送別是要送禮的,但是來得太急我沒時間去買禮物,這個福貓是我前幾天才好的,本來是想掛自己手機上的,現在送給你了!福貓會帶來福氣的哦,你一定會痊癒回來的1

手冢接過了掛飾,很珍惜的放在上身貼身的口袋裡,嘴角微微的上揚,對著凌音說:「啊,我會好好保管的,謝謝。」

「那麼,再見了,一路順風1聽見廣播在催促登機了,凌音對著手冢伸出了手,微笑著看著他。

手冢也伸出手,慢慢的握上凌音的手,就在凌音準備鬆手時,手冢忽然用力一拉,將凌音抱在了懷裡。

「小音,等我回來1說完這句,手冢就鬆開凌音,頭也不回的向登機口走去。

凌音愣愣的站在那裡,啊啊啊,不是吧?手冢真的對她有想法啊?難道真的要四個人湊一桌麻將?老天,我不要做瑪麗蘇啊!

跡部氣沖沖的走到凌音身邊,剛才凌音給手冢掛飾的時候他大爺已經很不爽了,看見手冢竟然抱了凌音,他直接暴走了!

正所謂嬸可以忍,叔都忍不下去了!他立刻沖了過來。

「你還在發什麼呆?你這個不華麗的女人1大爺他心情很不爽啊!

「跡部…」凌音忽然可憐兮兮的看著跡部,那哀怨的表情看得跡部一愣,他驚訝的問道:「怎麼了?」

「我不要做瑪麗蘇啊1

瑪麗蘇?那是什麼不華麗的東西?跡部看向忍足,忍足也疑惑的搖了搖頭,他也沒聽過這個詞。

「你是本大爺的網球部經理,也是本大爺認定的女人!怎麼會是什麼瑪麗蘇1

「可是,我覺得我已經開始蘇了礙」凌音欲哭無淚,她要自由,她不要當禍水啊!

「蘇了就蘇了,有本大爺在,沒什麼做不到的事情1雖然完全不理解凌音話里的意思,但是跡部看見凌音那哀怨的表情,還是忍不住出聲安慰。

他可是跡部景吾,冰帝的KING!而且還是掌握了半個日本經濟的跡部財團的唯一繼承人!別說是蘇了,就是熟了,他都能把她整回原樣!

「我忽然覺得我來送手冢是個錯誤。」坐在回去的車上,凌音忽然幽幽的說道。

「啊嗯,難得你也有這麼華麗的想法1知道錯就好!他就不跟她計較那個掛飾和擁抱的事情了!

「愛情,果然是這個世界上最麻煩的東西!我決定了,一定要堅決的將單身主義進行到底1凌音忽然握著拳頭做宣誓狀。

車子猛地一個急剎車,片刻後傳來忍足的偷笑聲和跡部咬牙切齒的爆吼聲:

「千葉凌音!你果然是個不華麗的女人1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