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四十四章凌音的離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四章凌音的離開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這章過後第一卷就結束了,時間會跳到五年後,各位就期待著凌音華麗的回歸吧!

凌音回到家正準備和父母商量高中去中國的事情,卻看見千葉夫妻貌似很嚴肅的坐在客廳里,似乎有什麼大事要宣布。

「爸媽,怎麼了?」

「小音,你爸爸的公司準備開拓一個海外部,上面的意思是要你爸爸去負責這個部門。」千葉惠子對著凌音說道。

「啊咧?」不是吧?自己剛想離開就有這麼好的機會!哈哈,凌音樂得想高聲尖叫,「要去哪?是不是我們全家都要過去?」

凌音的興奮被千葉慎吾誤解為不舍的激動,他對著凌音語重心長的說:「小音,這次是要去中國,而且最少要五年,所以我們必須要帶你一起過去。我們也知道你捨不得這裡,爸爸答應你,五年後一定會回來1

凌音抽搐著嘴角,強行把笑意憋了回去,她才沒有不舍呢!她巴不得現在就走!但是不能做的太明顯,要不爸媽肯定說她太沒良心了。

「爸爸,我們是一家人,當然要在一起。那我們什麼時候走?我也好跟朋友們道別。」道別個P!她絕對不會提前透露自己要走的事!

「等不到你初中畢業了,公司里催得很急,護照已經辦好了,後天我們就要出發,你提前把東西收拾好吧。」千葉惠子心疼的摸了下凌音的頭,哎,要跟朋友一分別就是五年,小音一定很難過吧?

凌音童鞋確實很難過,不過不是千葉惠子想的原因,她是憋笑憋的很難過!她已經快憋不住了,這個消息實在是太好了!她簡直興奮的想尖叫!

凌音趕緊和父母說了聲就往自己的室跑去,千葉夫妻卻以為凌音是太傷心了,無奈的嘆了口氣。

凌音進了室立刻鎖上門,把自己藏在被子里痛快的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姐她終於可以離開了!這下不用再頭疼那三個對她告白的男人了!也不用再為高中去哪而糾結了!真是太好了!

等笑夠了,凌音快速的爬了起來給乾打電話,這件事爸媽肯定會告訴乾的父母的,必須先威脅乾不準將自己的消息泄露出去。

當乾回家時,凌音已經站在門口等他了。

「小音,你著急叫我回來有什麼事?」接到凌音電話他就急急忙忙的回來了,他以為凌音出什麼事了。

「爸爸的公司決定讓他負責海外部,所以我們全家都要離開日本去中國。」

乾呆住了,過了好半天才用乾澀的聲音問道:「要去多久?」

「最少五年。」

乾沉默了,五年!而且是去中國那麼遠!自己已經退而其次做哥哥了,現在卻連見凌音一面的機會都要沒有了嗎?

「貞治,你能幫我保守我離開和去向這個秘密嗎?誰都不要告訴,能做到嗎?」

「你不打算告訴手冢和跡部他們?」乾立刻明白了凌音的意思。

「嗯,我不會提前通知他們的,而且也不會告訴他們我去了哪,只有你才知道我的去向,你會為我保密的,對嗎?」

乾沉思了一下,堅定的對著凌音點了點頭。

「啊,我會保密的。但是你答應我,一定要和我保持聯繫,而且五年後必須回來。」

「我會在網上和你保持聯繫的,至於回來的問題,就要看爸爸公司的發展情況了,不過你放心,我絕對會回來的。」就算她不想回來,她父母也不會同意啊,只有先躲幾年算幾年了。

「貞治,等你看見手冢時幫我這封信給他,我就不跟他說再見了。」說完,凌音拿出在等乾的時候特意寫的告別信交給乾。

乾接過信,忽然抱住了凌音。

「小音,你一定要回來,這是做哥哥的我唯一的要求。」

凌音的眼淚終於滑落,她用力的點了點頭,貞治,對不起,從今以後,你就是我唯一的哥哥!

三天後,冰帝網球部社辦。

「跡部,這幾天怎麼沒看見小音?」忍足奇怪的問道,網球部少了小音還真是不習慣埃

「啊嗯,她跟學校請假了,說家裡有事。」跡部也很糾結,他這兩天右眼皮總跳,似乎要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

藤原忽然走了進來,將一封信放在跡部面前,語帶焦急的說:「跡部SAMA,今天出門我在我家信箱發現了小音給我的信,結果我一打開裡面是封指明要我交給你的信,我立刻給你送來了1

跡部心裡暗叫一聲不好,迅速的拆開信封,信紙上的確是凌音的字跡:

「華麗的跡部部長:

當你看見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離開日本了。因為某些原因所以我得暫時離開一段時間,至少五年吧!全國大賽我看不到了,我只有一句忠告給你,不要隨便和人打賭!特別是青學那個小不點!好了,保重!代我向忍足、愛里和網球部的正選們說再見!

千葉凌音敬上」

跡部狠狠的將信紙砸到桌上,難掩怒意的對忍足說:「忍足,立刻去給本大爺查小音去哪了1

忍足也看見了信的內容,他連忙出去找人了,藤原傷心的站在那裡,幽幽的說道:「跡部SAMA,小音還會回來嗎?」

「她就算躲到天涯海角本大爺都會把她揪出來1

千葉凌音,你這個不華麗的女人!竟然敢跟本大爺玩不辭而別!最好別讓本大爺找到你,否則你就準備好承受本大爺的怒火吧!

德國,手冢的房間。

手冢輕輕的拆開了乾來德國看他時給他的信,信上是凌音的筆跡:

「手冢:

你的手應該好多了吧?因為某些原因我要離開日本一段時間,最少五年。我想等我回來后你應該已經在德國轉作職業選手了吧?全國大賽你一定能傷愈歸隊的!不過可能又會受傷,誰叫你就是個把責任看得高於一切的人呢?吶,加油吧!別給自己太大壓力了,記得心情不好時就學我聽聽雨中的節奏!保重咯!

千葉凌音敬上」

手冢將信紙放下,從襯衣口袋裡拿出當初上飛機時凌音交給他的那個福貓掛墜,他沒捨得掛在手機上,一直都放在離心口最近的襯衣口袋裡。

手冢輕輕的撫摸著福貓可愛憨厚的臉,幽幽的嘆了口氣,小音,你一定會回來的,對嗎?

神奈川綜合醫院,幸村的病房。

立海大的眾正選都在,柳正在念一封信,竟然也是凌音的筆跡:

「幸村部長、真田副部長、蓮二,以及立海大的各位:

當你們看見信的時候,我已經在飛機上了。很遺憾不能去立海大做經理了,這次離開可能要好幾年才能回來,再次謝謝兩位部長的邀請,不能去立海大我也很遺憾呢!蓮二啊,你要記得想我哦!幸村部長,我有個請求,全國大賽時不要讓切原和貞治比賽行不?貞治好歹也是我的青梅竹馬的哥哥,要是被打成木乃伊我會覺得很丟人的!謝謝!還有就是,既為王者,就要做到勝不驕、敗不餒!各位請用一個好的心態去進行比賽吧!保重!

千葉凌音敬上」

凌音走前猶豫了很久還是決定給立海大眾人寫封信,既然貞治是她哥哥了,那怎麼也不能讓自家哥哥被打成木乃伊吧?

幸村微微一笑,對著柳說:「這個面子我會賣給小音的。蓮二,和青學比賽時,不要安排切原和乾比賽。」

蓮二立即點了點頭,心裡為乾嘆了口氣,看來他這哥們是徹底追妻失敗了!緣分真是說不清楚的東西啊!

切原不服氣的說道:「部長你幹嘛要聽那個女人的?」

「咚1真田的拳頭絲毫不差的落在切原的頭上。

「太鬆懈了!切原明天訓練加倍1這次都不要幸村提醒,真田直接判了切原有罪。

「呵呵,明天真田和柳你們倆和切原輪流打場練習賽吧1幸村笑得百合花朵朵開,竟然敢質疑他的決定,小海帶你果然還沒被黑夠啊!

切原直接在真田和柳的嚴厲目光和其餘正選同情的目光下縮到角落裡鬱悶的種蘑菇去了。

「勝不驕、敗不餒嗎?小音果然是個有意思的女孩子啊1幸村看著信忽然幽幽的說道。

「嗯。」真田也同意的點了點頭。

「啊咧?真田你是第一次誇女孩子呢?難道你喜歡小音?似乎青學那個手冢對她也很有好感呢!難道說面癱的審美觀都類似?」幸村摸著下巴做沉思狀。

真田黑線!他只是純欣賞好不好?偏偏他習慣了不反抗幸村,只好無奈的拉了下帽子裝無視。

眾正選捂著嘴偷笑不已。柳卻將視線投向了窗外,小音,你還會回來嗎?

&nnsp